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9

PS:写得超级不走心……没办法凑合一下吧。 正邦前是一个空窗过渡期……所以也不知道究竟要做些什么。

 

 第九章 超越极限

  傍晚的路灯明明灭灭。
  火神兴奋地又灌了几次篮,而黑子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圆圆的眼睛随着火神的起伏一动一动。
  “火神君,你的极限是多少?”黑子在火神再一次压下篮球之后,平静地说。“每一次都跳到最高程度的话。”
  “啊?我怎么知道。”火神诧异道,“你知道这些做什么?”
  “我们在东京的赛区,需要面对奇迹五人中的青峰大辉和绿间真太郎。”在说到这两人时,黑子的情感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只是提到了两个无关的路人。“他们很强。面对绿间时,需要你不断地封盖。”
  他顿了一下,才说:“火神君,你在这里试试极限。”
  火神翻了个白眼,把篮球丢到他怀里,就离开了篮球场。黑子在夜里坐了一小会儿,就运着球来到了篮筐之下,瞄准投球。
  虽然距离比三分线要近一些,但球只是弹了一下便落到了地上。
  至少没有三不沾吗……黑子轻轻吸了口气,把球拿回来,在罚球线上立定,左手向上扶住球,右手掌附在了球背面,凝神盯住篮筐——
  “喂,黑子,还在不在?”
  黑子的瞳孔缩了了一下,从容地把手放了回来,只是单纯地将球投了出去,还是没有进。
  火神的脸上沾了些水,把之前打球出的汗都洗了干净。
  “刚刚打了比赛,现在我最多试一下跳跃高度。”火神拿起球,认真地说。
  黑子点点头,往后退了一点,给火神留下了足够的发挥空间。火神把球在地上拍了拍,小腿突然绷紧,猛地跳了起来,气势仿佛一只出笼的猛虎!
  黑子却蹙额,不怎么满意。
  “再来一遍。”
  火神脸抽了抽,但还是再跳了一遍。
  黑子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对翘首以待的火神说:“火神君,你试过超越极限吗?”
  “还能不能再高一点?”黑子补充。“就像今天的比赛一样,超越自己的高度,更高一点。”
  “你看了比赛?”火神有点怀疑。
  黑子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以你今天的高度,还够不到绿间君的射篮。”
  见火神面上出现了惊讶和斗志昂扬,黑子微微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篮球场。

  第二天,火神来到教室时,发现黑子坐在了他后面一直空着的位置。老师对此不置一言,火神也决定不去越俎代庖,而且他对于黑子能坐在他身后也比较高兴。
  在他向黑子打招呼的时候,黑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就又埋首到了一张纸片中。火神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就被老师喝止,只好不了了之。
  下午部活时间,他来到篮球馆的时候,听见了一阵嘈杂声。
  “开玩笑的吧……都要比赛了还这种训练法……”
  “感觉好厉害……”
  “这上面的项目……能做到吗……”
  火神走进来的时候,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每一个围在一起讨论的人都看向了他,眼中有不同程度的怜悯。
  “诶?前辈们都怎么了?”火神疑惑。
  日向的镜片闪过一道诡异的流光,他走过来拍了拍火神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好好干,对上奇迹就靠你了。”
  再看向其他前辈,也俱是一副悲天悯人同仇敌忾的表情。
  “到底怎么了啊……”火神挠了挠下巴。
  “好了,所有人,到这里集合!”丽子吹了一声哨子,大声喊道。
  在所有人都站定了之后,火神突然举手报告:“教练,黑子不在——”
  “我就在这里。”黑子戳了一下火神的腰,让他浑身一哆嗦,才发觉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边的黑子。
  “好,今天有两件事宣布!”丽子再次吹了一声哨子,尖利的哨声让众人安静了下来。“第一件,热烈欢迎我们诚凛篮球部双王牌之一,11号黑子哲也回归!”
  响起了掌声。
  “第二件!黑子你来说!”
  “是。我向教练申请全权负责火神君的篮球训练。”黑子说。“以这张纸上的训练内容作为参照。”
  “申请通过!黑子把单子给火神看看。”
  火神接过那张纸,说:“原来你上午就是在写这些吗……”在看清楚纸上写的内容之后,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他想起了刚刚前辈说的话,话里原来满满的都是“节哀”两个字。
  “黑子……”火神举着纸,艰难地说。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黑子平淡地说。“在同一时间里,我也会与火神君一起训练,并加强合作。”
  火神有火发不出,只好郁闷地死死盯着纸张,好像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
  “火神,上面的内容我看过了,我觉得很适合你。”丽子严肃地说。“我也希望你能为后来的比赛做好准备。”
  “与秀德的比赛,不会那么简单。”黑子凝神盯着火神的眼,坚定地说,“绿间君的潜在能力是我唯一一个看不透的。他现在的发展,我无法预料。”
  “但,我们不会输。”
  黑子的眼神缓缓放柔了下来,低声说:“我相信你,火神君。”
  火神愣住了。
  但很快他又放松了下来,笑着用手覆上了黑子的头,使劲压了下去:“开什么玩笑,当然是要相信我们啦!”
  丽子见状,也安心了下来。
  “那么,第三件事!东京预选赛排位下来了!前面的队伍由前辈来对付,直到正邦开始。所以,火神和黑子!你们要最大限度地利用好这一段时间!”丽子眸光一闪。“两星期,做得到吗!”
  火神抖了抖眉毛,大声地应好。
  “好……”丽子抿嘴笑了笑。
  “好了,安心地去练习吧。”日向说。“之后两星期的比赛就交给我们。”
  火神有点崩溃地说:“每天五千米……”
  “六点起来。大概花不了三十分钟。可以锻炼耐力。”
  火神瞪了一眼黑子,继续说:“不坐凳子扎马步一节课呢?”
  “锻炼耐力,加强下盘力量和稳定性。”
  你怎么不说增强性/欲呢?火神瞪着眼睛腹诽。
  “也可以这么说。”黑子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冷扫了他一眼。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单子。”黑子把另外一张纸拿出来,内容轻松一些,训练的侧重却不同。“这一张训练爆发力。如果火神君选择这一张,那就必须要在十分钟内击垮绿间君,在休息两节之后再上场了结战局。”
  被黑子平静的脸注目着,火神莫名地心虚了起来。
  他咬了咬牙,将两张纸都夺到了手上。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黑子的嘴角露出了浅淡的笑意。

  在那之后的两个星期,诚凛篮球部的人就没有再见到火神。
  只是在有时候课堂上的碰面中能够偶尔看见。
  据降旗称,火神身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就像是从一只稚嫩的小老虎,蜕变成了有着锋利爪牙、也有着充足的耐心的猛兽。
  仅仅两个星期的磨砺,就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这令他们啧啧叹奇。
  黑子一如既往地与火神出双入对,不断地增强着默契,身上的变化不是十分明显,但存在感的确越来越飘忽不定了。
  在两星期的高奏凯歌之后,诚凛迎来了东京的倒数第三场预选赛。
  诚凛VS正邦。

评论 ( 4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