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0

  第十章 擦心而过

  入场时,火神注意到黑子落在了后面,便自然地放慢了脚步。
  黑子捏了捏他的手:没关系。
  火神没有说话,只是回捏了一下,暗暗鼓励。
  黑子想了想,捏了两下。
  保存实力,两犯下场。
  火神一惊,回捏两下,力气用大了一点:我怎么可能两犯!
  黑子捏了一下,收回手,不动声色地给了火神一个手刀。他对于火神十分了解,所以这一记手刀准确地切入了两块坚硬的肌肉的缝隙。
  火神一惊,忍不住弯下腰。怒目瞪了平静的黑子一眼,火神心中却冷静了下来,说:“没事,我会注意的。”
  黑子点点头,在走向赛场之时,紧紧盯着对面的正邦,特别注意了津川智纪。津川智纪此时正在兴奋地冲火神看,同时挂着他的“津川smile”,像是暗怀鬼胎。但知悉后续发展的黑子十分淡定地笃信,津川一定会用来防守在上一场比赛中以罚球线起跳扣篮而大出风头的火神。
  “我会去和教练说。”黑子说。“津川不是你的对手。”
  火神猛地把自己的手砸在黑子头上,那种感觉不像揉而像是击打。“那是当然的吧,否则这些天我都在做什么啊!”
  黑子嘴角不易察觉地动了动,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很快,秀德也即将入场。黑子瞥了那边一眼,在绿间出现之前转身进了厕所。
  还不行。
  “哟,你就是诚凛的黑子哲也吧?”
  在他洗手的时候,他微微偏头看了看后面。一个穿着胡萝卜颜色秀德队服的人撑在门框边上对他说。
  见他不搭理,高尾和成笑了笑,说:“小真那闷骚可是天天念叨你诶,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黑子默默地洗完手,再烘干,完全忽略了高尾口中的絮絮叨叨。但在离开的时候,他背对着高尾,说:“高尾君,可以帮我给他带一句话吗?”
  他的声音中听不出情绪。
  高尾微笑着等待下文。
  “我回来了,不要多想,我们不会输。”
  他离开后,高尾笑着捋了捋头发,在镜中审视了一下自己,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
  “小真,我看到你的同伴咯。”高尾高声说。
  绿间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将球抛进球篮,扬起了高高的弧度。
  “真的,之前都没看见。”高尾兴致来了,降低了重心挡在绿间面前,趁势夺球。
  绿间迅速后退一小步避开攻势,起跳投球。出手十分高的抛物线三分球凭高尾的身高和弹跳力基本上盖不到。他后退两步,看着球沿着一条惊人且漂亮的弧线空心入篮。
  “手感到了吧。”高尾对着那边用可怖的眼神望着他的队长大坪泰介,投降似的举起手耸肩。“那就行,我还帮他给你带了一句话,要听吗?”
  “等会儿还需要在比赛中确认。”绿间只回答了前半部分提问。
  “好吧,好吧。”高尾勾起了一个笑容。“‘我回来了,不要多想,我们不会输’就是这样……真是的,这样看上来好像是三句话啊,我好像亏了……总之如果能对上他们就在篮球上找回来吧。”
  沉浸在如何断掉那个幻之第六人的球的演练中的高尾没有注意他们任性的王牌大人。
  也自然没有发觉他眼镜掩盖的脸下毫无掩饰的可怖震惊。
  “我去看看。”绿间把球丢给高尾,看似平常实则神色匆匆地走出了赛场,直奔诚凛。
  “他又去干什么了?”宫地清志一脸不爽。“给不出理由回来就拿菠萝砸他!”
  “记上一次任性好了,反正今天还没用。”大坪说。“等会儿比赛说不定就不会……”
  “放心,他应该是去找他曾经的队友叙旧了,那个幻之第六人。”高尾笑。“赶得回来,反正比较近。”
  “而且,他今天运势第一哟。”
  “我又不信这些。”宫地摇摇头。
  绿间赶到诚凛这一边时,正好赶上了津川向诚凛发起挑衅的一幕。火神那个蠢猴子涨红了脸,却没有动手动脚,实在是进步了太多,只是绿间不知道这一点。他一入场,就看向了他旁边的那个人。
  明明存在感低的要死,却总是能一眼就看见。
  说是巧合,绿间自己都不信。
  他手有点抖,但还是拿出了口袋中的那支滚滚铅笔。手上汗津津的,但他擦了擦,铅笔照样如新。
  “是……幻觉吗?”他深吸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眼镜,就走了下来。
  他身上还穿着秀德的队服,走在日光灯下显得格外显眼。他看到了黑子,脚下迟疑一瞬,正想走过去,正想应该说什么、打什么招呼。却看见因四周寂静转过头的黑子,看到他时脸上一闪而逝的厌恶。
  大概还有一点憎恨。
  这一眼恍若隔世,让仿佛还沉浸在幻梦中的绿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球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球击在地上的沉重响声、左右传来的哨声、呼喊着的回防声。
  计分板上闪动的数字、那边教练的模糊身影、队友跑过他身边在眼膜上留下的残影、球弹到地上的样子、观众席上兴奋的观众。 
  这一刻,他的感觉好像与之前重合,变得模糊不清。
  “绿间君?”
  黑子轻轻唤了他一声。
  仿佛从幻象中抽离,眼前的景象支离破碎下去,显出了还离他远远的、恍若咫尺天涯的黑子哲也。
  “‘我回来了、不要多想、我们不会输’,是吗?”绿间闭上眼,默念。
  “你回来就好。”绿间推了推眼镜,站在不远处微微低头俯视,对上黑子古井无波的眼,把心中的一切波涛汹涌都暂且压下。“我们也不会输。”
  黑子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我等着。”
  就这样。
  绿间毫无留恋地转身,黑子也漠然地转了回来,对火神说:“火神君。”
  没有下文,但以他们的默契足以猜出来是什么意思。
  火神皱着眉看了走出通道的绿间一眼,说:“黑子……你和你前队友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你情我愿。”
  火神仔细看了看黑子,他虽然面无表情,却被火神硬生生看出了几丝冷漠。
  在这种赛前却反而沉寂下去的气氛中,诚凛做了赛前动员,在丽子的叮嘱声中上场。
  黑子把黑色的护腕慢慢地戴上了右手,看着上面的标签有些愣神,但在看向火神时,又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
  聚光灯微末的光打在他身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在某些人眼中,他却宛若无论怎样都掩不住的王冕之光。
  在没有人知道的这一刻,失去了踪迹许久的王者,再次归来。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