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Part 8 观星 >>> 2

    自那天前去观星后,渚就一直魂不守舍。

  有时候他在发呆望着窗外时,手中把玩着的笔会掉在地上。这一次,在捡笔惊醒的时候,他偶然看到了业游戏机之后的眼睛,正一直盯着他,才猛然一悚。

  “怎么了,渚君?”业撑着头问他。

  “没……”渚抽着嘴角说,“就是觉得这几天业君让我有点……不太适应。”

  渚以为业会否认或者说出原因,或者笑着说“渚君又产生错觉了”,但没有。业只是撑着头,脸上的笑意浅浅收敛,以一种认真的目光困惑地盯着他。

  “大概是的吧……”

  最后,在渚的毛骨悚然中,业轻声说出了这个结论。

  这一天大概不是很平常。晚上他们相伴回家,在最后一个路口正在互道再见的时候,业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就突然抓住了渚的手腕,强行止住了他的步伐。

  “来我家。”业把手机收到了包里。

  渚的手还被抓着,他又不想说出什么会令业感到挫败的话,只好乖乖地顺从着业走了几步,就不动声色地挣脱了开。

  这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走路的时候闲来无事,渚就趁机观察起了路途。之前他一直认为像赤羽业这样的人物大概就像二次元的人一样估计是什么大BOSS之类的角色,所以很有可能住的房子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高端大气上档次之类的装潢,但从平常的交谈中他稍微了解到赤羽业家应该离自家不远,所以也没多大可能会是什么豪华私人别墅之类的……现在这与自己家没有多大区别的路途更是坐实了他的猜测。虽然是意料之中,但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失望。

  如果要说,大概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出现一个超级反派……不,超级人物的失落感吧。

  别看潮田渚表面上有多纯良多正经,但其实他心里也十分向往二次元中日本“普通”高中生的那种刺激生活的呢。

  “渚君这么乖,要是我要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怎么办?”

  业走在前面,脸没有转过来。

  正在杂七杂八云游天外的渚猛地回神过来,从业的话中觉察出了几分怪异,但只盯着业的背影他又看不出什么,于是,在这种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在试探的气氛下,他说:“我觉得业君虽然人不正经了一点,但原则上的事情还是不会放松的。”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稍微开一下玩笑吧?渚暗忖。

  过了一会儿,业还在沉默,渚觉得有点尴尬,于是悄悄转过头,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景物上。

  “之前渚君应该没有来过我家吧?”

  “啊、啊啊啊。”渚愣了一下,“之前都只是听过。有很多同学都说业君家肯定是富丽堂皇的,还有一些人说业君其实是遥远的国度的王储之类的……”他笑了笑。“从国一的时候就开始疯传,到国二的时候越传越疯了。还有人说业君有异能,所以才能把校外的人都打趴下。”

  “渚君从国一的时候就开始注意我了吗?”

  “啊、不是的!”渚口快地否认,在业君含笑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懊恼地闭上了嘴。

  “其实我家里还是很好的。”业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但当渚竖起耳朵等待他的下文时,他又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让渚有一种胃口被吊起来,却没有得到答案的纳闷感。

  抵达业的房子时,如果不是业突然停住,渚大概不会想到与刚刚路过的许多房子差不多的平淡无奇的日式房就是业的家。

  业轻车熟路地从花盆底下掏出了钥匙,轻轻在门上一顶,第一道铁门就开了。第二道也差不多,业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奇形怪状到没了钥匙的样子的钥匙,把门打开。

  与房子的外观不同的是,业家里的装潢总的偏欧式,令人有一种怪异的不搭感。进了玄关,门突然自己关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渚被吓了一跳,再转过身,却看见了一把密码锁挂在门栓上。

  六位数。

  渚抽了抽眼角。他看了看鞋柜,自作主张地换了放在业刚刚换下的鞋子旁边放着的一双室内鞋,试了试就轻快地跑进了业家里。

  “业?”

