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3

  第十三章 幻影薄纱

  “火神君,情况大概有点不妙。”黑子跑到火神旁边,说。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不少,也大概明白了绿间有恃无恐的原因。
  只是,他没有想到,绿间真太郎竟然真的愿意放弃自己一部分的高抛投篮。
  也对,许下的约定,可能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理解。
  黑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戾气,但满溢的仇恨,却压不住心室中的一阵沉闷的隐痛。
  “绿间君的那一次投篮,在之前的比赛中都没有出现,估计是有备而来。”
  而且是专门为诚凛的王牌而准备的。
  他知道黑子观察力过人,所以故意将起手式展示在了黑子面前,让他看清两次的不同,以打击信心。虽然有微妙的不同,但以火神的反应能力绝对没有办法观察出来。两次的差别十分微小,如果遇上火神的拦截,可以巧妙应用,用不同的变换方式得分。
  这样得分过程虽然有些不同,但风险却降低了许多。绿间作为秀德的MVP,如果坚持用高抛投篮和火神对抗,得分能力会大大降低。像这样灵活的得分方式,更加可以把他的价值发挥出来。
  虽然心中有点抵触,但此时的黑子还是不得不承认:绿间真太郎,自升入高中后,就成熟了许多。
  他的高抛投篮,优缺点分明。优点是出手无法封盖,入球漂亮,再加之他本身的百分百入球率,能够轻易地击垮对手的心理防线。但缺点在明眼人面前也是十分明显的:他的瞄准时间比一般的投篮要长,长的时间与距离有关,如果封盖,就会留有充足的时间。虽然这对普通人来说,基本上完美无缺,但火神不同。
  而他现在的投篮,不需要瞄准时间。加诸刚刚他说的“入球率百分百”,提醒了黑子,让他肌肤上扫过了一丝凉意。
  虽然还不知道他这种投篮的射程多远,但如果只凭这两种球,他三分线到中场的这段距离大概是无敌的。
  没有除了火神之外的人封得住他的高弧投篮。火神无法封住他的快手投篮。
  所以,如果是为了得分,他会选择这样的变换方式,而为了击溃诚凛,他会选择高抛投篮。
  黑子将自己的分析一点点说了出来,但心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为什么绿间君会选择在这种时候用这种方法得分?
  按往常来讲,他大概会选择用高抛投篮与火神君死扛,像这种天赋高的选手,他一般都乐于用自己的投篮击溃。
  瘫冷脸,恶趣味。
  “所以,我觉得教练会让你快速得分,来一场得分交战。我则会负责狙击高尾,截断他们的传球配合。”黑子说,“也就是,我负责绿间君和高尾君。”
  “喔,不要太大意了。”火神看着他,突然伸出了拳头。
  黑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将自己握成拳的手不轻不重的撞了过去。
  “加油。我会尽力配合。”
  第二节一开始,黑子就稍稍改变了步伐,放慢速度等待高尾挡在他面前。余光却察觉绿间再次与火神杠上,看见绿间压低的重心,他不易察觉地皱了眉头。
  “在看什么?”高尾在此时切断了他探究的目光,“这次不会让你轻易突破了哟。”
  虽然言语仍有些轻佻,但黑子听得出来其中的认真。
  “不过,小哲,你还不打算下场吗?”高尾伸手接住了传球,笑着说,“我现在可是能够很轻易就发现你了哦?”
  在场外的丽子看到黑子躲过高尾,去偷球时却被避开的时候,狠狠蹙额。
  “Misdirection快要失效了。”她轻声说。
  教练的忧虑,掌控着自己身体状况的黑子当然也知道。
  而且,体力不足也是一件麻烦事。
  在又一次看到绿间挡在了火神面前时,黑子轻轻呼出了一口气,转过头对高尾说:“这一次我不会下场。”
  “诶?”高尾饶有兴味地挑起眉头,“打算放弃了吗?”
