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Part 7 近行

  >>> 1

  富士山之旅启程。
  渚出门时本来收拾了一大包东西,但临走前还是放下了所有东西,带上钱和证件就走了。
  八点准时来到咖啡馆。渚在坐下盯着表等了两分钟之后,业才推开了玻璃门带着一身暑气走了进来,也没有带什么东西。
  渚没有追究某人迟到的事,只是心情很好地听着业的安排。
  接下来,他们去吃了早餐,之后在新宿车站用闲聊和玩游戏消磨时间。
  最后,十点半,登上了列车。
  渚和业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仍然沉浸在游戏世界中的他们,直到列车缓缓开动,才有心注意到窗外的风景。
  一开始很单调,通过黑暗的隧洞的时间占了大部分,但之后景色就稍稍有了一些变化,在通过一个隧洞之后,昏暗的光线之下的世界瞬间变的明朗和清新了起来,铺天盖地的绿意充斥了眼前的视角。杂乱的青草拥吻着土地,也有规整的田野,青翠的分割着青山绿水。
  渚静静地看着窗外,直到迷茫消失殆尽,只留下了平静和闲适。
  “那个,打扰了……”
  渚回过头,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眸。
  “十分抱歉,但请问到富士山应该怎么走呢?我还是不是很懂。”那个外国人操着一口带点英国腔的日语,但十分流利。
  “啊,这个……乘着一列车到大月下再用交通卡乘富士急行线的车就好了,用不了多久。”渚没有看他手中的乱七八糟的路线图,解释道。
  “这样……十分打扰了。”外国人挠了挠头,带着一脸抱歉正想缩回座位,渚却叫住了他。
  “如果不介意,可以跟我们一起走吗?可以吗,业君?”
  外国人愣了一下,但随即惊喜地答应了。
  业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不感兴趣地又将头偏向了窗外。
  外国人的名字是艾伦·耶格尔。他原本坐在业渚两人旁边的座位上,这时更加方便,直接坐到了渚的旁边。
  据他自己介绍,他是英日混血,居住地却一直是固定的美国和意大利。
  这一次因为一点事情,与自己的亲人碰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呢,把我一直养大。”艾伦说到这里,虽然还在笑着,眼神却稍稍垂了下去。“虽然很多地方我都赶不上他,但是有两点我还是很厉害的。”
  “什么?”渚的兴致被提了起来。
  “身高!”艾伦有点得意。“我十三岁时身高就和他差不多了。”
  渚点了点头,心里却有点惊讶。
  艾伦实在不算太高。
  所以那个很厉害的人究竟才多高啊。
  “跟你差不多哦。”艾伦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说。
  渚脸黑了黑,转移话题道:“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啊……就是看人。”艾伦看了渚一眼,继续说,“我看人可是很有一套的。”
  “哦……原来不是因为座位近来问渚君,而是因为觉得渚君看起来像是个老好人才来问吗?”业突然开口。
  “哪里……虽然也有这样的原因啦……”艾伦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看人还真的很准,渚君的确就是个老好人。”
  “是嘛……咦?”艾伦突然愣了一下,用手指着他们。“你们……不是情侣吗?为什么还互相用敬语?”
  “……”渚沉默了一下。“艾伦……”
  “嗯?怎么了?不是的吗?”艾伦没有反应过来,“啊……抱歉,可能是我触犯隐私了。” 
  “不……没什么关系。”渚撇了撇嘴,反应过来又假装出一副正常的模样。
  “不过,艾伦,你还真是直言不讳啊。”业稍微有点感兴趣地放下了游戏机。“是……”
  “啊,到站了,我们下车吧。”艾伦眼中闪着笑意,毫不掩饰地对上了业的眼神。“真的很想赶快见到他呢。”
  他们在富士急行线上车,很快就到了富士站。虽然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上空了,富士山顶端还是覆盖着一层雪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令人望之生寒,连地上蒸腾出的暑气似乎都消散了许多。
  “那就在这里告别吧。”艾伦走了几步,向他们挥了挥手,碧绿的眼眸在日影之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年轻而自由。
  “渚君,就说你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业走到渚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低下头,眼睛还盯着远处艾伦的方向,在渚耳边轻轻说:“我觉得不对劲,还是不要接触过多比较好。”
  渚没有动,眉头却皱了起来。

