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5

  第五章 光影浮掠


  虽然午夜有一点小小的不快活的插曲,但早晨黄濑还是清清爽爽地起了床。

  做好早餐,他才终于确信自己的姐姐的确又走了。

  “什么嘛,半夜里回来了又走。”他小声地抱怨着,开始享受自己的鸡蛋面和牛奶。

  黄濑的父母很早就离开了他们……是出国了。“把两个小孩子留在日本生活,自己却去外国快活”是黄濑最初为他们打的标签,虽然后来长大,意识到最开始可能他们有不为人知的苦衷,但他还是没有停止过冷漠。

  因为这件事,他怨恨了已经忘记了面孔的父母很多年。

  父母在异地不知道混成了什么样子,但每月都有生活费,只是近年来越来越少,频率也从每月变成了时不时很不稳定。黄濑敏锐地嗅到了一点不祥的征兆。

  姐姐凉子为了两人的生活,高一开始只好在父母提供的微薄的生活费支持下半工半学。但又因为学校不允许学生找工作的校规而被迫辍学,只好草草找了一个垃圾学校将就着读,在拿到高中的文凭后就不再读书,一门心思地在外面办事业,也不知道现在在外面究竟做成了什么样子。

  黄濑眼睁睁地看着成绩本来很好的姐姐一步步落到了这样的境地,原本对家人的依赖迅速地变淡,很快就接受了星探的邀请,走上了业余模特的道路。

  这条道路不单纯,也不轻松。

  但除了外貌和表演天赋一无所有的他,只能这么做。

  他不喜欢戴着面具在镁光灯下散发光芒,他喜欢风,和风中带着的自由气息。

  但这工作来钱快,也可以减轻一点家庭的负担。

  在相依为命的孤零生活中,他与姐姐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但也各有隔膜。

  黄濑在这一天其实预订了许多事务,但都因为下午的比赛而推迟到了晚上。

  虽然看着层层累累的任务单,他有点胆寒,但一想到明天是久违的假期,他又松了一口气。

  反正明天放假,今天累死也没关系。

  吃早餐时,他还顺便拿起了这一次时装杂志的说明。

  “现代,深情的鬼恋!”黄濑翻到其中一页,默念出声,因为上面强烈的语气不由得失笑。

  他对着面碗酝酿了一下,脸上默默浮现出一种深情。

  “你……”

  其实平面照并没有台词,他为了烘托气氛说了一个词。

  两分钟后,他拿起了正在摄影的手机,看了看里面的表演,皱起了眉头。

  感觉不是很好。

  他叹了一口气,删掉了视频。

  这一次的机会十分难得,是他作为一个表演还不成熟的模特的一次比较大的挑战。

  而这次的导演,十分严厉,对模特的演技更是苛刻。

  如果演技得不到他的认可,黄濑以后的模特生涯会变得不是很平坦。

  但如果得到了认可……就基本上会被圈里承认。

  不可多得的机会。


  下午,部活时间。

  因为诚凛中有一个令他十分期待的人,黄濑在好好的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就站到了校门前等待。

  “火神,你眼睛上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今天有比赛要好好休息吗!”

  “啊,前辈抱歉,因为昨晚想到今天的比赛就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诚凛众人在听到这番话时,心中浮现出了几分怪异,好像心中有东西被遗漏了一般,但找不到缺口在哪里。

  “你这家伙……是远足前睡不着觉的小学生吗。”日向顺平顺口说了出来。

  其他人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但火神心中的违和感还是没有散去,沉甸甸地压在了心上。

  “各位好,今天就拜托各位了。小黑子呢?他没有来?”黄濑向他们打了个招呼,笑眯眯地说。“他要是来了,今天的胜负可就难说喽。”

  日向直接忽略了黄濑的问话,说:“黄濑凉太?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给你们带路。”黄濑转身走在前面,兴奋地说。“从初三毕业开始,就一直期望和小黑子对决……”他后面的话语十分小声难辨。

  火神扬了扬形状怪异的眉毛,想要询问出声时,却被诚凛的人无意间挡在了队伍的最末,前面黑压压的校服给了他巨大的压力,想直接把问题说出口时,失了声。

  “把队服脱了,你要上场,不行。”海常的教练拒绝了黄濑的要求。“你是海常的王牌,这一次的练习赛只是用来增强信心的,不用你就可以。”

