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这下子真的要三年后再见了QAQ

我猜这两个月里我一直都在更all黑子没更业渚,肯定有很多人取关了……不过没关系,痛定思痛,我回来了要是还记得到就开写《两只蝙蝠的生存大冒险》!

同理,本来想要在离开之前再写一篇纳什黑以报答小怡的拖入邪教之恩(泥垢),然而时间不够了他们已经在狂催了QAQ

明天就要开始我的住宿生涯里,然后还要军训什么的……

总之,三年之后再见吧,( ^_^ )/~~拜拜。

听说好好攻略就会有香草奶昔?无良绿黑线(完结+结局补全)

发布了长文章:听说好好攻略就会有香草奶昔?无良绿黑线(完结+结局补全)

点击查看

当我死在回忆里 30

  第三十章 朝夕迟暮


  在暑假和冬季杯预选赛之间,有着漫长的过渡期,而这一天,诚凛为了加强训练而再次预约了外场练习赛。火神和黑子跟在队伍最后面。黑子抬起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许久,差点撞到了火神身上。

  “呜哇!小心点。”正好因为心中的某种预感而出神的火神被吓了一跳。

  今天对上的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火神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周围。这个露天会场布置得很简陋,大概也算是街头篮球的一种模式。看着看着,火神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自己的义兄。

  不过他应该在美国……还是在哪里?...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相性不合的伪傲娇和伪面瘫是怎么在一起的

发布了长文章: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相性不合的伪傲娇和伪面瘫是怎么在一起的

点击查看

名字太长了……所以什么都不想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BS简单模式三倍速和四倍速打出了S!

S!

S!

我的手速终于不残啦!!!

好吧只是简单而已_(:з」∠)_

当我死在回忆里 不存在的番外

https://tieba.baidu.com/p/5192729817?pn=7

PS:这是上一次投票写的那个……H咳咳。

链接通往百度贴吧。

当我死在回忆里 29

  第二十九章 得愿以偿


  然而,在之后火神想拉着黑子一雪前耻的时候,却被相田父女狠狠地拒绝了。

  “别想了,你和黑子还有其他的训练内容,你们去不是捣乱吗。”他们当时这么说。虽然一根筋火神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但在他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前万幸黑子直接把他拉开给他说了缘由。

  原来这一次王牌与其他队员的对决,一是要让他们设身体会存在诱导这个技能,二是要锻炼火神的危机反应能力……当然在游戏中还并没有体现多少。

  火神听得一愣一愣的,但还是没说什么,转而去锻炼自己的左手适应度...

当我死在回忆里 28

PS: 唉,看的人 越来越少了……心塞…… 

第二十八章 存在诱导


  山中合宿的第一天——不,应该是他们来到这座山里的这天晚上,半夜三点,他们就被一个个敲了起来紧急集合。相田丽子的老爸相田景虎虎着脸一个一个审视他们的身体,从每一个眼睛下面还留着黑圈的年轻篮球员面前走过,最后他站在他们面前挺直腰杆,大声吼。

  “垃圾们!你们要是敢对我宝贝女儿做什么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留全尸的!”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早有预料的丽子就一脚掀翻了他:“笨蛋老爸!你在说什么!快做正事!”...


应该穿裤子而不是裙子也是我的错吗?

1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虽然平时不是很在意同学开的玩笑,但这次真的太气愤了所以忍不住发布了出来。


2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因为家里的原因,所以从小蓄起了长发,大概在国二下期时就成长减缓了,身体比较弱小,看起来也十分年幼,所以班上总是有人以此来调侃我,我也不太在意。


3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但是这次不一样!在学园祭的戏剧展演上被迫穿了女装,之后竟然有别班的男生来向我告白了!同班同学听说了这件事出面帮我摆平,我本来以为已经没事了,但我的一个比较相熟的朋友居然同样向我告白,并且威胁我和他交往!简直太不可理喻了!难道我就那么...

当我死在回忆里 27

PS:不想再回头捉虫了呜呜呜……

前面好多的地得的错啊……

  第二十七章 躁夏时节


  他搂住了那个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五脏六腑扩散至了四肢百骸,最后全部集入了下腹。一阵热流出现,他在最终的模糊中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是黑子哲也清秀平凡的微笑着的脸。

  起床之后,绿间用三分钟思考了一下自己。他对于自己性向的改变没有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从之前开始他就隐隐有了总有这么一天的预感。

  思考完,他披上了衣服前去书房。此时虽然正值半夜,但书房中仍亮着明亮橘黄的暖灯。绿间的父亲——绿间仁治正...

当我死在回忆里 26

  第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


  火神明媚的期待表情突转成了错愕,最后完全黯淡了下去。黑子看出来了他此时的失望和错愕,但他绝不会允许自己成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鬼东西的替代品。况且,他从自己周身“嗅到”了一种怪异的气息,那种气息十分模糊,却十分熟悉。

  令他从心里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厌恶。

  直到最后,他身上的那种气味淡了,火神才默许了他,与他一起,像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一般,慢慢在月下步行回去。

  回到旅馆后,他们各自躺了下来。这时已经是深夜,他们就躺在相互的隔壁,一个横躺一个...