  >>> 2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好呢。”业撑直了身体,揉了揉脖子,在车上一直低着头玩游戏让他现在有点恍惚。“干脆先去吃饭吧。”
  “嗯……不过应该去哪里吃好呢?”渚看了看车上发的宣传单。
  最终他们决定去吃炸猪排乌冬面。
  面馆里热气腾腾,在富士山下还能够察觉到一丝凉意,而进了面馆之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空调呜呜地吹,下面的众人安静地吃面。在将面挑起来时,渚眼前突然出现了艾伦的眼睛。
  那么澄澈明亮。
  渚不是很相信业的话。虽然他心里也有了一些预感。
  从观察的角度来说,艾伦也是没有什么破绽的。
  大概只是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被压抑了。
  只能看出这些,观察时间实在太短。
  不过……他应该是做过专业的训练的,所以从脸上其实找不到太多的信息。而且他的话,竟然也引发了自己的情绪波动。
  渚若有所思地咬了一口炸猪排。
  门帘被掀开,可以感受到一群人带着寒意进来,很快就占据了最角落的空位。
  虽然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小,但因为隔得比较近,渚还是稍微听见了一点声音。
  “少爷……”
  “不……玩够了……等会儿……”
  “不用说了。”
  一个男人冷漠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渚偷眼瞄了瞄,只觉得男人身上如狼的凛冽气势令他印象深刻。
  在他的发令之后,其他人也不敢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面。
  “我们走吧。”业等他吃完,就拉着他走出了面馆。
  那个男人抬眼随意地看了看他们,令注意到他的渚有点胆战心惊。
  “喂,你们……”他旁边有一个人看他注意到了业渚两人,出声说。
  就在渚危机感越来越重,觉得那个男人就要叫住他们时,那个男人却开口:“吃面。”然后低下头,以一种冷硬的姿态将面叉进了口中。不像是在吃面,仿佛只是在踩死一只无关紧要的虫子,脸上微微显出了厌恶。
  “你们,给老大清理座位没有?”
  “这个……老大不是拿自己的椅子吗?”
  “碗啊、碗……”
  离面馆已经很远了的时候,业长长舒出一口气,放开渚的手,无奈扶额:“渚君不会是游戏中的事故体质吧?怎么走到哪里就会有故事发生?”
  渚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总之,还是先去看富士山吧。”
  那个气势如狼,眼神如鹰的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儿。
  他回想了一下,突然发觉了一件事。
  “对了,业君,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矮啊……”跟他旁边人高马大的人比起来实在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没有看。”业向下斜了他一眼。“所以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胆量,敢一直盯着他们看?他们一看就是黑手党的气质好不好。”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那个组织。”业眼神凝重,“不要去惹他们。虽然他们一般不会对普通人做什么,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业君,你还真的知道很多啊。”渚笑了笑,擦去了头上的冷汗。“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富士八峰附近随便看看吧,反正只有一天的时间,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业想起什么,突然微笑了起来。“对了,你想爬山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不是没有时间了吗?而且也没有带登山装备。”
  “到半山腰的五合目应该还是可以的。晚上发车是在八点。上去稍微看看吧?”
  “业君,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反常?”渚犹豫着说了出来。
  “大概是被刺激到了吧。”业笑着拨了拨渚的长发,按住了他的后颈。“我们不是情侣吗?也该做一点情侣该做的事情吧?”
  脖子的热度猛然攀升,渚脸红着挣脱开来,走在前面。
  知道业在开玩笑,渚只是稍微脸红了红,感受着后颈流经头皮的战栗感,他一时之间松了口气,却也有点惋惜。
  他没有回头。
  也看不见后面业的戏谑微笑。