  黑子闷不作声,脚下步伐向前刺探半步,又迅速收回后退。在一节的僵持中高尾被突破了许多次,也确定了第一节的果然不是幻觉。他知道黑子接下来会使出迷幻步,眼神厉风一扫,就跟了上去,但令他惊讶的是,黑子却真的只是后退了一步,又突然上前半步,在始料未及的高尾下意识往后倾时身体微微一晃,高尾就摔在了地上。
  黑子没有再抛给他一眼,只是站在那里向下看,明明不高,神色从不凌厉,此时却气势逼人。
  高尾坐在地上,一直愣神没有爬起来,背上被冷汗微微浸湿。
  他没有看清黑子的动作。所以他也没有发觉自己失去重心的真正原因。
  黑子离开他的防守区域,前去断球。
  之前还在庆幸黑子哲也的视线诱导被破解的秀德众人,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网膜中又印不上了那个幻之第六人的身影,在毫无所察的时候,他们的球又被一次次地夺走。黑子的身影在众人中穿梭,但在看见了火神和他对面的绿间时,心念一转,在截下球时停下了脚步,将球向后运去换手躲过了高尾的拦截。
  在其他的人还在惊异于他的持球时,只见球在地上拍击一下,仿佛时间停止。
  一阵劲风刮过高尾的两颊,他来不及惊讶,下意识迅速伸手触向那个近在咫尺的篮球。但手指却穿了过去,下一刹,篮球的影像消失,他愣在原地,看着黑子穿过他奔赴篮下,手掌抵在篮球上,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所有人愣在原地看着他动作的人都觉得眼睛一花。
  “砰唰”
  诚凛的计分板跳动了一下,刷新了两分。
  原本重心拉得很低的绿间支起了腰,推推眼镜,露出了富有挑战色彩的表情。
  “黑子,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黑子回头,离绿间不远的他听清了那一番话,点头:“彼此,是我之前小看了绿间君。”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黑子忽然回身断下了一个传给绿间的球,反手传给火神,最后一秒,火神跳起投篮,大坪泰介没能阻挡,诚凛再次刷新两分,哨声响起。
  第二节结束,诚凛对秀德,58:58。
  黑子和绿间在最后的两秒中对视,在哨声吹响后,黑子果决地回身,收回了不善的目光,忽略了心中的微微刺痛。绿间看着他的衣角翻起又落下,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黑子,你下半场……”丽子在鼓励了其他人几句之后,迟疑地说。
  “接着上场。”黑子看着她无奈的神色,安慰道,“我和火神君一定能解决好,请前辈们放心。”
  等到丽子转过头,他又转而严肃地对火神说:“火神君,我想……你应该猜到了吧。”
  火神皱眉,点头说:“他不像是在单纯的得分。”
  “是的,我觉得,绿间君应该已经转型了。”黑子说。“果然,绿间君已经成为了优秀的得分后卫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黑子凝神盯着他,蓝色的澄澈眼眸中的深意仿佛能将他的注意都吸入深渊:“火神君,那一招,是时候用出来了。”
  “现在?”火神有点犹豫。
  黑子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但正因如此,他才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现在。”黑子垂下眼眸。“我会全力配合。”
  火神的左眼皮突然一跳:“你该不会……”
  黑子点头,止住了他的话头。
  第三节开始前,火神精神百倍地走上了赛场,亢奋的气息穿过半个赛场传到了秀德那里,让所有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怎么觉得有点不妙啊……”高尾喃喃。
  “回神。”绿间回了火神一眼,说。“黑子没下场,他们会出新招。你挡不住黑子,这一场比赛就注定会失败。”
  “哇,小真你怎么杀气这么重?”高尾夸张地说,“不过你怎么这么有自信?不是不会输吗?”
