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5

  第十五章 不相往来


  绿间就这样默默地在雨里站着,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打给了青峰。

  “喂?”

  “是我。”

  “绿间?”青峰懒懒地说。

  “刚刚我在和诚凛比赛,输了。”

  “哦。”

  绿间的心情没有丝毫改变。

  “我看到了黑子。”

  原本懒洋洋地躺在地板上的青峰猛地坐了起来,一向怕鬼的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但他还是强作镇定地说:“怎么可能。绿间,你不会也和黄濑那小子一样看到什么鬼之类的奇怪东西了吧?”

  “是真的。”绿间说。“他打败了我。”

  “喂喂……你说的是他不是它对吧……”青峰抖了抖。

  “黑子哲也复活了,事情就是这样。”绿间皱了皱眉,对他现在的状态很不满意,“黑子现在的电话应该还没有变,家庭住址也没有变,但我不要求你现在去找他,我需要你现在把这件事告诉赤司,就是这样。”

  “喂喂绿间!你怎么不打给——”

  手机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青峰不敢置信地看着通话被挂断的显示页面,咽了咽口水,拨给了赤司。

  “大辉。”

  “喂,赤司,刚刚我听绿间说了一件事……”像是害怕触动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青峰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

  “我明白了。”

  但还没有说,赤司就打断了他,让青峰气闷之余又有些庆幸。

  “事情就是这样。”赤司仿佛了然一切,说。“大辉,我需要你现在专心预备接下来对诚凛的比赛,全力以赴,务必让他们被淘汰在东京的最后一场比赛。”

  “而且,给我忘了那一切。”

  青峰瞠目结舌,听着手机里又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喂,小真。”高尾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绿间戴上眼镜,向他那边望了一眼。

  高尾叹了一口气,用手指了指正骑着的板车,说:“今天不用猜拳哦。”

  “话说、先去、随便、吃点、什么、吧?”高尾顶着风雨艰难地踩着板车。“看那边、正好、有家店!”

  绿间拿着罐装的年糕小豆汤喝完最后一口的时候,他们也正好到了门口。高尾把板车停在旁边,掀开帘子。

  正聊天的火神和黑子转了过来,紧接着坐满了店的诚凛众人也转了过来。

  “突然觉得我们还是走吧……”高尾讪讪的收回手,屋外一阵狂风暴雨打在他的脸上。“算了小真……小真?”

  绿间先他一步走进了店里,径直坐在了黑子和火神对面。高尾默了一下,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

  “黑子……。”

  黑子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但比起刚刚面对火神的轻松,他现在更像是脸上凝结了一层冰霜,表情一动不动。

  空气突然凝结,但旁边的诚凛众人又很快欢声笑语了起来,在这样的对比之下,他们这一桌显得安静异常。

  “那个……服务员!”高尾特意大声地说。

  在把菜单递给了绿间之后,他支着手对黑子笑道:“哟,真巧啊,才刚比赛完就遇见了。”

  黑子点点头,将嘴唇点在了吸管上。高尾这才发现他手中的香草奶昔。

  “这个,刚刚托火神君帮我买过来的。”黑子见到他的眼神,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思念这个味道,但买过来了却突然不是很想喝了。”

  “为什么呢?”黑子垂头,盯着M记的标志歪了歪头。

  点完了菜,在高尾间断的东拉西扯的聊天之后,大盘小盘的肉食被送上了桌。绿间眼角一抽,指着那些看上去就很油腻不健康的肉食对火神说:“这些是什么?”

  “啊?你看不出来吗?是肉啊。”火神嘴里塞着满满的肉嘟哝。

  “我看得出来。”绿间嫌弃地说。

  高尾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但为了世界的大和谐他还是得硬着头皮上:“小哲,话说你不是只会断球吗?什么时候练成那么厉害的过人和投篮啦?对战的时候我可是吃了很大的亏哦。”

  “你们不知道的事情不止这些。”黑子眼神黯淡地把奶昔推开,说。

  因为失神,他现在的语气带了些软弱,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准确地被鹰眼——他球场上的天敌所捕获。高尾稍稍有点惊讶,心情也稍微放轻松了一些。

  “不过,小哲你居然也是腹黑型的吗?在篮球场上打败我的时候居然说出了那种话,让我超级伤心的啊。”高尾回想,笑了笑。

  “高尾君的确很厉害。如果实力再增加一些,说不定就能够挡住幻影薄纱。”

  “噗咳咳”火神突然呛住,难受地咳了起来。黑子一边用筷子翻着肉排,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缓了一会儿,火神就迫不及待地说:“开玩笑的吧,黑子,你不说你的幻影薄纱只能被那什么……”他皱着眉头又往嘴里塞了满满的肉,使劲嚼了嚼。“哎……想不起来。”

  “克劳德。”

  “哦哦哦那个什么克劳德的PG是吧?”火神咽下了嘴里的肉,“你不是说只能被他破解掉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如果高尾君对鹰眼掌握精进,有潜力做到那样。”黑子把烤好的肉排切成小块,吃相斯文到了极点。

  “多谢款待。”只吃了几口,黑子就平静地放下了刀叉,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拭了拭嘴。绿间眸光一闪,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

  “我说,你的胃口怎么还是这么小?比赛完了也不饿吗?”火神抱怨着把他看上去基本没动过的肉排拖了过来,手上叉肉的速度不变,旁边的空盘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

  “你们两个……还真是性格相反啊。”高尾说。“不过小哲你还出过国吗?”

