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8

  第八章 出笼猛虎

  因为周一的事,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黑子会出席与新协的比赛。
  但令他们失望的是,直到他们步入赛场,他们都没有见到黑子的人影。
  “教练,那个黑子……”火神站在赛场上,正欲询问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挡在了他的视线之前。
  “这里的门还真是矮……喔,你就是今天我的对手吧。”新协从外国请过来的高大助援——帕帕·恩百·式摸着头皱眉抱怨了一句,才注意到了面前的火神。“你长得还算像样一点,不要输得太难看啊。”
  他的言语中无处不透着漫不经心。
  “我听说日本这边有一个什么‘奇迹的球队’之类的东西吧,在我看来对于这些矮猴子,大概也就那些才能够跟我对战了吧……”帕帕在走到赛场对面时,仍然用着自信过头的态度不断地贬低自己的对手,而那些新协的队员也不知道是自信心爆棚还是实在有实力,也一直连声应和。
  「就叫爸爸吧。」
  「如果只是这样,你连奇迹的影子都碰不到。」
  令人看了就不爽。火神皱眉,叫住了帕帕:“喂!叫爸爸还是什么的!不要给我太自大了!”
  帕帕闻声转过头,轻蔑的眼神投向了火神。
  “如果只是你们这些黄猴子的篮球,那不过只是杂耍而已吧。”
  火神和帕帕互相放完狠话,回来了就遭到了丽子的狠狠敲打。打完了过了瘾,上场的时间也该到了。丽子最后商量了一遍战策,看向入口,确定了黑子哲也的确没有来,她不由得失望地说:“那就没办法了……”
  “火神,这一次只能是你自己上了,加油,我相信你!”丽子严肃地鼓励了两句,“其他人也要注意了,新协的实力还是原来的实力,只不过多了一个留学生而已。如果火神和帕帕one on one,你们也给我以前怎么打现在怎么打。”
  “归结成一个词,随机应变。”