当我死在回忆里 25

  第二十五章 月迷津渡


  应火神的要求,黑子答应了火神为他再一次展示技能的要求,但这几天他们一直被派作各种苦力,所以火神一直迟迟未找到时机把黑子约出来。诚凛因为上一次的意外失败而士气低落,但在丽子的分析之下,前辈们决定疯狂地提升自己的技能,而不是仅仅靠着自家里的双王牌取胜。

  对于上一次的失败,丽子透彻地分析了整场比赛他们的失败之处。首先,战略问题。他们的战略是不得已而为之。桐皇的战力除开青峰,就已经是一流水准。像是他们失去了木吉之后的诚凛,连替补都没有,如果首发的队员出了什么事,也不好解决,而他们的身体素质本...

北提里斯观光指南

发布了长文章:北提里斯观光指南

点击查看

当我死在回忆里 24

  第二十四章 月度迷津


  高尾的脸上挂起了牵强的微笑,而在他转头回去看绿间的时候,却看见绿间只是推了推眼镜不置一词,感到十分恐慌。

  我去小真你不要这么不靠谱啊!高尾的脸抽了抽。

  像是听见了高尾心中的呐喊,绿间终于缓缓开口道:“这里本来就是秀德的固定练习场地。”

  “你们在做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

  绿间和高尾转了过去,被浑身沾满鲜血还拿着大砍刀的丽子猛地悚了一下。

  诚凛、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啊!...


当我死在回忆里 23

  第二十三章 此情可待


  很多时候,奇迹都发生在一个平静的午后。

  像是黄濑就是如此。在前两天的平静的午后,他亲眼在随意经过的街头篮球场上目睹了一个狂暴不羁的身影,嘴角挂着放纵的微笑,连连高速晃过了三个实力强劲的人,猛地将篮球扣入篮内。

  那一刻,他深深为那种力量感而折服。之前因为太过轻易的足球练习而产生的厌倦感瞬间消失不见,他开始为那种愉悦、放肆、充满力量的运动而感到兴奋,也为像这样的对手而感到期待。

  他迫不及待地在比赛结束后冲了过去,那个皮肤黝黑而显得相貌很...

当我死在回忆里 22

  第二十二章 鸦雀无声


  ……怎么了?

  黄濑凑到黑子的耳边,轻声说。

  黑子偏过头,染着茜色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难忍的媚意,羞耻和被男人侵犯的恶心感一并涌了上来,他咬着牙不发一语。

  如果小绿间知道了会怎样?黄濑轻笑。

  像是心中的想法被猜中,黑子瞳孔一缩,随即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

  仿佛心中的某个点被满足,黄濑病态地伏在黑子的肩膀上笑了起来。黑子被他抵在储物柜上,恶心感从下而上漫过心肺直到喉咙久居不下。他死睁着眼睛,...

当我死在回忆里 21

  第二十一章 物极必反


  “咦,青峰君还没来吗!”桃井从今吉翔一那里听说了这个消息,惊讶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居然关机了……”她看了看对面的诚凛,不甘地说:“不行,我得去找他。”

  “切,那家伙肯定还在哪里睡觉,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若松孝辅抱怨。

  “桃井小姐,现在可不是能够悠闲地跑去找我们的王牌大人的时候。”今吉翔一眯着眼狐狸似的眼睛笑了笑,“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场了。”

  “可是……”桃井忧虑地抱紧了记录本,看向了桐皇的教练原泽克德。原泽克德玩弄着自己的刘海,...

高亮注意!三年期!!!

高亮注意!!!
高亮注意!!!
高亮注意!!!

【一个对读者们来说似乎并不好的消息】

众所周知(雾),阿渣我就要步入高中了。
然后姐姐对我教育了一番,然后叮嘱我,【高中三年就不要玩电脑了,最多看看电视】
没错,不能玩电脑。
但她接下来又说,如果真的有瘾,偶尔回家可以玩几个小时。
也就是说,阿渣我【高中三年】没办法【维持正常的周更】,很可能会【半年更或者一年更都是可能的】
当然……不必担心我成为失踪人口(雾),一般来说,贴吧里我弃坑都是会发布弃坑声明的……
现在,最后二十天安排如下:
当死,尽力更到三十章,能更多少是多少。
傲面和,更完。
北观记,……再说吧。
联文:……
联攻略:一天试着更完,番外补全。
叶子:放着吧。
华发:...

当我死在回忆里 20

  第二十章 生命幻觉


  庆功晚宴上,众人醉眼迷离。

  “来,庆祝大我和哲也初战凯旋,再来一杯!”克里斯汀原本高冷的面具似乎也被酒精打碎,她举起高脚杯,特意用日文念出了他们的名字。

  而在看见尾随着火神出去的黑子时,她微笑着使了个鼓励的眼色,并举起酒杯示意:“Good luck。”

  成功地把火神约出去的黑子滴酒未沾,但脸上却染上了醉意酡红。火神见到高挂在深蓝天穹之上的弯月,豪气干云地大吼:“We're the one!”

  此时正值深夜,四...

当我死在回忆里 19

  第十九章 世末相离


  帝光的最后一年,毕业的阴影笼罩了整个三年级。篮球部在信手拈来的胜利中麻醉,曾经因为一次冠军而疯狂的七人再也无影无踪。

  与‘奇迹的时代’的称号所相匹配的,是无尽的孤独。

  桃井五月在篮球部中看得透彻。而她看得出来,绿间真太郎也是如此。只是他们所不同的地方是,五月以为自己是旁观者,而绿间的确是旁观者。绿间身在局中,却置身事外。在所有人都陷入开花的僵局中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训练,一丝不苟地将手指缠上绷带,好好护理,一心不乱地一直紧紧盯着黑子的一举一动。...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