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6

  第六章 镜面鬼影

  没有回答。
  他感觉头上冒出了冷汗,喉结忍不住动了动。
  不……只是错觉吧。黄濑在心里安慰自己,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无法做到。
  因为那就是在他眼前明明白白发生的事情。
  传球过来时,他面前只有火神大我,场地很宽阔,其他人没有机会赶到这里。
  最后两秒,火神大我起跳,没有碰球。
  球传到他面前时,在侧面突然转了一个弧度,向上传给了火神,完成了一个空中接力。
  他起跳阻挡火神,败给了火神出人意料的滞空能力,扣篮得分。
  黄濑在经过这样的分析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心中猛烈的鼓动也稍微缓了缓。
  他深吸了几口气,看着诚凛的人都走出了篮球馆,也从后门走了出去。
  也对……如果要我相信那种事的话,还不如让我相信小黑子的鬼魂会冒出来。黄濑打开了水龙头,闭着眼任一股股自来水冲走冷汗,带来一点回温。
  小黑子会死于吸毒?
  鬼才信。
  “黄濑。”
  听到这个声音后,黄濑心中一惊,拧紧了水龙头。他闭着眼酝酿了一会儿,才抬起头。
  “小绿间。”
  居然来了。
  绿间真太郎还是惯例拿着两份幸运物,巨蟹座和水瓶座。原来绿间在与黑子分手之后,就不再把水瓶座的幸运物拿在手上,但在黑子死后,他又重新带了出来。
  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没想到小绿间居然会到这里来。”虽然黄濑的语气与平常相似,但却带上了些若有若无的敌意。
  “黄濑,我不是来跟你说废话的。”绿间蹙额,“你看见了吧,那个传球。”
  “什么意思?”黄濑笑了笑。
  “虽然很灵异,但我觉得黑子可能没有死。”绿间缓缓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缠着绷带的手紧了紧。
  “……”黄濑一惊,眼神不善。“你又胡说什么。”
  “我们当初都没有信黑子的死因。”绿间调整了一下口袋上夹着的草莓发夹,一双眼睛静静地回看着黄濑。“黑子只是呆在了棺材里,身上也没有多少伤痕。”
  “还是说,你觉得那个人,会因为吸毒而死?”
  没错。
  黄濑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他们——奇迹们,都没有相信赤司说的“吸毒过量”的死因。
  就算那是法医检验出来的,就算他们都看了那一张检验报告。
  他们还是宁愿相信黑子是被火车撞死的。
  虽然只在一起呆了两年,但他们都有足够的自信,对于黑子哲也这个人。
  “他不可能死于吸毒。”黄濑眼神阴郁了下来。“但他死了。”
  “胡说八道。”
  “你还不想接受事实吗?”
  黄濑皱了皱眉。
  自黑子死后,绿间就一直处于这样状态中,坚定不移地相信黑子没有死的事实。
  令人烦躁不堪。
  “如果要我相信黑子死了,倒不如让我相信他只是假死,从某处获得了隐身异能,又继续在球场上当他的影子更好些。”绿间声音低了低,垂下的睫毛掩住了他眼中浮动的神色。“他……不可能就这样离开了。”
  他还有未完成的誓言,未解开的羁绊。
  那个人,不可能放下这些不管。
  “你和小黑子待在一起太久,所以被他传染了电波吗?”黄濑嗤笑一声,将外套披在了肩上。“我走了,你慢慢来。”
  无论怎样,他也不想在绿间真太郎面前示弱。
  在黄濑看着表匆忙跑走之后,绿间也登上了高尾和成的板车。
  在等红绿灯时,他突然开口。
  “高尾,你相信人死复生吗?”
  “那是什么东西?”高尾诧异了一声。
  “没什么。”绿间低低地回了一句。
  过了一个路口,再次等在红绿灯之下时,高尾认真地说:“小真,你不是一直相信‘尽人事听天命’吗?”
  “你都相信有天命了,还有什么是不能信的。”
  绿间没有回答。

