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1

  第十一章 小隐于泽

  这边,秀德赛场。
  大坪泰介开场跳球轻松拿下,传给了绿间。
  绿间接过球,眼神凝视着球篮,瞄准出手,空刷入网。
  在第一节结束后,他已经进了五个球,引起了阵阵惊呼。
  为了保存体力,他和高尾——秀德的双王牌,就此下场。
  他坐在座位上,思绪飘到了隔壁的赛场,眼中微微有些触动。
  黑子。
  绿间从他的毛巾上拿起了那只他一直好好地爱惜着的滚滚铅笔,注目了一会儿,将它抵在了自己的心口,感受自己心室的如雷鼓动。
  哲也。
  不知过了多久,从再一次相见便开始的窒息感才终于消退了下去。
  秀德的比赛已经到了尾声。这一次没有奇迹,仍是东之王者毫无例外的再一次胜利。

  那边,诚凛赛场。
  开场的跳球,水户部猛地将球掼到了地上,猛弹之下,诚凛抢得球权,迅速侵进对方内线,却一时不慎失球,攻守反转瞬息翻转两次。
  日向此时持球,被春日隆平阻拦的他向前刺探,却差点被狠狠截断。
  果然,今年他们更强了。日向脑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又想起了因伤退场的木吉,心中不适。
  他眼风一扫,余光中发觉了黑子飘忽不定的身影一闪而过,心念急转,在一个向左突破的假动作骗过春日之后,他的手向后一勾,就向伊月传去。
  津川此时正略略挡在伊月之前,凭着教练的策略,在诚凛进球之前他们还需观察,但像这样触手可得的机会他总不能傻乎乎地放过。
  他阻挡着伊月的步伐,同时看着越来越近的球即将触上指尖之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劈手阻断了传球。
  手腕轻抖,他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眼光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力度击在球上,猛烈的气旋切割着每一个人的视野,呼呼地扫过所有还在球场上的人,横扫了半个球场传到了不知何时已经突破防守来到了正邦篮下的火神手上。火神稳稳地接住了这一记长传,突破此时还守在内线的正邦球员,右腿发力猛然起跳,“砰”的一声将球扣进了篮筐。
  他嘴角还挂着恣意畅快的笑容,眼神穿过了半个球场与黑子对上,黑子对他轻轻点头,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
  王牌搭档联手,拿下了第一个两分。
  气势逼人。
  “不错嘛黑子,刚刚的传球感觉很厉害啊。”日向经过黑子时,对他说。“就这样,让他们大吃一惊吧。洗雪去年的耻辱。”说到最后,他镜片上闪过一道犀利的光。
  接下来的两分钟,球权移交得十分快,进球频率也高了不少,但火神与黑子却在第一个进球之后不再活跃,只是防而不攻,但却也给正邦带来了很大的阻碍。在第一节的最后三分钟,正邦叫了暂停。此时比分13:11,诚凛暂时领先。
  “大家,七分钟比赛后有什么收获没?”趁着暂停的时间,丽子拍拍手让大家警醒过来。“刚刚只是在放水,接下来肯定不会这么好得分了。”
  “放水?”小金井张大嘴指着计分板,“这种比分还算放水吗?”
  “的确,正邦这七分钟里防御一直十分松散,没有用上他们一直很擅长的一对一防守,还留了不少的发挥空间。”日向神色略显严肃。
  “他们现在估计要调整战策了。津川一定会被派来防守火神。”丽子说。对面的教练也朝着这里指指点点。“所以,火神,尽量击垮他。”
  “是!”
  暂停结束,正邦重新回到赛场上时,果然与之前懒懒散散的模样大不相同。
  津川果然在几次换防之后挡在了火神面前,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火神看到右侧黑子被一个队员挡住,却又在诱导后消失了踪影,心下熨然。
  “喂,听我说话没有?”津川有点不满意地说。
  火神睥睨他一眼,突然笑了:“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话?”他迅速横移,看似向右突防,在津川运用古武术的天然优势完美挡住的时候,脚侧狠狠刮在地面上,整个人就如离弦之箭从左侧即将突破。此时津川却也跟了上来,但在他们即将撞上之际,火神又一次突然后退移向了右侧,成功地接住了黑子截断向他这个方位横扫过来的传球。津川一个踉跄,重心来不及调整差点摔倒。虽然很快就稳住了,但他却追赶不及,只能看着诚凛再得两分。
  他不甘地咬了咬牙,虽然眼神越来越阴暗,但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
  春日看到他这副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两分钟后,火神再度接到传球,但却在突破时遇上了阻碍。津川死死地挡在他面前,无论怎么甩都甩不掉,也没有合适的球路可以传出去。
