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8

  第十八章 暗影界限  


  “哗啦”

  诚凛的游泳池里,一片白花花的肉体层层累累。男生们只穿着内裤和泳裤就下了水,在晴朗的天气里进入水池就像下饺子,在阳光下蒸腾出了一片薄雾。诚凛的前辈们一直都没有个正形,这次也不例外。他们在水池里互相嬉戏打闹,水花四溅。

  黑子刚下水,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泡温泉,没一会儿额上就出了一层薄汗。他在水里待了一会儿,看见了忍不住想退出那一场水球大战的小金井前辈被残忍地拖了回去,本来想借着自己的低存在感悄悄逃掉,但在爬上梯子的时候却被突然抓住了小腿拖了回去!

  “黑子,可别想着跑啊。”罪魁火神看他被拖到了水里,待他露出了头的时候将蓄势已久的水泼了过去!

  但却没想到那一次露头只是个诱饵,黑子在水泼过来的时候迅速换气又躲到了水下,在火神攻击的间隙猛地蹿了起来矫健翻身,用脚部带起来的水花溅了火神一脸!火神的眼睛刺痛闭了一下眼,而在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黑子已经施施然上了岸,正在拿一旁的布抹干净身上的水。

  “不错嘛,再来啊。”火神也爬了上来。

  “不了。”黑子说。“等会儿可能——”

  “哲君!”从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由远迅速及近的清脆声音,在黑子脸上的微表情只来得及变化一点的时候,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冲劲使他被迫后退了几步才停了下来。

  “桃井同学。”黑子把她稍稍放开,桃井被他无奈地半搂在怀里,向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诚凛的众人都惊呆了!

  “等等……黑子、黑子他!”

  “居然有一个这么正点的女朋友吗!”

  黑子面无表情地放开了只身穿着泳衣的桃井,对火神说:“火神君,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啊?”

  “我猜青峰君应该也来了。”黑子说。

  桃井听到他的话,只稍稍思考了一下便抬起了头惊讶:“哲君,你……”

  “桃井同学,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桃井的脸虽然因为他话中的含义变得煞白了一些,但还是娴静地点了点头,像她以前做的那样。


  “啧,黑子居然叫我出来……不过青峰大辉也在这里不会是敷衍我吧……”火神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正值烈日高照,他躲在阴影里张望着外面,没见到人影。

  “不过黑子不像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啊……”火神自言自语,“不过都出来了,就去……练一下手好了。”

  来到篮球馆,仍然是空无一人。他抄起篮球,认真地盯着篮筐半点不放松,从球场的那一头以黑子教他的漂移步伐,躲过了假想敌黄濑和绿间,罚球线起跳猛地将篮球扣进了球篮。

  「火神君,你的天赋是十分罕见的。即便是在全世界,其他人能做到你的起跳程度也十分不易。」

  想起了黑子对他罚球线扣篮的评价,火神跳了下来接住篮球,嘴角勾起了愉快的笑容。

  虽然这种跳法的确太累,但能得到那家伙的这种评价,也不一般嘛。火神心中暗爽。不过黑子的幻影薄纱……

  他心血来潮,将篮球放在了自己的手掌上。但过了半晌,他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但还是没能将篮球出手。

  火神啧了一声,把篮球放下,那种压在他手上的淡淡却不容忽视的威压才终于消失。

  幻影薄纱啊……虽然名字难听了一点,但的确挺符合这个特技的内容。利用自己的存在诱导,在篮球上施加了暗示和视线诱导,破解了第一层幻影的人却没办法破解第二层幻影,而破解了第二层幻影的却没有时间再去拦截出手的加强版幻影投篮。而就算真的有神人一下子就把幻影全部破解掉出手拦截,以黑子哲也的应变和突破能力也完全可以把几乎要出手的投篮扭转为逼真的假动作。没办法,幻影投篮虽然出手低容易破解,但简单到不用起跳的动作的好处就是给出手者留下了充足的应变时间。

  火神拍着球,有点不甘心地安慰着自己。算了,反正也不是我这类型的。

  不过,那个能破解幻影薄纱的那个……克劳德,究竟是什么来头,有点厉害啊。按照幻影薄纱的特性,要想破解掉有两个要求,一个是要能迅速找出即将出手的篮球的真实位置,第二就是要有胜过黑子的反应能力,在黑子还没有收手时就直接封盖夺球。其实幻影薄纱的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要让对手以为你的球已经出手了,但其实没有。在那个间隙将自己的球穿插出去,才能顺利得分。其中最关键的地方就是黑子的心理暗示,所以每一次用完幻影薄纱黑子都是一副累得气喘吁吁的模样。

  面对着这么牛的篮球特技都能不落下风的后卫,在当初被黑子漫不经心地提到的时候自然引起了火神的极大兴趣,但在他反复追问的时候黑子的脸色却不是很好。虽然后来黑子还提到他对上克劳德只是会被牵制而不是被完全压制,但火神还是觉得克劳德估计是黑子的死敌之类的人物,否则不可能黑子一听到火神说克劳德就微妙地变脸。说起来黑子每一次生气或者浮躁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但只要火神稍微仔细地甄别一下就能够发现其中微小的差别……就算是最生气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对别人甩过冷脸,火神简直爱死了他这幅模样……

  等等,什么鬼!

  他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想法了?

