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Part 8 观星 >>>1

  在上一次短暂的富士山之行后,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因为家里没有人,业也乐于天天和渚泡在一起,渚也就顺其自然,在炎炎夏日中整天都呆在清凉的咖啡馆里,偶尔看看对面的人赏心悦目。
  他的光明正大的偷看之举丝毫不加遮掩,导致几乎每一次渚都能被业发现,然后在业兴味盎然的直视下面红耳赤地再次埋首面向作业。
  虽然每天都很单调,但渚觉得很充实。
  每一次他看向业的眼眸时,他的心中都能感到无比满足。
  就算他看的不是渚,永远都看不见渚,渚大概也能感到很满足。
  因为我们不是同一路人。
  所以,就算只有这一点交集,对我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他在给自己的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两句话,然后将整个本子拆解开扔进火里,微微笑着看着它在火中快速消失,黑色灰色的灰烬在火光中起舞。
  当然,每一次被数学题难住时,渚都会忍不住想:他不需要做作业吗?
  接着他又会自己解释说:业君是学霸嘛,肯定早就做完了。
  像这样自问自答的脑补环节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但渚还是乐此不疲。
  曾经的十几年都是这样过去,现在也没什么不同。
  “渚君,快看。”
  这一天本来也是这样。
  “天文台?”渚凑近手机看了看。“终于修好了啊,我还以为还要拖半年左右呢。”
  上面的讯息写着本市新开的天文馆,这两天免费开放,可免费观星。
  “你是多久没去新宿了?”业收回手机点了点。“三个月前就差不多能开了……啧,还得预约,真麻烦。”
  “我十几天前才去过呢……业君,你要去看看吗?”
  业似笑非笑地说:“那当然咯。而且我们不一起去?”
  “这个……”渚犹豫地看了一下桌子上平摊的作业,虽然这一本快做完了但家里还有厚厚的一摞完全没有动过。
  顿了顿,他铁了心地说:“那还是一起去吧。”
  “诶?可是我没有订票啊。”业惊讶地说。
  “……”
  “开玩笑的。”业微张着嘴小小地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抛下渚君一个人跑掉呢。”
  渚看着他露出的一点洁白的牙齿恍了恍神,心中的一点尴尬的气焰终究还是匆匆地消散了。
  天文馆刚开业,犹如超市降价促销的免费观星活动自然吸引了许多假期里闲来无事的学生。业渚两人虽然手比较快,但还是只能排在这一天的晚上。
  “蛮不错的嘛,晚上反而更适合一些。”
  “但是得看是什么时候啊,八点钟去看也太晚了一点。”渚抽抽嘴角。
  “反正渚君应该不在意这些吧,母亲也不在家没有禁令。”业饶有兴趣地挑挑眉毛。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时间在闲聊中过得很快,虽然渚一直好奇着为什么业能够天天闲得没事干,但出于自己本身除了作业之外也是闲人一个,他也就放下了心理负担专心致志地陪着赤羽业到处转。有时业不想和他一起,他也就乖乖待在家里啥也不管。
  从国一开始,渚就觉得和赤羽业待在一起应该会十分开心。
  虽然赤羽业总是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但很烦人的小玩笑,但没有损害他们的真正利益,渚有时也能够找到时机反击回去,看到原本处变不惊的骄傲的人被自己吓到,身为男子汉的尊严能够让他心中十分有成就感。
  而且他们的关系能维持到现在,也不是偶然。
  他们心中都有自知之明。
  该触碰的,不该触碰的……都各自心里有数。
  他们也的确从来没有试图试探对方,只是默默接受着对方愿意退让的隐私空间。
  该说是惊人的默契吧。
  从初一下期的那件事之后,渚就在业的默认下,渐渐退出了业的生活。
  潮田渚心中向着赤羽业。渚觉得业应该知道,也不应该知道。原本按他的分析,业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会再次与他产生任何交集。
  但他们的交往,意料之外,情理之外。
  不啻一场冒险。
  来到新宿附近时,渚脚下停顿了一下,才迈入了新宿的区域。
  他走在业的身后,所以业一开始没有发现。但在走了一段路之后,业一回头,才发觉渚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后面,心不在焉地走着,头望向了天空……不,应该是高处的楼层,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业折返了回去,走到了渚的面前,他竟然还没有发现。
  “喂,渚君,你在看什么呢?”