  >>> 3

  如业所说,他们转乘到了吉田站,沿着公路走了上去。
  虽然在这个季节,樱花已经凋谢了,但富士山的魅力也未曾稍减。
  路上他们也遇上了许多人越过他们,但很快又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人,还在并肩行走。
  一直很安静。
  “这边人比较多,我们不需要走太长,走到五合目就下来好了。”业把游戏机放到了包里,随口说。
  “业君……”
  其实渚很想问为什么之前要说出那种话。
  但他还是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走到五合目上时,渚看见了艾伦。
  他站在离路口比较近的休息站,凝神专注地盯着每一个过路的人,每一次有人经过,就会引起他的一点失望。
  “艾伦,又见面了。”渚过去打了个招呼。
  “哦,是渚啊。”艾伦草草打了个招呼,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路口。
  “在等谁吗?”渚坐在他旁边。
  “嗯……利威尔说他十二点到,但是现在都三点了。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迟到了,连饭都没有吃就上来了。”艾伦语气中有种被欺骗的愤懑、失望和无奈,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焦急和担心。
  渚一时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想了想,眼前闪过一个人的身影:“说起来,我在我们下车的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
  “来了。”业说。
  渚朝他看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他们在山脚吃面时遇上的那个酷哥,只是现在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艾伦惊喜地冲了过去:“利威尔!”
  利威尔一脚将他踢在了地上,死鱼眼冷冷地扫了一下业渚两人,像是一种无声却有效的警告。
  “利威尔,你怎么才来?”艾伦利落地从地上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我都等你好久了。”
  “那边出了一点事。”利威尔面不改色地扯谎。
  渚听到这个理由,嘴角抽了抽,想笑又不敢。
  明明十二点时还在山脚悠闲地吃面呢。
  居然约十二点。
  联想到他们之前说话的内容,渚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心情也沉重了一点。
  “利威尔,这是我在火车上遇见的人,赤羽业和潮田渚。”艾伦向他们眨了眨眼睛。
  利威尔微微颔首。
  渚说:“那我们先走了吧,就不打扰你们了。”
  “诶?”艾伦明显有点惊讶。“可是你们没有登山的打算吧,不是要下山吗?一起啊。”
  就这样,他们又结成一伙一起下山。利威尔走在他们的后面,慑人的气势收敛了起来,看上去只像一个比较冷漠的壮年男人。
  艾伦本来想凑到后面去说话,结果被轰到了前面,只能继续和渚闲聊,而他们聊的越欢,业也就随之落到了后面,竟然不知不觉与利威尔一起走了起来。
  “你就是赤羽业?”利威尔深沉的眼神落在前面的艾伦的侧影上,对业说。
  “你就是那个里维·阿克曼吧。”业低声说。
  利威尔默不作声。
  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沉默了下去,眼睛盯着前面的渚,闪动着奇异的光。
  “知道你父母在做些什么的话,就少招惹是非。”快走到山脚时,利威尔说。“如果以后在日本遇见了艾伦,装作不认识他。”
  “那我可管不到。”业说。“你得跟那个蓝头发的笨蛋说。”他说到渚时,紧绷的神态变得柔和了许多。
  利威尔没什么反应,只说:“是吗。”
  “你们怎么还在后面,快点过来啊。”艾伦朝他们喊。
  他们也不再对话。
  中转到大月站,他们也就此分别。业和渚草草解决了晚饭,就坐上了回程的火车。
  下了车,已经将近十点。回到Leaves的时候,灯已经灭了。
  “那么还是回家吧。”本来想再过来喝一杯饮料的渚失望地说。
  “渚君……那再见了。”业本来想告诉他利威尔的话,但转念一想,还是笑着掩了过去。
  他们又在一个相似的暮色之下分别,走向了不同的路的尽头。

评论
热度 ( 7 )
  1. 爱笑三毛猫太阳黑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