  绿间的眼神飘到了黑子头上,轻忽忽地说:“你应该见识过黑子现在的水平了。”
  高尾心下一沉。
  绿间会变,黑子也会变。
  只是他们彼此那么惊讶,只是都觉得对方都会如自己所想,永远都如回忆一般纯净、永恒。
  绿间闭上了眼,有点难受地紧了紧。
  当初那个抱着篮球,逆光向他微笑的影子,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第三节伊始便是速攻,视线诱导已经基本上没什么作用的黑子迅速闪身夺球,步法奇幻,一个侧移将手中的球传给了火神。
  火神接过球,对上了距他不远的绿间,他向绿间笑了笑,一个快步闪身切入了宫地的左侧避开他的断球,在高尾准备顺便偷个球的时候突然标准罚球线起跳。
  空中漫步被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但这一次不同,他张大了嘴发出了生理性的吼叫,在一个瞬间仿佛在空中停滞住,持球的手臂弯成了强硬的弧度——
  他在距离球篮还有不小的距离的时候猛地将篮球砸入了篮筐,入篮时篮球仿佛还带着耀眼的流火,闪瞎了众人的眼睛。
  他落地时,观众席上一阵哗然。
  如果Alex在这附近,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绝技。
  她还未传授给其他人的流星灌篮。
  一个日本的高中篮球联赛竟然打出了NBA的水平,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而在其他人无法冷静下来的时候,绿间显然是个例外。
  他只是推了推眼镜,就挨个拍了拍队友的肩膀,提示他们球权转换,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是在高尾准备再一次拦截黑子时,他却开了口:“回来。”
  高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居然真的停下了脚步。
  绿间施施然顶替了高尾的位置,在黑子准备截下传给宫地清志的球时自己接过了球,就势起跳,高弧投入篮筐。
  就黑子的0弹跳力和标准身高,他敢确定在这时候没人能盖了他。
  空刷入篮。
  黑子眼神闪动,在看到火神准备接替他的位置时说:“你维持原来位置不变。”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不到两秒。
  在看到挡在他面前的绿间背后传来的球时,他眼疾手快地夺过来起跳。
  又是那个奇怪的姿势。绿间右眼皮跳了一下,他的人也跳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威压笼罩了看上去仿佛很瘦小的黑子。
  但在他的手仿佛将要触到那颗起飞低矮的篮球时,他的手却穿了过去,什么都没碰到。
  “唰”
  身后传来了入网的声音。
  在绿间还有点惊愕的时候,站在稍远处的高尾看的却清清楚楚。
  那颗篮球……绿间的手从那颗篮球的下方穿了过去,篮球沿着奇怪的弧线半空坠落,正好空心入网。
  “秀德暂停!”
  十分钟的暂停时间内,秀德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解决办法。高尾提出了自己的观察猜测,被教练叫去阻挡黑子。
  而诚凛则是轻松无比。但黑子的状况却不容乐观,他在那个篮球出手后就疲累无比,只能申请下场。
  “黑子,你没事吧?”火神担心。“你用的是哪一种?”
  “幻影薄纱。”黑子回答,此时他还有点气喘吁吁,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疲劳让他感觉眼皮有点沉重。“这一节你撑着,不要把分差拉得太大。”
  “行。”火神揉了揉他的头。“你休息吧,第四节什么时候上?”
  “五分钟,那时候视线诱导差不多了,就能直接投篮。”黑子把毛巾盖在了脸上,撑着身体凸出了精巧的锁骨,他的声音从毛巾后闷闷传来,“不过还得把暂停用掉。”
  虽然黑子看不到,但火神还是点了点头。
  在两周的训练后,他已经完全为黑子的才能所折服。
  那种神鬼莫测的技巧……大概是所有篮球员的天敌吧。
  在第三节中,火神和绿间频频相对,火神被前辈重点照顾,传球不断。为了压制火神,绿间被派去疯狂得分,得分方式的灵活令他能够轻松摆脱火神的封盖。但这只是一开始的情况,火神在第六个球时终于摸清了规律,在绿间再一次半步起跳时爆发了潜能,空中停滞了一瞬,终于用指尖碰到了绿间的高弧投球。如果说之前的起跳高度足以让人讶异,这时候他的起跳高度已经再一次引发了观众席上的哗然一片。
  简直不是人能做到的。可以这么说。
  这一个球最终还是中了。秀德的人有些胆战心惊:火神这一次碰到了,下一次肯定还能碰到。
  但在这一个球之后,火神直到第四节都再也没有试图起跳拦截绿间的投篮,而是默默进行着双方的得分拉锯战。
  大概是礼尚往来吧。
  绿间没有选择高弧投篮一黑到底,火神也不一直起跳拦住他的投篮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说到底也只是心理战而已。
  诚凛的前辈们和秀德的前辈们在这三节里都没有闲着,互相牵制快攻切断传球道路得分大战,但在压抑的赛事之时,所有人都翘首以待着那个还躺在椅子上休息的人回归赛场,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人不希望他回归。
  在这一节比赛中,诚凛可谓是打得十分憋屈。
  秀德的前辈对上诚凛的前辈,实在像是老虎打小怪兽。
  只说身体素质,就差了一大截。
  虽然有火神这个Bug人物存在,但他们也有相对应的王牌绿间。
  所以在这一节里,本来平分的两方,分数差距开始逐渐拉大。
  而直到诚凛喊了第二次暂停时,分数已经拉到了13分。
  这一次的暂停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修整,而在暂停结束时“诚凛换人”的声音,对于对黑子有着盲目崇拜的诚凛众来说堪比仙乐。
  黑子扯下了脸上的白毛巾,调整了一下护腕,就对丽子点了点头。
  迎上火神有点不放心的目光,他眼中含着浅浅的笑意,对他无声地说:我有分寸。
  暂停结束,重新回到赛场的黑子令秀德所有人都有了危机感。
  虽然视线诱导的效果又回来了,但对于高尾来说那跟没有差不多,所以他照例还是挡在了黑子面前。
  而直到一个传球被他接过跳起时,他才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被不断地过人干扰牵引到了三分线前。
  机会!