  “呜哇!”渚很明显地被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才站稳,“没什么……”
  他视线一转,瞳孔微不可闻地紧缩了一下。身着毛领大衣的瘦削男子站在人群之间,靠在金属立柱上,微笑着回看了他一下。
  相隔不远。
  “那个……我们先走吧。”渚拉起业的手,业疑惑地歪了歪头,眼神落到了刚刚渚看的位置。
  “你好,好久不见了,小渚。”面容清秀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虽然说着‘好久不见’,但微笑中却完全不见怀念。“这位是……”他看到赤羽业的时候,表情不变,却多了几分趣味。
  “你就是赤羽业吧,真是凑巧。”男子很快就认出了他。
  “久仰,折原先生。”业勾起了一抹揶揄的笑容,伸出了右手。
  折原临也也伸出了手,轻碰一下便分开。
  “那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业把渚拉了过来,牵起手不容置疑地向临也道别,就很快隐没在了人群里。
  被留下的临也把双手揣在兜里,良久才笑着说:“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他微笑着,走向了相反的人潮中,任凭单薄的身影被快速淹没。
  天文馆里没有出现人挤人的现象,但人群十分密集,导致业一直有些微沉着脸,拉着渚在人群中穿梭。
  “业君,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渚躲过了好几个扑面撞过来的人,拖着业强迫他放慢了速度。
  业疾驰的步伐停下,转过头来首先叹了口气,说:“渚君,你认识的怎么都是一些麻烦的人啊,真是让人不省心。”
  如果这是漫画,那么渚此时脸上肯定会落下一排黑线:“业君才是吧,上一次的RPG剧本不就是找临哥拿的吗。”
  “临哥?”关注点显然错误,业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也跟他两个妹妹学成这样?当心被卖了都不知道谁干的。”
  “我知道啦。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嗯……晚饭我们吃过了,所以现在就看展览消食吧,两个小时应该很快就能过去。”业牵着他的手,因为这里人少了一些,放慢了速度。“他们的天文馆装潢比较新颖,也值得一看。”
  天文馆很大,不是他们一时半会儿就能看得完的。所以两个小时过去,渚和业也仅仅逛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内容。天文馆内窗户很少,修的也比较高,所以直到走到楼梯处,看到窗外透出的星光,渚才意识到夜晚的到临。
  在大概七点的时候,天文馆内就打开了灯,所以也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有多快。
  渚这时候才感到有点累了,停了下来。
  “怎么了?”走在前面的业也停了下来,虽然年龄相仿,能掀翻校外众多的小混混的他的体力明显比渚好得多,现在看来精力仍十分旺盛。
  他见渚没有回答,想起一个可能,笑着说:“渚君,你不会是累了吧?”
  渚抽了抽嘴角,没有回答这丢脸的问题。
  他们逛的这三分之一,还是慢慢走着看的呢。
  说累了的人,要是是个体力比较差的女生还差不多。
  “我没有,只是鞋子里进沙子了,现在好了。”渚面不改色地走到了业身边。
  业略显惊讶地瞥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关系,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上去吧。”
  他们用客户号在机器里取出来了身份磁卡,在电梯上一刷,就直达了顶层的观星台。一架天文望远镜静静地放置在正中央。顶端的空间呈半球状,半球上端的一半位置被截断,以供观星。
  “哦,口径蛮大的嘛。”业拍了拍望远镜,轻佻地说。“看着这里,其实我在想,如果有人从这里跳下去该怎么办?”
  “应该会有保护措施。”渚走到透明墙体旁,用手伸过去想触碰,却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住。“看吧。”
  业饶有兴味地环视了一下附近,调整了一下望远镜,将它对准了被繁星点缀着的深蓝天幕。他看上去精于此道,所以调整的姿态十分从容端正,虽然年龄还小,脸长得稚嫩,但令人看着很有特别的风范。
  他凑到镜头前面正姿看了看,探头出来说:“怎么不过来?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天气不错,正好适合看星星。”说到最后,他笑了笑。
  渚过来的时候,他让开了一点位置。渚扯过之前的人用过的小板凳,坐在镜头前,业站着帮他调整镜头。
  “怎么样,看到了吗?”
  渚本来想扶住镜头往前凑着看,但碍于业在调整,他只能把凳子搬近了一点。
  他入目所见,只有一片茫茫的黑色,远处还有着一点点微光。
  “唔,没看到什么。”
  “嗯……我来吧。”
  他们换了人,业首先用寻星镜不断地微微调动,过了一小会儿,他轻轻调整了主镜的焦轮,看了一小会儿,就让开了位置。
  渚再看向镜头时,看到了一颗星星。
  通体赤红的星星。
  “这是什么?火星吗?”
  “谁知道呢。”
  业往旁边看了看,也搬过来了一个小板凳,坐在渚挨得很近的旁边,两个人换着观察,不断地调整着镜体,在闲聊和观星中,很快就把太阳系地球附近的行星给粗略地看了个遍。他们在土星和木星上停留的时间比较久。
  对于土星的小行星带和木星表层的氢氦气态物质,他们的兴趣都十分之浓。
  “我之前玩过一个游戏,叫做‘好吃星球’,里面就有吃掉宇宙的内容,从地球上冒出来之后吞掉小行星带,我还在纳闷为什么突然就跳到土星去了呢,结果还是在地球附近的样子。”
  “那个我也玩过,虽然无聊了点,但还是蛮有趣的,如果有时间,其实我还想尝试能不能观测到银河系暗物质。”
  “业君,那怎么可能啊,暗物质应该是看不见的,不是得用射线和GPS之类的东西才有把握……”
  “噗嗤,你还真当真了啊?”业低头小声笑了起来。
  渚大窘:“业君!”
  “好了好了,说起来我们的时间也快到了,再不下去估计馆长要来赶人啰?”业把自己的板凳随手放在一边,脸上笑意微浓。“走了吧。”
  渚还有点气鼓鼓地站了起来,用磁卡电梯直达一楼。馆外星光不如顶部璀璨,但也是少见的繁密。星光灿烂之下月色悄然无踪,令渚有点兴奋又有点失落。
  他回头看了看,刚刚他们待着的地方仿佛不存在一般,凝神观察才能发现上面还有一个貌不惊人的透明球体。
  “业君,天文馆只在这几天免费开放观测台是吧,那这几天之后呢?”
  “谁知道,也许是要收费,也许……”业侧眼瞥了瞥渚,“就这样关闭了也说不定,我看那边的保护措施可不是一般的严密。”
  “嗯……”渚微微有点沮丧。“其实说不定真的看得到暗物质呢?”
  “想多了吧,渚君。”业轻轻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回家吧。”

评论
热度 ( 9 )
  1. 爱笑三毛猫太阳黑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