  火神打了个冷颤,连忙操起篮球又灌了一个篮,才扫清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看着球篮,不免有些技痒,看着距离挺远的篮筐跃跃欲试。

  当初他也试着封盖过黑子的幻影薄纱,但除了在黑子出手之后用滞空能力强行封盖之外,他也没有办法破解那两重幻影,更别说在黑子出手之前就封住他的投篮。

  而火神现在想起了幻影薄纱,就十分想试试自己的流星灌篮。但上次在对战绿间时用了这秘密的一招之后,想再把它用在比赛里的他就被黑子严辞拒绝了一回,所以现在他有点犯怂。

  不……应该没关系,反正这里又没人。

  火神安慰了自己一句,感觉自己心里的紧张稍稍减缓,就拍起了篮球。

  他拍球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韵律感,而那种起初令他十分恼火的手感却在篮球比赛中带给了他极大的便利,而在扣篮之时也能够极大限度地纾解内心的不安。这种比他之前虽然被Alex改正了却还是杂乱无章的街篮打法要好得多,也能够留出充足的反应时间,并且……他在第一次运用与这种手法相搭配的步法时,觉得这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一般。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人身合一”究竟是什么感觉。

  他在脑海中幻想出了黑子的形象,黑子正挡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却气势汹汹。面对这个几乎将对手摸透了的对手,他内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但他很快就越过了黑子哲也,来到罚球区猛地跳起。在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红光,在飞跃了半个罚球区之后,他在最高点将篮球飞砸进了球篮,带起一阵幻觉中才存在的流火。这一次的状态比上回的仓促应对要好了不少,气势更加逼人。他落了下来,在地上站立了很久才缓过来。回想着刚刚的姿势,他才勾起了满意的笑容。

  黑子看到这个灌篮应该会很高兴吧。

  像那样……嘴角稍微扬起来,眼睛闪出了一点光的那种。虽然黑子自己以为火神看不出来,但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其实这种小动作早就被他看穿了……

  等等,什么鬼!

  他什么时候又有了这种想法了?

  “喂,你就是火神?”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火神闻声,看向了门口。一个皮肤颜色十分深的男人倚在门框上,把手中的篮球扔了过来。火神接住的时候,只觉得劲风一扫,靛青的人影从他身旁夺过篮球,迅速过人,将球随手一扔,看上去完全不能进的随意一球却完美地落入了篮筐。

  “阿哲的光,那就来玩一场。”


  “哲君……”

  桃井被黑子带到了一个离游泳馆和篮球馆都不是很远的僻静地区,在阴影之下,桃井犹豫着说。

  黑子一直都在等着她的下文。虽然从外表看,他还是那个黑子哲也,但每当桃井抬起头认真地观察他,都能从其中发现一些变化的细节。例如他身上不明显,但压人的气势,还有那一双与赤司征十郎越来越像的锐利眼睛。

  她不知道帝光的最后一学期,黑子哲也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黑子哲也。

  “哲君……为什么你最后一学期退出了篮球部?”桃井低下头盯着脚尖,“毕业典礼也没有来,我之前……”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口说:“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黑子沉默了一下,才说出了那个理由:“桃井同学。帝光的最后,我已经不想打篮球了。”

  将桃井脸上的复杂照单全收,他接着说:“无论是球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篮球入筐的声音,观众席上的嘈杂声音,队友的呼喊声,都令我厌恶无比。那个时候,仅仅是想到篮球,都会令我恶心。”

  “可是……”

  可是,哲君这么喜欢篮球,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桃井心中五味杂陈,禁不住又想起了最后他们相遇的那个路口。

  那时候,哲君也是这样的想法吗?

  桃井说不出安慰的话。她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明白,自己没有插嘴的资格。

  “所以我离开了。”黑子垂眸,“我也不会再回去了。”

  桃井瞪大了眼睛。

  “等等。哲君你刚刚……”

  “我不会再回去了。”黑子重复了一遍。他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心冷若磐石,就算是对着什么都没有做的桃井,竟然也能够说出这些话。

  桃井呐呐了半晌:“可是……阿大他……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说好什么?

  是说那个站立在十字路口中央,最后黯然离开的坚强背影吗?还是在说,当初和她一起许下坚定的诺言,之后又无意间忘记的黑子哲也呢?

  “桃井同学,你记错了。”黑子盯着她的眼眸,“我从来没有说过那种东西。”

  为什么……

  你放弃了吗?你放弃我们了吗?你放弃奇迹的时代了吗?

  桃井不是很清楚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但黑子见到了。他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似乎正在烦恼如何应对。

  我……是想哭了吗?

  但是,你放弃了吗?

  为什么会是哲君最先放弃呢?

  “骗人。”桃井咬紧了牙关,微红着眼圈,“骗人!”

  她挥开黑子想扶住她的手,后退了两步,大喊道:“骗人!你根本就不是哲君!哲君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你到底是谁!”

  “哲君……”桃井低下了头,小小的鸣泣很快被她强行压了下去,“哲君绝对不会……”

  够了。

  “桃井同学——”

  黑子只来得及见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泪光,就被她突然推开,只能看见她跑开的背影。那个背影与以前重合了起来,让他眼前一阵恍惚,好像眼前又出现了那个巧笑倩兮的少女,正轻轻唤着他们的名字。

  他们的所有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但她从来没有试图去阻止。尽管她的努力只能是无用功,但也是一种别样的错误。她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扮演着的旁观者,能够在几乎所有事情中全身而退,羡慕着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在失去时想要找回,却只能将责任指摘在其他人身上。她是旁观者,也是当局者。

  但,的确什么都没有许下,那个一直立在她心里的那个哲君,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但是她为什么就能够躲在所有人之后,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哲君身上呢?

  桃井在跑出了黑子的视线范围之后,就停了下来慢慢走着,心如空寂。

  她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哲君。那个在帝光时代的最末,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

  桃井又想起了那时他的背影。

  脆弱,却是那么坚强。

  明明看上去一击就垮,但偏偏总能带给她新的惊喜,导致最后,她能够心安理得地利用他沉重的责任感,把一切过往终结。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