  上场前,日向给水户部递了一个眼神。水户部默默点头,站到帕帕前准备跳球。
  哨声响起,球迅速达到最高点。帕帕凭借两米的身高优势,长手一勾率先为新协取得球权。新协进入了速攻状态,而诚凛却仍是看似懒懒散散地在场内移动,其实却不同程度地牵制着新协队员的动作的战术。
  帕帕取得了队友的传球,很快就来到了诚凛篮下。火神一开始离帕帕比较远,但通过迅速地提速很快就追上了帕帕,正好在他投球前挡在了他面前。
  他原以为帕帕会因为他的阻挡而试图过人,但没想到帕帕直接无视了他,径直看准了篮筐预备,迅速起跳。
  火神眼睛猛地瞪大,腿部发力跳了起来,但迟的那一瞬注定他与此球无缘,在他刚刚跳起来的时候,球就已经离手,在篮框边弹了一下便入网。
  新协得两分。
  帕帕也不留恋篮下,看到水户部夺球传给了日向,就转身回防,顺带着落下一句:“黄猴子。”
  火神沉默了半秒,低下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小腿,也踩着前辈的步伐进行无球跑位。
  与新协的比赛并不是那么美妙,与上一次与海常的比赛简直天壤地别,火神明显感觉到这场比赛有什么东西被隐隐压制住了。
  帕帕在诚凛与新协松散的礼尚往来间再次得球冲到了诚凛篮下,见到火神再一次挡在了他面前,他也没多说什么,依旧直接投篮,但在出手之时,他心中却闪过了一丝不安。
  火神小腿发力,猛地跳了起来,这一次跳的比上次要高一些,在帕帕来说不是很明显。但这次,火神的指甲擦到了篮球。
  球在空中的弧度明显地有了一点偏斜,但它碰到了篮筐,仍旧弹进了篮网。 
  虽然过程有点惊悚,但帕帕还是进了球,所以也放松了下来。
  “你连一点技巧都没有,只会投篮吗?”在他离开之时,火神压低了声音说。“像你这样,连奇迹的影子也碰不到。”
  之前在帕帕对奇迹出言不逊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丝恼火。
  大概如果他不狠狠地灌篮进去,心中就没办法舒服起来。
  火神在上场前被丽子单独叫去谈话,强调了试探性防守原则,所以三分钟过去,他也只是在空切,而没有持球过一次。
  而现在……火神凝视着帕帕离开诚凛罚球线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神采。
  “小真,结果你还是随便打了一下比赛就来了嘛。”穿着校服的高尾专注地看着场上,没有回头就点出了身后人的身份。
  “啰嗦。”见被识破了,绿间冷哼了一声,便将视线移到了篮球场上,他的手上还拿着那根滚滚铅笔。“诚凛怎么只得了这些分?”
  他有点惊异。从上一次他与黄濑的对战得分来说,今天对新协不应该被压制成这样。
  “那个留学生很强?”绿间皱眉观察了一下那个黝黑的留学生。
  高尾“嘿嘿”笑了笑,说:“也不是,只是诚凛这次就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啊……不过我觉得新协简直可以被比作一只只有一只眼睛还在看天空的火鸡,现在要被折断翅膀起不来咯。”
  篮球场上火神再次和帕帕对到了一起。绿间看向了场内。
  帕帕再次来到罚球线前,这一次传球被牵制了一下,24秒违例已经过去了20秒,这让他心中升起了几分紧张,但看到面前挡着的火神,他再次决定起跳投篮。
  “再来试一次吧!”火神猛地大吼了起来,小腿发力,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上升滞留在了空中,封盖!
  球被拍落在地上。伊月夺得球权迅速传给了日向,日向立定投篮,轻松得到三分。
  诚凛开始了反攻!
  帕帕还呆在原地,在三秒违例的最后离开了诚凛的罚球线。
  场外,绿间眉头一皱,说:“这个火神,不太简单。”
  高尾好笑地说:“那是,他不是小真看好的那个人的搭档吗?对了,那个搭档没来?”
  绿间摇摇头,继续看向了火神。
  现在已经是第二节的最后一分钟了,火神持球对上了拦截的帕帕,帕帕脸上不甘,似乎想断下他的球或是让诚凛的球队违例。火神眼色一闪,见24秒违例已经到了22秒,便不再犹豫,运球击地冲到了新协的罚球区,小腿肌肉突然绷紧。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帕帕失态地吼了出来:“别开玩笑了!”随即也跳了起来,借着身高优势达到了同一高度,手在碰到球之后,却因为无力被带着在空中滞留甩到了篮下,跌坐在地上。
  火神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展现出了超强的滞空能力,眼中却晦暗不明,只盯着篮筐不放。
  在哨声吹响之时,将篮球大力压下!
  无人可挡!
  帕帕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眼睛直视着火神的眼睛,嘴唇抖了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新协的队长跑到了帕帕面前,将手递给他。在他撑起来的一瞬间,帕帕又倒了下去,一双腿不停地抖动。
  “不、不行……我得下场……不打了……”帕帕眼睛一直盯着回到休息席的火神,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
  “小真,那个留学生怎么了?”高尾看帕帕被扶回了休息席,连队服都脱了下来,脸上满是疲惫,禁不住说,“真脆弱。”
  “不,这就是那个火神不简单的地方。”绿间语气沉重,抓住高尾的领子将他拖离了栏杆。“回去吧,我们遇到诚凛,会是一场硬仗。”
  高尾挣脱开来,嘴上嘀咕了两声,问:“那小真遇上火神,谁赢?”
  绿间睥睨了他一眼,“你说呢?”
  高尾笑嘻嘻地说:“我看当然是我们秀德赢啦。”
  “不一定……”绿间抬起手松开,看着滚滚铅笔出了神。“不一定……但现在是一定。”
  失去了王牌的新协,只能用原来的阵容对阵诚凛,最后以二十分的差距落败。
  直到火神离场,帕帕才松了口气,笼罩在心头的威慑感才淡了下去,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无法抹消掉这样的心理阴影。
  “做的不错,火神。”丽子鼓励地说,“不过这一次暴露太多了,下一次你就替补吧,不用主发了。”
  火神虽然有点意外,但也没有像其他人想的那样一蹦三尺高。
  分别后,火神再次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小腿,试着绷了绷肌肉,才拐进了一个学校附近的篮球场。
  从包里拿出篮球,他对准篮筐,猛地将篮球扣了进去。篮球架不堪重负地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火神被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
  球在地上弹了两下,落入了公路前的黑暗里,一只手伸出来阻住了篮球。
  他缓缓从藏身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我说呢,之前一直感觉很奇怪,原来是这样。”火神舒出一口气,感觉心上沉甸甸的重荷在此时解开,令他浑身舒爽。
  火神转过身,面对着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平淡无奇的脸,自信的笑容又一次张扬地展开。
  “等你很久了!”

评论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