  在室内的这个时候,渚觉得有点热,把长发挽成了马尾辫,却暂时找不到把头发扎好的办法,就那样抓着一把头发在客厅里到处搜寻着业的影子。

  楼上的一个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砸在墙上反弹了回来,声音吸引了渚的注意。

  他沿着扶梯慢慢走上去,整个房子落针可闻,只微微回荡着他不大的脚步声。

  走到门前的时候,他的手顿了一下。门又被关上了。渚一把推开门,业突然做着张牙舞爪的手势扑了出来。

  “哇!”

  渚失笑,早有准备的他轻巧地避开了业的扑击,同时为了防止业的二次袭击,他搂住了相比之下比他高大得多的业,差点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渚看着被他扑在地上灰头土脸的业,笑了起来。业抬起头也笑了起来,在渚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脸突然附上了一个温热的呼吸。

  坐在业身上,渚呆愣在了原地。业收回了身子,笑着说:“怎么还不起来?”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覆在了渚的腰上轻轻挠着他的痒,躺在地上等着渚回神。

  “对、对不起!”渚的脸忽然爆红,他低着头急匆匆地站了起来,又把懒洋洋躺在地上不想动的业拉了起来。

  “所以说渚君你也太纯良了一点,当心有一天被卖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业抚弄了一下渚凌乱了许多的头发,魔法似得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头绳,把渚的头发扎成了一个简洁的低马尾。虽然仍然有点热,但聊胜于无。

  渚脸上的热度在这一过程中完全没有消散,他斜着眼睛不敢看业,只能强作镇定地观察着业的家。

  “喏,进来看看吧。”业带着他走上了阁楼,把刚刚被带上的门推开,让渚先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略显华丽,大概是女生十分喜欢的那种梦幻感。全息投影的星空笼罩了整个天花板,让渚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分清究竟哪里是真的星空哪里是幻影。而当他定了定神仔细观察,才发觉这个房间的与众不同之处。

  “诶!”

  渚转过头,看见业脸上的微笑稍稍扩大了一些,大概是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

  “业君,你不会之前就计划好了吧?”渚小跑过去仔细查看那一架放在落地窗边的天文望远镜,充满了触碰的欲/望又不敢去随意碰触。“哇,这个口径该有两百多了吧?”

  业只是笑了笑,没有纠正,但还是回答了渚:“这是刚刚才送过来的。你要看就看吧。”

  “没有……”听了他的话,渚反而后退了两步,“可我才是初学者,上一次那个一百五口径的差不多了吧,要是弄坏了不就要赔吗?”

  “不用赔。”业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弄坏了我付钱。”

  渚看着他的脸,实实在在地打了个寒颤。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渚还是妥协地坐在了望远镜之前,在业的指导下找到了太阳。不过在他开始观测之前,业向他诡异地笑了笑,把滤光纸取了下来,紧接着,放在目镜之下的那张薄纸就迅速变红燃烧了起来。渚手一抖,手上拿着的杯子差点摔了下来。

  虽说不知道做这个实验,业究竟意欲如何,但业之后的确是迅速地装上了滤光纸,渚在一切准备齐全之后,就坐在了凳子上,和之前一样仔细地观察起了映出来的太阳景象。

  因为之前那张熊熊燃烧迅速殆尽灰飞烟灭死无全尸的纸片,渚这次小心翼翼地往后坐了一点,极大程度地避开了太阳光可能给他的眼球带来的损伤,才开始观察。

  太阳的确是一个火团一样的球体,在它的表面不断地喷发出了烈焰,虽然知道相隔很远,但渚的鼻尖还是不可避免地冒出了薄汗。像是纪录片里一样,如果仔细观察太阳的表面,就的确能够看到黑色的斑点。上一年刚好是太阳活动峰年,所以现在仍能轻易地观测到太阳风暴。渚想着太阳黑子的概念,微微提起了兴趣。

  “诶?”渚突然发现了什么,凑近了看,“业君……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评论 ( 4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