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2

  第十二章 大隐于市

  与秀德的比赛接踵而至,比起秀德的游刃有余,诚凛的前辈们都在一场高强度的比赛后有些力不从心。
  而黑子虽然是诚凛的球员中体力最差的人,但他表面看上去却倒是没有什么疲意。
  大概是因为他只是助攻,也没有正面承受正邦防守的压力吧。火神盯着黑子的脸,这样想。
  他们已经移到了另一个赛场。秀德的人早早的就已经在自家的休息区准备,高尾因为在洗手间与黑子的相逢,找到对手的敏锐令他斗志昂扬,一直不断地骚扰着正闭目养神的绿间,但在绿间冷冷的一瞥之后还是消停了下去,转而在脑中不断地练习着如何断掉那个幻之第六人的球。
  “啊啊,糟糕,有点兴奋了。”高尾看到跟在火神身后入场的黑子,忍不住舔了一下干燥的嘴角。“小真,你的队友来了哦?”
  绿间睁开眼,目光却没有偏移。握着那枝铅笔的手紧了紧,他目光幽暗,似乎不经任何犹豫,他就站了起来。
  此时距开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绿间没有注意旁人的目光,只是接过篮球,在距三分线稍远的地方站定,沉静地从缓缓直到爆发地将身体撑起,手臂在最后出手时几乎已经不再弯曲。占据着身高优势,他从初中就开始的招牌一样的高抛投篮,沿着一个美妙无比的弧度空刷入篮,篮球拍在地上发出了别有不同的清脆声响。
  他推了推眼镜,转过身对早有预料的黑子说:“你应该也有一定的准备了,我就直说:当初怎么开始,现在就怎么结束。”
  不,不应该是这样。
  “我的篮球,已经不是你想的那样了。”
  为什么要说的那么决绝?原本想说的是什么?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要在我面前输得太难看。”
  他这时候,话语中不小心带上了原本已经勉强改掉的口癖,尾音也不易察觉地上翘一一。
  绿间突然有点紧张地呼了口气,连忙转过身回去,努力地掩藏自己慌乱的背影。
  但那个熟悉的背影还是令黑子回忆,有很多次,他在黑子面前都会展现这种不易被察觉的心迹。
  那是被他用冷漠掩饰起来的真挚,而在遥远的曾经,他也用这种不着形迹的方式将自己渴望的内心在黑子面前铺陈直叙。
  但在黑子也交付真心,希望可以这样得到一个美丽的结果时。
  又被始作俑者亲手打碎旖旎。
  黑子眼中的怀念快速在超乎寻常的恨意中消弥,却又被很好地遮盖,止于平静。
  回到休息席,大坪难掩恼怒地说:“这是你今天第二次任性啦?”
  绿间沉默点头。想起刚刚的乱语一席,心中泛起了一阵难忍悔意。
  他没想到自己在再一次面对那个人时,心中竟会涌起那么一阵波澜难平。
  他也想起了他们回不去的曾经,曾经美好的回忆,曾经温柔的甜蜜,曾经回暖有余的幸运,在他眼中翻动,令他酸涩难抑。
  或许这就是宿命。绿间在队长带领他们站起时,脑中闪过这样的心绪。
  尽人事,听天命。
  站在场上时,恩怨愁情皆为浮云,剩下的只有分秒必争的信念决意。
  势在必行!

