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6

  第十六章 暮色森然


  “十分抱歉,黄濑君。”身形纤瘦的少年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手,向他深深鞠了一躬。“我不能够接受你的心意。”

  是啊,明明早就料到了,为什么左胸还是那么难受?

  “要说原因……”少年面露难色。“我认为,黄濑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份情感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我?

  “所以,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黄濑君。我希望黄濑君可以认真地看待自己的情感。这并不是喜欢或者爱,会选择我,只是因为黄濑君还没有找到那个值得一生钟情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无论是青峰大辉还是紫原敦还是赤司征十郎都可以,就不能选择我呢?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笑不出来。

  但他却看到了自己翘起的唇角,像是往常一样优美动人,又适当地露出了一点得体的尴尬。

  “是这样啊……也许在小黑子眼里是这样吧,但我是不会放弃的。”他看到自己的嘴唇一动一动。“我喜欢小黑子,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就算小黑子不相信,我也会坚持到底的。”

  骗人。

  少年的圆眼一直盯着他,他看到自己毫无所察,用拙劣的演技掩盖着自己的嫉妒和失望,不断地撒着谎,像个滑稽的跳梁小丑。

  你早就知道了吧?

  知道……我究竟为什么向你告白。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无动于衷呢?

  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恨意。

  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妒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的身影变得血红,嘴里吐出的熟悉的词在血色中变得模糊,他看到自己掐住了少年的脖子,面上是狰狞的可怖神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他将少年推开,少年的身形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却被小巷中飞驰的列车撞飞。

  少年浑身浴血,平躺在暮色森然的小巷中一动不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少年的校服上的‘帝光’字样被水浸湿,他撑着一把伞走过去,把少年抱了起来。他先感觉悲哀大过愉悦,但很快愉悦又大过了悲哀,他仰着头笑出了泪。

  “黄濑君。”

  笑声戛然而止,他偏头,看到了对面的镜子中映出来的黑子。

  “黄濑君。”

  篮球飞了过来,突然在空中转向。原来是黑子哲也啊……黑子跳了起来,尽力将原本应平稳地落在地上的篮球传给了跳起的火神。火神将篮球扣进球篮,他们输了。他愣愣地看着正用球衣擦汗的黑子,说。

  骗人。

  黑子?

  怀中轻轻抱着的染血的少年展颜一笑,唇角的血迹还未拭去,暮色森然之下,少年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紧紧盯着他,他想逃离,但身体却一动不动。

  少年的脸逐渐凑近,从他的这个角度来看,能够看见他的双唇翕翕。

  “黄濑君。”


  

  “啊!”

  黄濑从梦中惊醒。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夜,黑色让他想起了阴郁和死亡。

  白色的闪电突然照亮了窗外的世界,转瞬而又消失。

  不祥。

  “黄濑君……”

  梦到他了。

  “我不能接受你……”

  又梦到了。

  “因为……”

  黄濑把额前的头发捋到了后面,低下头闭上了眼。

  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遵照自己的心,黄濑登上了通往东京的列车。窗外是啪嗒啪嗒的雨声,在隔音很好的列车上完全听不见。现在还是半夜,列车上很空旷。黄濑的头靠在窗户上,昏昏欲睡,但又强撑着精神,懒懒搭着眼皮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狂风暴雨。

  从神奈川到东京,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当他到达东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撑着伞忍受着雨点浸湿衣服的湿腻感,一边在暮色森然中迷茫。到最后,他还是到了那一片墓园。黑暗之中,他看不清墓园的名字,正如那一天他在黑暗中看不清黑子哲也的面容。赤司挡在他们每个人的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黑子。那天赤司一直抱着了无生机的黑子,直到最后雨停了,赤司才将自己的队服覆在了黑子的身上,抱着他离开了那里。绿间和紫原紧随在他的身后,而他和青峰则被挡在了最后面。桃井被通知了黑子的事故,但却没有来,应该是被赤司勒令不准前来吧。但她在葬礼上带的花的确十分漂亮。

  那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幻之第六人了。

  幻之第六人,最终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幻影。

  像是他们奇迹五人,在帝光时期,集体做的一个庞大的幻梦。最后梦醒了,恐惧和黑暗却伴随着他们的成长,成了他们心中不能被触碰的阴影地带。

  黄濑走进了墓园,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的道路,仔细回想着葬礼那天的情况,来到了一块半椭圆形的石碑前。

  那一天,他站在所有人之后,看着黑子苍白的脸,缓缓收入棺中。赤司是这一切的操作人。那一天十分灰暗和沉重,但也许只是错觉。只是他之前以为自己忘得彻底,但回想起来,才发觉自己其实是错得彻底。

  那一天,自己看着他,是怎么想的呢?

