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6 RPG 后+旅行 前 >>> 3

  渚醒过来时,第一个想法是:我居然还活着?

  他屏息呆在沉闷的衣柜里,好一会儿才敢推开还留着一道劈砍的伤痕的衣柜门。

  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他跳了出来,在地上捡起了沾满了血的刀,扬起了眉头。

  虽然对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十分意外,但这件事还不足以影响他的思维。

  “赤肯定有什么苦衷。”渚冷静地分析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把刀拿在手上防身,渚走到房间外,捡起了一张纸条,看向背面,上面写着:业。很奇怪的读法,旁边还标注了汉字,但可以看出来是个人名。

  字迹与他一开始捡到的字是一样的,但渚却偏偏从自己的转角处看出了一股缠绵悱恻的爱意。

  “难不成……这是赤捡到的那张纸?他的名字其实叫做业吗?”渚心生疑惑。

  这个房子里发生的事情大多离奇古怪,所以渚也只是将字条收进了兜里,抓着一把刀——心中也有了一点安全感——继续探险。

  ……

  在那个紧紧锁着的房间中,渚又见到了失踪已久的业。

  他还是一开始他们见到的造型。

  渚有点不自在,但紧握了一下手中的刀柄,他还是割开了绳索。

  “业,你怎么样了?”

  业在听见他的问话时轻颤了一下,没有作声。把麻袋拿下,业澄亮的眼睛露了出来,直勾勾地盯着渚。

  渚被盯得有些脸红,但还是轻声安慰:“没事了,如果有什么苦衷,你可以跟我说。”

  他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在他的调查中,这间房子是传说中杀人魔住的地方,在杀人魔死后,这栋房子也成了鬼堡,进来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失踪。而他们两人的体貌特征,在一个地下室中的留影档案的最后被他找到了。

  赤羽业。

  潮田渚。

  失踪的时间十分接近,在渚失踪的两个月后,业也随即失踪,在古堡外的密林里。

  都是可怜人而已。

  “其实我们应该是认识的吧?”

  听到这样的话,业身形一顿,嘴角一勾,却发出了一声嗤笑。

  渚有些惊讶。

  从档案里看的确如此,难道……别有隐情。渚眸光一闪,很好地隐下了探究的目光。

  “总之,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渚笑着向他伸出手,背地里却暗暗警惕,手紧紧地握着刀柄。

  “你不会还没有想到吧……”业自嘲地笑了笑,笑声在渚耳中却如鸦鸣般嘶哑难听。“也好。”

  在加入渚之时,他又低声说:“我的未来,已经给你了,小渚。”

  最后未出口的一句话,变成了一声浅浅的叹息。

  背对着他的渚,不会看懂他现在的眼神。其中蕴含着的,是背叛、死亡和爱意。

  ……

  在进行了一段顺利无比的短暂探险之后,他们终于接近了大厅。

  自由就在前方。

  但就在渚将钥匙凑近门锁时,门自己打开了。

  在光芒的恍惚中,他被推向了外面的世界,业脸上带着解脱的微笑,对他说:

  「我爱你。」


  幻想终结了。


  Fin:真实之影


  游戏终结了。

  但是却没有告诉玩家究竟是什么样的结局,只是草草打下了一个“Fin”.

  渚深吸了一口气,关掉页面,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渚君?”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谁把它给你的。”

  业的声音一下子停住了,可能正在讶异于渚出乎意料的冷漠语气。

  “渚君,你确定要问?”业笑了笑。

  “对不起。但是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渚语气软化了下来,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咄咄逼人了。“只是我有点惊讶。业君还是设定的三个结局吗?我打出了假结局。”

  “真是出乎意料,渚君不是原作者吗?”

  “我原来的名字不是诅咒也不是祝福,一开始没有发觉,后来蒙了一下十分钟死亡逆转,在那里才确定了。”

  “怪不得,不过十分钟复活可是公共存档诶,渚君你还真舍得。”业语气中带上了三分真实的笑意。“的确是三个结局,像你写的一样,BE,TE和Fin。这个流程才是基本上没改过。”

  “不过,为什么你把名字设定成了渚和业?还是真名。”渚一直思考着剧情,这时语气有点疲惫。“太注目了。”

  “那个啊……等等,有一通电话接进来了。”

  电话被挂了,等了一会儿,业才打了回来。

  “渚君,我们中奖了。”业似乎有点兴奋。“是最受欢迎解密奖。这可是没想到的!”

  “喔?终于拿到奖了?突然想起来,上次说的最受欢迎奖其实是骗我的吧?”渚恭喜了一句,随即戏谑地说。

  “渚君是怎么知道的?”业顿了一下,语气有点干涩。

  “去查了一下啊。不过业君为什么要骗我?”

  “……其实我是觉得渚君的故事十分动人,所以才设定成渚和业的,名字随便啦,反正一个很常见一个很奇怪,正好可以当恐怖游戏的主角名。”业强硬地转移了话题。“那就这样啦,明天八点见。”

  手机中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渚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脸上却柔和了许多。

  “那么,接下来,去算算账好了。”渚语气轻松,打给了折原临也。

  “是你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