  他的口气十分随意,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建立才两年的诚凛篮球部放在眼里。

  丽子的脑门上现出了青筋,她笑着说:“是吗……半场就可以?你们,知道要怎么做了吗?”她最后一句话是对诚凛的众人说的,头面向网对面正训练着的海常一军,语气似乎十分温柔。

  “明白!”日向转头,扫视了众人一圈,在火神的脸上停留最久。

  “火神,知道怎么做吗?”他意味深长地说,推眼镜时光芒反射过来,看不见他的眼睛。“做你最喜欢做的事情。”

  火神愣了一下,随即醒悟。

  比赛一开始,笠松被教练派上场热身。他从水户部手中偷球过来,在中场持球,顺势对二军的人叮嘱:“先拿下一球。”

  但他面前身影一闪,一阵眼花缭乱之间,手中的球就消失了。

  伊月俊从他手中偷球成功,手腕轻抖,球沿着一道弯曲的弧线传给了火神,持球时间未过半秒。火神接到球,以横扫千军的气势避过在他面前阻挡着的两个身步不稳的二军,罚球线起跳,扣篮得分!

  火神满足地和入网的篮球一起落在了地上,回头却看见了众人正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怎么了……”火神疑惑地看着他们,想挠挠头,抵在后脑上的却是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篮筐。


  海常的教练神色变了一变,语气深沉地说:“看来诚凛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啊。”

  他貌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严肃地对笠松说:“叫他们准备一下,等会儿换全场。”

  看笠松小跑到休息区后,他又转过头,对还坐在那里的黄濑说:“还坐在那里干什么!换队服,准备上场!”

  见黄濑站了起来,他的球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把他们……打到落花流水!”

  “喔!”海常的球员们被煽动了起来,战意盎然!

  “看来他们认真了。”丽子微微一笑,脸色也变得严肃。“接下来肯定是一场苦战,大家要做好准备,全力以赴!诚凛,FIGNT!”

  “Fighting!”以日向为首的诚凛众把手叠在了一起,大声喊了出来,气势不输。



  篮筐很快就修好了,将两个半场隔离开的网被拆除。

  入场前,火神使劲地回想了一下,也没有想清楚究竟有哪里不对。

  “水户部,你说那个篮筐会不会要我们赔钱啊……”小金井用手肘点了点正要入场的高大的水户部。水户部仍旧沉默着,小金井却放松似得呼出一口气,不知道他们到底交流了什么。

  火神恰好听见了小金井的话,脑中有影像闪过。

  「火神君,你的眼神比平时更凶了。」

  「远足之前的小学生吗?」

  「首先当然要道歉,然后再……」

  「很抱歉,篮筐被我们弄坏了。」

  「能让我们用另一边的球场吗。」

  依稀记得,不是这样。

  黄濑不是这样,诚凛的众人也不是这样,事情似乎也变了个样。

  眼前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晃过,像灵感一样很快就消失了。

  火神的动作顿了一下,思绪被一阵尖锐的哨声打断。

  球发起的一瞬间,迅速达到了最高点。两方的中锋都跳了起来,海常方的中锋小堀浩志率先拍球击地,拔得头筹!

  短暂的移动后,笠松持球,这一次他的警惕性十分之强,避开了伊月俊迅速传球给了森山由孝,森山却没有接到传球。

  球从中途被切断,小金井手腕翻转,球传到伊月俊手中,与笠松幸男僵持。

  伊月后退两步,闪身想持球突防,笠松看破他的意图封锁了他的过人动作,断球的手却偷了空,在觉察他的真正意图时已经晚了。伊月微笑,将手中的球传给了突破黄濑封锁的火神,火神身躯急转,大步起跳,扣篮!

  计分板的数字刷新,诚凛得两分!

  此时比赛时间仅仅过了十秒,笠松第一个对这情节突转反应过来,喊:“黄濑!你刚刚在干什么!还有其他人,跑位懂不懂!学木头人吗!”

  见其他人心有戚戚,他抬起头,对火神说:“下一球,不会这么容易了。”

  在跑动开始前,黄濑盯着手看了半秒,皱了皱眉。

  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愣了一下,才被那个火神不小心突破,接下来更是待在原地出神,跑位十分凌乱。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强硬地清除了脑中一闪而过的妄念,使自己的大脑变得清醒了许多。

  无论如何,这一场绝对不能输!