  “抱歉……我迟到了!”黄濑匆忙地跑到了片场,见到一众人已经开始在拍摄硬照了,有点慌张地说。
  经纪人将卷成筒的杂志轻轻砸在他头上,没好气地说:“还不快去换衣服?你的部分被我排到后面去了,不然你在这种场合迟到了还能有日子好过?”
  黄濑笑着点点头,冲到了化妆间。
  拍摄很快就轮到了黄濑,此时导演已经有几分不耐烦了,见到黄濑只让他赶紧到道具前面预备。
  这次的拍摄,严格说来并不是时装拍摄,只是情景演绎。
  而要在情感真挚的演出中突出身上衣服的特点,就比较难了。
  所以现在黄濑只是在揣摩“鬼恋”中的角色。
  这次的道具,大概是模仿卫生间里设置的,一面镜子是主要的表演舞台。
  深情是必要的……如果是卫生间里,应该也有一些恐怖的气息吧。
  在导演开始拍摄时,黄濑想象自己就是那个对着镜子,却看见了自己的恋人的男人。
  眼神迷离下来。
  “停!”导演猛地喊道。摄像机的盖子被盖下,他皱着眉说:“缺了点东西,休息一下,重来!”
  黄濑站在镜子前,仔细地寻找着感觉。
  深情、深情……恐怖……
  面对已死去却又突然出现的恋人,应该有什么反应?
  “第二次!” 
  黄濑的眼神惊了一下,却又有着复杂而难解的感情的眼神,飘渺地望向了镜子。
  “停!”
  摄像机的盖子被大力拍上,导演恨铁不成钢地将手中的杂志丢到了地上,说:“还差一点!休息一下,再重来一遍!”
  周围传来了一些模特小小的幸灾乐祸的笑声。
  黄濑额角稍稍出了些汗,化妆师前来补妆。
  借着这一点时间,他再次梳理了一下情感。
  但还是找不到差在哪里。
  没办法,只能综合一下了……黄濑闭上眼想。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机会。
  “开始!”
  黄濑轻轻睁开眼,却对上了一张脸。
  他悚然惊了一下。
  小黑子。
  黑子哲也还是像以前一样面无表情,但就是这平淡的脸让他每次从梦中惊醒,都会一阵怅然若失 。
  他的眼神一直落在了黄濑的眼睛上,直直地与黄濑对视,内里神色复杂难辨。
  他在想些什么呢?他会不会什么都没有想?他会不会想到了自己的背叛?想到了自己做过的那些事?
  黄濑眼神闪了闪,欲垂未垂。
  导演眼前一亮,悄声让镜头对准黄濑的侧脸和镜面。
  黑子的脸淡了下去,黄濑下意识想上前一步挽留,却被迟来的惊惧定在了原地。眼中呼之欲出的缠绵悱恻却被恐惧束缚,巨大的恐慌交缠着惊喜与思念压在他的心胸上,喉咙一紧,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在黑子的脸出现在眼前时,黄濑的心中就不再有什么演戏不演戏了。
  一心只想着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
  “停。”
  摄影师虽然仍意犹未尽,但还是恋恋不舍地停止了摄像。
  黄濑似乎被这声音从魔怔中解脱了出来,站在镜子前,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刚刚他被黑子的鬼魂带入角色了?
  还是本身他就具有的情感?
  “你做的很好。”导演罕见地和颜悦色地说了一句,然后又转头叫下一个人入场准备。
  “不错,这下子就没问题了。”僵硬地走到休息区,经纪人兴奋地递给他一瓶水。“你刚刚演得很好嘛,我还以为你没办法演出来呢。”
  他十分惊喜。原本在被叫停两次之时他就有点失望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喜讯,这让他禁不住喜笑颜开。
  “努力做还是做得到的嘛!”
  经纪人拍了拍黄濑的肩膀,正想多说两句,手却被轻轻推开。
  “我先走了。”
  黄濑背对着他慢慢走向了出口,低哑的声音传来。
  经纪人愣了愣,连忙赶了上去,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黄濑坐在车里,闭着眼,想起了绿间说的话。
  ‘黑子可能没有死’。
  假如他真的没死,自己又该以什么样的面目来对待他?
  黄濑把手帕覆在脸上,抬头低声笑了起来。
  我该……怎么面对他?
  玷污了他最爱的篮球的我。
  “不过,应该也没有想的那么糟吧。”黄濑低声自言自语。
  这一次之后还会有下一次,那么就慢慢地想怎么样才能应对这种情况也可以。
  “小黑子……”黄濑把手帕抽了下来,露出了闪着一点干涸泪光的眼睛。
  “黑子哲也……”他轻念出声,嘴角微微收紧。
  黑色的私家车绝尘而去。

评论 ( 1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