  “大概也算吧。”黑子说。

  在火神的疯狂扫荡之下,这顿含金量丰富的饭很快就被结束了。诚凛众人还没有结束玩乐,光影两人向他们打了声招呼,就相与走出了店面。

  外面的风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火神抬头看了看微亮的天光,说:“看上去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

  “不一定。”黑子也抬头,看着微暗的繁星。“有的时候,看上去明亮的未来,只是用来愚弄相信它的人的。明天说不定还会下雨。”

  “有的时候你说话真的有点……”火神卡了一下,有点毛躁。“总之很那什么啦,看着就不爽。”

  他抱怨着使劲揉了揉黑子的头,说:“好歹也给我有点开心模样啊。”

  黑子弯唇笑了笑,盯着火神说:“是是,只要能和火神君在一起,我就能够开心起来。”

  “啧!”火神偏过头,“突然说些什么啊你!”

  “是实话。”黑子理了理凌乱的蓝发,话里行间带着些微的笑意。

  “不过你还真是……黑子?”火神转过身却没看到黑子的人影。

  “火神,出什么事了?”正好正掀开帘子的日向问道,后面跟着的丽子走了出来,接着是诚凛的众人全部呼啦啦聚在了一起。

  “啊、刚刚转过头黑子就不见了……”

  “我在这里。”

  “呜哇!”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火神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你怎么……你拿着什么!”

  看清了他手上的东西,火神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跳开。

  “喔!是柴犬吗?好可爱!”丽子凑过来惊讶道。

  “似乎被遗弃了,刚刚正好听到了吠声。看样子是因为自身原因,一直没被发现。”

  “等等……”丽子发现了什么,退后一并看他们俩。“这个……厉害了,长得和黑子好像!”

  “真的诶!”

  “超级像的!”

  “决定了!”日向扶了扶眼镜,大手一挥,“就叫做二号!黑子二号!”

  “这个好!”丽子兴奋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说,“以后诚凛就多了一名新成员啦兄弟们!”

  “喔——!”

  火神无奈地看了看那一群喝多了酒正处于兴奋状态的诚凛众前辈们,扶额:“根本就没有前辈的样子了啊……”

  而待他一转头,一直骨碌碌的蓝眼睛正对着他:“汪!”

  “呜啊!”火神连蹦带跳躲到了几米之外,“快拿开!”

  “火神君不喜欢狗吗?”黑子把二号顶在头上,无辜地望着他。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二号也作出了相同的眼神。

  “也不是……话说你们别做出一样的动作啊!”

  “黑子,我有些话想对你说。”绿间掀开了帘子,平静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黑子盯着二号良久,忽然将二号塞给了火神:“火神君,麻烦你帮我先看一下。”

  “给我等等……”火神一惊,下意识就想丢掉,但眼前闪过了黑子仰着头看他的模样,还是强忍着恐惧扒着边注视着二号的一举一动。

  “汪!”二号看上去对火神十分感兴趣,眼神一闪一闪。

  “等等!别给我动来动去——黑子!!!”


  “唔,也没有为什么。”黑子平淡地说。“绿间君不是在初中的时候也在教我投篮吗?”

  “你……”绿间捏紧了藏在身后的滚滚铅笔。“就算是赤司,你也想违抗吗?”

  黑子沉默了一阵,闭了闭眼,说:“那又如何。”

  绿间愣了一下。

  “我……”黑子低着头,放在大腿上的手用力握紧。“我本来……我本来就跟你们不是一路人。”

  说出来之后,他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但负罪感和仇恨在心中一直互相排斥着,令他十分难受。

  “为什么这么说。”绿间想说些什么,话语却哽在了脖子里。

  “因为……因为!”黑子压抑住了声音,令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能够做出把我抛弃掉的人,不就是你们吗?为什么现在又要来问我原因?”

  绿间心一紧,伸手抬起了黑子的下巴。黑子脸上还带着状况外的迷惑,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你……”

  黑子伸手拍掉了绿间的手,退后半步说:“请不要这样。”

  他像是才反应过来地擦了擦眼角的泪,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

  为什么……会落泪?

  对不起。

  想这样说出来,但喉咙里却像是有东西卡在了那里,完全动弹不得。

  为什么?

  绿间心里这样问。

  但他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在对自己发问,还是在对黑子发问。

  为什么?

  为什么会那样做?

  为什么那时候会说出那样的话?

  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本来他们都以为,所有的记忆都在为黑子举办葬礼的那一天开始模糊。

  但现在回想起来,连他们的帝光时期都变得模糊不清,再也难觅踪迹。

  “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我要做些什么也与你们无关。”黑子的话语中带了一丝凌厉,他再次后退一步,微微鞠躬。“但我和火神君最终会获得胜利。”

  说完,他就走出了绿间的视线范围。


  “哦,终于回来了。”火神有点困扰地挠挠脑袋,将手中提着的柴犬递了过去。

  他们并肩步入了深沉的夜色,在今日的胜利之后期待着明天的比赛到来。


  “啊!”

  黄濑从梦中惊醒。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夜,黑色让他想起了阴郁和死亡。

  不祥。

  “黄濑君……”

  梦到他了。

  “我不能接受你……”

  又梦到了。

  “因为……”

  黄濑把额前的头发捋到了后面,低下头闭上了眼。

  为什么……


评论 ( 6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