  高尾跳了起来,脑中飞速运转,看到了那一颗篮球没有伸手,而是不断寻找着那颗篮球的位置。 
  在哪里、在哪里?
  他想起了那一次过了他之后黑子的射篮,虽然比较近但对于鹰眼的观察力来说已经足够,所以他看得见,稍稍往上的传球路径。
  ——在这里!
  高尾伸手穿过了篮球的虚影,眼神凝聚之处,被蒙蔽的视网膜上显现了出了一颗篮球。
  而在他的手将要触碰到那颗篮球时,影子跳动了一下,突然前移了一点!
  “唰”
  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倾,重心不稳倒了下去,麻痹的感觉停留在太阳穴上迟迟未散。
  又一次!
  “我的这种射篮,叫做幻影薄纱。”黑子伸出手,将他拉了起来,不动声色地擦去了额角的一点薄汗,明亮的眼睛有神地盯着他,“高尾君,你很厉害,能够看破幻影。”
  “看破什么,结果还是被骗过去了。”高尾悻悻地站了起来,但随即又振作一番,“下次我一定破解掉。”
  “我等着。”黑子轻轻微笑了一下,像是对他的无声赞赏。
  接下来的三分钟内,诚凛和秀德火力全开,疯狂得分。
  火神再度和绿间杠上,封盖投篮和灌篮齐开,刷刷的三分雨让今天的观众有点麻木。黑子令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再一次运用了消失的过人,晃过了高尾。
  尽管信心被多次打击,但高尾还是没有放弃,再有一次突然碰到了篮球却又摔倒之后,他仿佛找到了新思路,将视线放在了全场,终于在最后一分钟时,用破解第一层幻影的方法破解了消失的运球。
  “抢到了!”高尾兴奋地红了眼,将球送到了绿间手上,再入三分球。
  此时,他却没有注意到身后黑子的眼神,欣慰无比。
  最后十五秒,诚凛比秀德,103:105,局面僵持。
  但在最后五秒时,体力快要达到极限的日向顺平全力在中场进了一个三分球,局势发生了惊人扭转!
  但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
  球篮下的绿间将球接过了手,瞄准了诚凛的球篮,缓缓伸手,跳了起来。
  但随即而到的火神也咬牙跳了起来,大手一挥就要封盖!
  最后三秒,绿间做了这个假动作,落地后退半步,再次起跳,火神爆发了最后的潜力,空中转换方向疯狂地压向了绿间。
  最后两秒,绿间再次后退了半步,再次起跳,这一次是真的动作。
  但在出手之际,地面上却传来了清脆的响声。
  “啪”
  绿间瞳孔一缩,球被拍落在了地上。
  黑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在他起跳之际跳起拍落了他手中的球。直到哨声吹响,比赛结束,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会呢。
  “我相信火神君能够突破极限,空中转向。”黑子说。“也相信绿间君的第二种投篮,能够全场。”
  “但我也相信绿间君,会坚持自己的高弧线射篮。”
  是吗。
  你相信我吗。
  绿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把铅笔揣进包里,走出了赛场。
  场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大雨。倾盆大雨。
  昏暗无边的天色让他想起来了黑子死的那天。
  他死后不久,赤司就给他们发了短信。
  他们每一个人都看见了他。
  那天也是下着倾盆大雨,天色昏暗无比。他们都是急匆匆地赶来,撑着的伞遮住了暗白的雨幕,寒意却是从心中散发了出来。
  雨滴不断地打在他的脸上,冰凉的水从他的眼角眉梢滑落,像是毫无情意的泪水。
  比赛结束了。
  我输了。
  脑中只留下了这两句话。
  绿间淋着冰冷的雨,在比赛后终于有空闲回忆起了一点往事。
  “是吗……”绿间喃喃道。
  他把眼镜取下来,仰着头闭上了眼。
  再也没有资格,再站到你的身边了。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