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1

  第一章 死亡阴影


  “小赤司,你叫我们在这里集合到底有什么事?”黄濑凉太双手环胸,在反复地看了几次手表之后,终于有些不耐烦地将自己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赤司征十郎冷冷地斜了他一眼,然后视线又稍微下移了一些。在此期间,他的异色双眸一直频繁地闪烁着不定的微光。

  “最多这一次我赞同黄濑。”青峰大辉打了个哈欠,始终慵懒地半搭着的眼皮懒懒地掠起。“赤司,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

  “真太郎,敦,你们也这么想?”赤司静默许久,突然开口道。

  绿间真太郎凉凉地瞥了赤司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而紫原敦则是闷闷地将手中的零食全部倒在了嘴里,才抹了抹嘴,说:“说吧……”

  “是这样吗……”在短暂的感叹之后,赤司的言语也变得凌厉起来。“你们觉得,哲也这种状态……还能够被留在篮球队里吗?”

  他的话语有些艰涩,但没有人发现。

  几乎所有人都一齐沉默了下去。

  “赤司,我同意。”绿间首先打破了沉默。面对其他人讶异的目光,他推了推眼镜,但却没有解释什么。

  “我同意。”青峰说。他心中有些愧疚,所以故意避开了黄濑的目光。

  “那我也同意小黑子离开一军好了,他的作用已经不足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了。”黄濑笑了笑,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喜悦。“小黑子更适合离开。”

  “我就尊重小赤的决定好了。”紫原接着说,“那我可以走了吗?”

  黑子哲也倚靠在门前,手中紧攥了许久的奶昔直到此时才开始缓缓地滴下水来。他们到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

  他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从来都没有兴趣像那些脾气泼辣的女子突然愤怒地闯进门大骂他们,也理所应当全然没有理由去指责他们。

  胜利就是一切……他在心里默念,在犹豫片刻之后缓缓蹲下,将手中在他感来毫无温度的奶昔放在了他刚刚站着的位置上。做完这些之后,他起身,面上茫然。

  他有点不明白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好像在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之后,他就丧失了一部分的感觉。

  紧接着,他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向前走去。

  他走路的弧线十分微妙,正如他现在的状态一般微妙。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静凝了许多,风不再拂动绿叶,阳光不复冰冷。他摇摇晃晃地前进,在试图追寻什么的茫然无措之中,在试图超越非同寻常的什么的英勇超然之中,他似乎发现了他自己的生命的独特意义。那是一种突破临界的、他很早以前就失去了的东西。

  在此时,他恍然大悟。

  在这一段窄窄的巷道的尽头,被分裂的另一段巷道的开端,在那里,正有着令他陌生又异常熟悉的正在呼唤他的人。

  “喂!——黑子哲也!”

  信号灯急速地闪动着显眼的红色。他像是并没有发现他们一般,轻轻蹲下绕过用耀眼醒目的黄色和黑色油漆覆盖的栏杆,踉踉跄跄的走上遥远而漫长的轨道,但那一切都并不重要了。在此时此刻,他一心想着的,都是——

  火车带着长长的鸣声呼啸而过,嘎吱嘎吱地穿过轨道。

  我……不想再离开你了。

  “我——”

  血沫飞溅,蓝发飘飞,淡蓝色的透明影子逐渐消散在空气中,气息快速弥散。

  “小黑子在不在呢……”黄濑在体育馆里待到了最后,直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他才探出头来,嘴里嘟囔着。

  从一开始他就敏锐地觉察到了赤司的反常,不过这么说的话,紫原和绿间也一样反常,只不过黄濑不是很想去管他们。

  “不在……也许是走了吧。也对,我应该第一个出来才看得到吧……”期望落空,他禁不住失望地垂首,视线落到地上,恰好扫过明明放在近处却丝毫不惹人注意的那杯奶昔。

  “嘛,既然不在,那就下次好了。”黄濑又振作起来,笑嘻嘻地关上大门,走出了校园。

  寂静冷落的校园,终于失去了最后的声响。

  而那杯奶昔,也似乎随着主人生命的消逝,象征着他的曾经的它,存在感也渐渐变得淡薄起来。

  水珠不再落下。

  暮色追逐着残余的黄昏,黑色的尾翼笼罩了大地。

  火车经过的巷道处有一盏破旧昏黄的灯。影子映照在地上摇摇晃晃,而在它的光芒无法掩照的黑暗之中,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他的每一步都没有发出声音,仿佛一只行走在暗夜里的猫。但他的每一步都很重,仿佛承载着他也无法接受的情感。

  黄白的光照在了他的头发上,发散出一点优美的光泽。

  那个人——赤司征十郎的目的性十分明确。他的眼眸一直盯着地上的那一滩血,然后转而看向了黑子哲也。

  他的眼神流转之间,恍如变得柔和缥缈了许多。

  黑子躺在地上,神色很安宁,眼睛也好好地闭着。

  如果没有血迹,或许每一个看见这一幕的人都会认为他在睡觉。

  只是睡着了。

  赤司蹲下来,手轻轻拂过他额前的蓝发,擦干净了黑子的脸。

  黑子身上没有什么多余的伤痕,看上去似乎真的没有致命伤。但他还是睡着了。睡着的时候,应该也没有一点点多余的痛苦。

  赤司的嘴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说不出来,所以他只能轻轻将黑子抱在了怀里。

  风灌满了巷道,从四面八方卷了过来。

  像是想带走那个透明的灵魂,将他从他们共同的回忆中剥夺。


  小剧场


  赤司:听说,这是我在前半部分的唯一一次正式出场。

  阿渣:没关系啦,反正后面你的戏份可是最重要的!

  绿间:哼。

  黄濑:嘤。  

  阿渣:……


评论 ( 4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