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4

  第四章 斐然爱恋


  在海常与诚凛的第一次练习赛前的夜晚,黄濑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是那个刚刚入队的新手。

  磅礴大雨疯狂地敲击着门窗,他把队服脱下来,在衣物的间隙中,看见了自己毫无存在感的入队指导,拿着一把伞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他随意地望了一眼,发现那个人竟然连伞都没有撑,就这样身着单薄的队服冲进了模糊的雨幕之中,身影被水冲得更淡。

  搞什么啊!

  他隐约察觉到了心中的狂躁不安,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身体还是没有动,只是默默地盯着窗户外面。

  虽然那个人跑远了,但他还是看见了。

  他把伞猛地塞进了一个比他高得多的人的怀里,说了两句之后,他们撑开了伞,在路灯流光的背面,就着这个姿势抱在了一起。

  黄濑躲在墙的阴影里,心中涌起了不甘。

  他似乎还能够看见那个高高地举着伞的人向这里投来的一瞥。

  是对自己的极端自信,和对失败者的践踏。

  他们相拥的时候,那个人娇小的个子在怀里显得更加轻盈脆弱,原本就十分白净的肌肤在雨幕中显得更加透明,似乎能看见青色的血管,清秀的面庞在雨光中变得朦胧,仿佛轻轻碰触就会破碎的瓷娃娃。

  他每一次见到自己都会仰起头,柔嫩的脖颈就会这样暴露在眼前,如同一只不设防的白天鹅,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每一次黄濑都会想,好可爱啊。

  但这一次,那个倔强坚强的人,在那个人的怀中,缩起了脖子。

  他还能够看见,那个他无论如何、使尽手段都无法触及的人,正在微微的颤抖。

  无论是寒冷也好,脆弱也好。

  他在不是自己的怀抱中颤抖,丝毫没有芥蒂,没有警惕。

  他一贯平静的面容缓缓放松,淡色的唇微微抿紧,最后眼睛也闭上了。

  真是和谐啊。

  黄濑耳边只能听见刷刷的雨声,后来这声音也消弭无迹,只有嗡嗡的耳鸣。

  仿佛有人在黄濑的心中放了一把火,烧得炽烈张扬,无法消除。

  从初二……一直到高一。


  黄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外天光还是黑得无边无际。

  他的手指还在微颤,完全失控,过了好一会儿才停歇。

  摸了摸额角,全是冷汗,背后的睡衣微沁,心跳如鼓擂,强烈而疯狂。

  然后他黑着脸掀开了被子。

  

  黄濑后来回想时,无论怎样都想不起来那时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但在偷偷搓洗内裤时,他突然就明白了。

  「假如是我就好了。」

  「如果是我,他也会这样依赖我。」

  「凭什么。」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甘心,一如既往地贪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黄濑轻哼了一下,嘴里嘟哝:“就算你赢了又怎么样?小黑子还不是……” 

  他的脸猛然变得煞白一片,冷汗簌簌地流经湿润的头发滴落在胸膛上,刚刚才有点回温的背部又变得冰凉了起来。

  我……要说什么来着?

  黄濑的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下,打了个喷嚏。

  然后他决定不想了,粉饰太平也好,就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当然,那是在洗干净内裤之后。

  他更加用力地搓洗着内裤,象牙白的脸微微一红。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家里又没人。

  然后在觉得内裤上已经看不出来什么诡异的污渍斑点之后,他满意地把它从水里提了起来甩了甩,将它挡在了光线之前用心地欣赏。

  回头就看见了年长自己三岁的姐姐黄濑凉子浓妆淡抹地靠在门框上,意味深长的眼神在黄濑的尴尬的脸和洗的白白净净的内裤之间游移,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黄濑:!!!


  事后,黄濑与姐姐进行了一番回味无穷的谈话,大概是这样。

  黄濑:啊……喜欢的人嘛……都是男人……你懂的。

  期间眼睛一直在抽搐,据他说是在放电眼,以谋求过关。

  凉子:(点点头)是吗~

  回音悠久,绕梁三日而不绝。

  凉子:(戏谑地)喜欢的人?

  黄濑瀑汗,疯狂点头。

  凉子:(叹气,神色稍正)凉太,你明天不是还有比赛吗?

  黄濑回答是。

  凉子: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黄濑:三、三点?

  凉子:还不滚去睡觉!


  于是黄濑就这样灰溜溜地滚去睡觉了,但是睡不着,在床上烙煎饼,一直回想着梦中的每一幕,奇迹般仍印象清晰。

  面热心冷。

  在冷与热的痛苦交织中,他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带着明天的希望与绝望,带着痛苦与欲/望成真的快乐。

  但却在梦中挤出了一滴生理泪水。


  呐,小黑子,你知道吗?

  「我喜欢你,喜欢得快死了。你却老是无动于衷啊。」

  无论怎么样,都似乎骗不到你啊。

  那要我怎么办,对你付出真心吗?

  可是……

  『你都死了』


评论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