  大概是“只要让他活过来就好”。

  那时候,自己心里觉得什么占有欲全都成了狗屎,但是能在那时候还这么想的自己才是真的人渣。

  而且,现在再去面对重生的他,自己也完全没办法想出来究竟该怎么应对,应对侮辱了他的篮球的自己。是不是还会一边厌弃自己,一边实施自己精湛许多的演技,还一边暗自对自己能够骗过别人而欣喜?

  黄濑撑着伞,稍稍露出了一个斜角,他蹲了下来,拿起了摆在墓碑前面的一束花,放在旁边,他认得出来是桃井那天带来的花。他坐在墓碑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将身体靠在了平滑的墓碑上,仰视着天光云影。阴沉的天色让他双眼一刺,他闭着眼摩挲墓碑,突然生出了疑惑。

  ?

  墓志铭呢?

  他撑起了上半身回头看,却什么也没看清。当他凑近仔细观察的时候,恰巧一个闪电划破了天际,白光照亮了黑暗,他也就正好看清了墓碑。

  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那时候好像是有墓志铭的。”黄濑喃喃自语。

  他转头站了起来,四处寻找刚刚被他随手放在旁边的花,但四下里一片漆黑,他什么也没找到。

  “刚刚明明就放在旁边的……怎么突然不见了。”

  葬礼上的那束花,明明就是刚刚那束,粉红色的,小桃井……桃井五月?她来了吗?

  黄濑四处走了走,又走回了原地,他转头看,却看到了一片空地。

  刚刚他坐在旁边、摸索过的半椭圆形墓碑不见了。

  墓碑呢?

  黄濑的手松开,伞掉在了地上。暴雨倾泻下来,冰冷的雨却完全没办法找回他的理智。

  怎么会!

  肯定、肯定是有什么古怪!

  黄濑想起了进墓园时,他在门口的守墓人住的地方看到了一把铁锹,他跑着拿了过来,发疯似的在刚刚他坐着的地方后面铲土。

  他越挖越深,直到他绝望地快要放弃寻找的时候,铁锹的尖端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他将近崩溃,但还是坚持了下去,一个深红的棺木露出了半截。

  黄濑顾不上害怕,把铁锹扔在了旁边,颤抖着移开了棺盖。

  空的。

  他瘫坐在原地,愣神了半天,才突然吃吃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黄濑凄凉地笑了起来,“我怎么、我怎么忘了。”

  原本就没有葬礼,对不对。

  “我怎么忘了,日本,早就取消了土葬了啊!”黄濑眼中闪着疯狂,狠狠地踢了棺木一脚,“烧成灰的话,不就不能再回来了吗!”

  说出了这样狠绝的话,他心弦陡然放松,鼻头一皱,就哭了出来。

  在磅礴的雨里,他还是不敢哭得肆无忌惮,只是咬着牙忍住了卡在喉咙里的哽咽声,拳头紧紧地收在腿旁,就算是在无人的寂夜里,也倔强地不肯示弱。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黄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给我忘掉这一切,滚回去睡觉。”

  小赤司?

  “喂,小赤司?”黄濑沙着嗓子,轻声说,声音快要被淹没在雨声中无影无踪。“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肯定知道吧。”

  “我说了,现在忘掉你刚刚看到的所有东西。”赤司说完,好像叹了一口气。“这一切不是你们该管的。”

  嘟声响起,赤司那边挂掉了电话。黄濑把手机放下,盯着微微亮起的屏幕出神。

  电话又响了起来。

  “对了,凉太,不要去哲也家里,也不要打哲也的电话。”赤司充满威慑力的声音在那一头响了起来。“立刻离开东京,回神奈川去。”

  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电话又被挂断了。

  “……”黄濑盯着手机。

  是吗……

  黄濑把手机收进了裤袋,拿起了伞,无视了一地狼藉和丢在旁边没人管的铁锹,强迫自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他走出墓园,搭上列车,在空旷的车厢里麻木,最后不知道怎么走回了家,然后换掉了衣服抹了抹头,就躺倒在了床上。

  睡得不省人事。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