  胜者为王!


  海常经过了第一球的溃败,在第二球中找到了感觉。森山率先从笠松的传球处找到了感觉,长臂一甩,三分到手。嚣张的进球极大的鼓舞了士气,之后更是连连进球。而诚凛也不逊色,小金井如有神助,疯狂地在球员之间穿梭断球,助攻在三分钟内高达四个!

  而第一节将近结束时,丽子喊了暂停,严肃地对疲累的队员说:“不对劲,节奏太快了。”

  火神抹了一下头上的汗,见诚凛众人比以往出汗更多的样子,才发觉不对。

  在目光扫过小金井时,他目光一顿,仿佛看见一个身影与小金井重合。

  “小金井前辈,你好像没有出什么汗的样子。”火神没经过大脑的话说出口时,见到众人都向他投来诧异的目光。

  “我的弱点是小黑子,所以这一场,我不会输。”黄濑在海常的休息席上,缓缓地说。“速攻可以快速的消耗他们的体力。我们一定能赢。”

  暂停结束时,火神瞟了一眼计分板。现在的比分是22:25,诚凛落后三分。

  火神心中又闪过了一丝机警,但又被他抛到了脑后。

  在他心里,当然是篮球为重。


  第二节结束时,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小金井在断球时脚腕扭到了,在稍作休息后虽然能继续上场,却没办法再进行高强度的断球传球。丽子在严肃地警告过诚凛众人之后,日向第二人格出现,迅速地抢占先机三分到手。

  “不要小看前辈啊。”日向在说出这句话时,火神总觉得他的目光像一把利剑悬在了自己的头顶,让他冷汗直冒。

  第四节开始时,诚凛已经差了海常六分,体力的差距变得十分明显,尽管频频得分,但差距还是无法缩小。

  这时,小金井在诚凛的第三次暂停中似乎恢复了过来,在场上再次活跃了起来,不断的送出了助攻。在魔法般的传球魔术中,诚凛仿佛焕发出了生机。

  而火神与黄濑的One on One也进一步激烈了起来。

  黄濑面对火神的耐性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的模仿才能被更加活用了起来,只要是火神能做到的,他就会更胜一筹,气势压了火神一头。王牌对王牌的僵持是诚凛一直无法振作的重要原因。但小金井的传球却打破了将近两节的僵持局面,火神与他的配合十分默契,竟然成功突破黄濑连得四分。

  「约定好了的。」

  火神回神,接下传球,再次扣篮得分。

  “同分!骗人的吧!”

  黄濑气势一变,夺过球,在小金井接近时猛地换手,趁火神呆滞之时扣篮,回击两分。

  “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最后的三分钟,是激烈的争球大赛,尽管诚凛竭尽全力,但海常也拼上了所有的努力。

  场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一颗球。

  场下,几乎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计分板,看海常拉开的分又被诚凛补上。僵持中,双方的得分都直逼三位数!

  最后十五秒,日向进球。

  再次同分。

  「我有一个办法……」

  听不见了。

  火神猛地跳了起来,盖了笠松的火锅。日向拼尽全力,将球猛地拍向了火神,但黄濑却挡在了火神面前。

  他的周围没有人,最后的两秒钟,只要他防下火神,加赛就能够拖垮体力用尽、又没有替补的诚凛。

  但出乎意料的是,火神跳了起来。

  篮球在平行的距离中猛地划出一道弧线,无法进篮,却恰好传到了空中的火神面前。

  观众席上,有人用力捏紧了栏杆,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不会让你得逞!”黄濑跳起来,却在火神超乎意料的滞空能力中败下阵来,手在触到篮球上时被大力弹开,无力勉强站在了地上。

  扣篮之时,哨声也随之响起。

  得分有效!

  “诚凛胜!”

  黄濑呆若木鸡,看着诚凛众人的欢呼激起了一阵声浪,却突然意识到了一阵违和,背上被激起了一身冷汗,刚刚因激烈的运动而沸腾的血转瞬冷却。

  “骗人。”黄濑像是打了个冷颤,身体抖动激起的冷风像冰块一样从牙齿的缝隙中漏了出来。“黑子?”


评论 ( 1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