  津川这次十分聪明的放低了重心,脚迈的幅度也变小了许多,手更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断球。看着焦躁的火神,他脸上的笑容再次扩大。
  此时诚凛的持球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八秒。他心一横,再一次大幅度地摇摆起了身躯,意图再一次突防。但在他两次晃过津川,准备故伎重演带球过人时,津川却猛地追了上来。
  “哔——”
  哨声响起,火神愣了一下,听见自己犯规时,心中火气更盛。
  第一节结束时,诚凛众人皆有些疲累。火神喝了一口水,在第二节开始后三分钟,再次夺得球权。津川仍挡在他面前。
  怎么办呢……火神眯起眼睛,卡位运着球。正邦的防守十分难缠,所以在第一节结束后,诚凛的得分竟然隐隐有被反超之势。而第二节开始,正邦的阵型还是未变,令诚凛处处掣肘,打得憋屈不已。
  火神在一次拍球击地时,突然向前猛冲一下,躲过了津川偷球的手,再次将球击在他们相间的地上,在津川靠近时猛地后退从右边的空隙将球传了出去,此时正好伊月挣脱了束缚,接过球上篮得两分。
  “哔——诚凛换人……”
  火神和黑子被换了下去。
  “怎么……”火神愣了一下,才刚要说话就被黑子拉住。
  “保存实力。”黑子拉着火神的衣角将他带到了休息区,对丽子说。“教练,我发现正邦古武术的缺陷了。”
  丽子的眼睛亮了一下,却伸手制止了黑子的话。
  “中场休息时再说。”
  火神和黑子下场之后,诚凛更加陷入了胶着。丽子看着球场沉思,而黑子却一直在不轻不重地教训火神。
  “刚刚你差点再次犯规。”黑子冷静地为他分析。“你带球过人的时候,津川的重心放得很低,早就预备好了挡住你的路线。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传出去,你就会两犯。一样下场。”
  “是这样。但津川的防守实在太恶心了,一直黏在那里甩都甩不掉。”火神没好气地说。
  “他有一个弱点,就是他的古武术。”黑子说。“如果你在对上他时,速度再快一点,你就能轻松地摆脱掉他。”
  他顿了一下,接上了自己的话:“当初青峰君和黄濑君就是这么做的。正邦没有多少可取之处。”
  在他们这样一边休息一边分析之时,第二节也结束了。此时诚凛已经险些被反超,前辈们回到休息室时也有些焦躁。
  “大家,听好了!”丽子叉着腰气势凛然地说,“正邦的古武术,虽然能够在……”
  在丽子分析正邦的弱点和解决的办法之时,火神悄声对黑子说:“我们下面就不上了?”
  黑子点头:“我相信前辈们能解决。”
  “毕竟,诚凛最擅长的就是跑了。”
  第三节上场,诚凛采用了无球跑位策略。虽然人力完全不足,但这样热络的跑动令诚凛方面的压力减轻了一些。
  但正邦也应用了正确的策略,不断地狙击着诚凛的传球,再一次完全阻断了诚凛的球路。
  三分钟过去,情况也未稍有改善,两方还是在艰难地进着球,但速度简直是令人难堪得慢,甚至诚凛球队已经违了两次例。
  “算了,我上场吧。”黑子平静地站了起来,教练也会意举起了手。
  “喂……你上去干什么?”火神一惊。
  “我能够有效地打开局面。”黑子俯视火神。“你上去说不定会四犯。”
  他们这样轻飘飘的对话间,仿佛只是把防御谤满东京的正邦看做了一个不入流的跳梁小丑。
  “而且,我的视线诱导最长只能连续维持一节半,现在上去正合适。对上绿间君时也得休息,你不行。”黑子说。
  不过,不休息也不是不行。
  黑子上场后果然成为了津川的防守对象。但比起火神来,黑子的步法就精妙了太多。他只是轻轻一晃,利用视线诱导就能够轻松突破断球,速度之快,令球场上的人只觉得自己眼花了一瞬,什么都没有看清。
  有了黑子的诚凛如虎添翼,前半程憋屈的打法发生了强势的逆转,频频入球得分。
  而不管正邦的防守如何严厉,存在感十分之低的黑子也能够见缝插针,在他们不完美的防御间击出破洞。
  第三节结束,分差已经拉开了许多。黑子也被换了下去。
  “你没用全力?”火神递给他毛巾,低声说。
  黑子点点头,对上了对面津川不甘的眼神,回以轻轻颔首。
  分差拉开太大,原本就不太擅长得分的正邦在信心溃散时更是无力挽回,任教练再怎么鼓励换人也没办法再把局面拉回来。
  诚凛的前辈们也是不遗余力地防守着正邦的人,更是把得分死死地拖住,渐入佳境,完全不给正邦反击的机会。
  最后,如日向所说,“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最后得分,定格在了69:58。
  明明是上一年屈辱的败者,这一次却光荣地回到了赛场。
  诚凛胜。
  而在那边的哨声吹响,秀德的胜局也终于毫无意外地锁定。
  终于到来的决战,一触即发。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