  中场跳球没有什么悬念,秀德的队长大坪泰介凭借优秀的经验占了上风,铁臂微展,将球拍向了秀德。宫地清志握得球权,猛进冲锋,在遇到伊月的阻拦时没有多想,就将球传了出去。此时绿间单独站在诚凛三分线之外,没有人防守。凭借着秀德众人对他实力的信任,看上去这一球势在必得。但绿间没有动,只是冷眼看着半途突然出现的黑子将球截下转而一记威风凛凛的长传,球权移交到了火神手上。火神此时对上了大坪泰介,凭着自己勉强算是天才的弹跳力,进了第一个扣篮。
  见到计分板上诚凛的数字刷新了两分,绿间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一声嗤笑。
  第二个球不再是这么漫不经心。
  绿间跑动了起来,专盯火神黑子和球篮。
  高尾也没有闲着,他找准时机,在黑子想趁机从木村信介手中偷球时挡在了他面前。
  “哟,你应该发现了吧?你是逃不开我的眼睛的。”高尾锐利的眼神中,黑子的身影仿佛无所遁形。
  黑子眼神闪烁了一下:“你的眼睛很厉害。”
  这是真心实意的赞美。
  高尾正因此有点兴奋的时候,黑子身形一闪,越过了他直接截下了宫地给高尾的传球,手腕翻转,传给了火神,这几个动作行云流水般衔接顺畅,看不出一丝纰漏,速度也快到难以想象。高尾被晃得眼花,反应过来时,黑子已经趁机离开了他的防守范围。
  刚刚是什么?他不是只会传球吗?高尾一瞬间突然怀疑起了绿间真太郎。
  只是巧合?
  火神接到传球,原想直接进攻,但却被不知什么时候挡在面前的绿间吓得小小后退了一步。
  ‘火神君,你们在第一节肯定会有至少一次一对一。不要传球。’
  谁会传出去啊。火神在心里腹诽,接着严阵以待,重心谨慎地放低了一些。
  “黑子会选择你,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绿间眼神稍稍放空,明明没有盯着球和火神,火神却只觉他的目光就如芒刺在背,球也像是被锁定了一般,无论怎么运球火神也消除不了会被夺走球权的直觉。
  火神承认,在他动脚的那一刻,他真的有一种忍不住将球传出去的冲动。
  虽然很快就硬撑着打消了想法,但那一刻的逼人压迫感,一直在他脑中消散不去。
  火神将球压低,拍球时稍微使了些技巧,能够勉强保证绿间无法在他运球时截断。他思考了一下此时的对策,最后决定还是直接冲出去。
  他身体直了起来,脚尖向前探出一步,突然又后退半步,迅速地带球向右突破。绿间反应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火神有动作的同时不易察觉地探出了手,将火神的假动作视为无物。火神脸上突然一麻,凭直觉换手运球,差点就没躲过绿间蓄势而发的断球。
  火神突破了绿间的防守,却在松懈的一刻被绿间超越,从左侧的盲点夺过球权,快速运球到了中场。火神被突然出现的大坪泰介阻拦了一下,而到绿间眼前再跳起拦截时已经来不及。匆促跳起的时机本就不好,高度虽然够了但火神的指尖还是没有碰到高速飞过的篮球。
  空刷入网。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猴子一样的扣篮。三分,才是最快速的方式。”绿间推推眼镜,故意躲开了队友惊讶的眼神。
  高弧线三分球,同样也是力量的最强、最优雅、最高美感、最无懈可击的展示。
  之后的三分钟,高尾再一次精准的掌控了黑子的位置,挡在了他面前。这一次他放低了重心,紧紧盯着黑子的一举一动。
  黑子却没有再一次展现出出色的过人技巧,只是看似为难地被高尾阻挡着,心里实际上在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火神在第三次接到了前辈故意让给他的传球时,被高尾顺势偷到了手,传给了绿间。绿间在三分线外起手,却被匆匆赶到的火神跳起封盖,令秀德众人惊掉了一地下巴。
  几乎无解的高弧线投篮,被盖了!
  绿间却早有预料,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嘲讽。
  他早就知道了解他的黑子哲也会利用火神的弹跳力,打造出一个足以与他对抗的敌手。
  但以为绿间真太郎就只是这样吗?
  第七分钟时,火神扣篮,再得两分。
  急着回防的他们,没有注意到绿间的持球,直到火神被拉了一下衣角,才回过头来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绿间的起手式仍然是高抛三分,但隔了整个球场的投篮,几乎没有人见过。
  几乎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盯着这一颗篮球,没有人想着去拦,绿间瞄准的时间变得比往常长了许多,但在出手的一刻还是一如既往地迅疾。
  球抛出高高的弧线,完美地沿着仿佛演算了无数遍的轨迹长了翅膀一样向球篮飞去。
  空刷入篮。
  球与球网摩擦的时候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接着弹在地上。
  “我的射程,是全场。”绿间冷静地说。
  但他眼底深处却闪过了一丝讥讽。看到黑子平静如初的表情,才显得稍微满意了一些。
  不管怎样,篮球还是要打下去。只是在这之后诚凛就不再在回防时放弃紧盯绿间了。
  最后十秒,在诚凛的三分线外,高尾将篮球从黑子眼前抢先截下,向他笑了笑,转送给了绿间。
  在他接过球的一瞬间,火神就匆忙赶到,在他刚刚预备跃起投篮时就跳了起来,身影铺天盖地。
  绿间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嗤笑。所有人还在诚凛罚球线之内区域的人都听见了。
  他刚刚跃起的动作只是维持了半程就复位,他也趁势向后退了半步,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只是这样吗?”
  他再次作势跃起,火神脚尖一转,别无选择再次跳起封盖,但绿间却又只跃了半程,而再一次抢机在火神没落下时跳起。
  黑子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他的起手式变了一下,从刚刚火神预备封盖开始他就没有瞄准的时机。
  不会中?
  不知道为什么,黑子心中竟有了一种捉摸不住的惶然。
  绿间跳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勾。
  手轻轻一抖,球就被送了出去,火神连忙伸手封盖,但他的时机把握得太准,球从手上低低飞过,没有沿着一条赏心悦目的弧度,却令每一个看见了这一幕的人相信:此球必中!
  “我的入球率,是百分之百。”
  黑子微微睁大了双眼。
  “黑子,你以为我的篮球,”
  球沿着普通的、似乎完全能被高一点的球员盖到的高度弧度向球篮飞了过去,半空中下落,在第一节的哨声吹响之时,空心入网。
  “是什么。”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