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1

  第二十一章 物极必反


  “咦,青峰君还没来吗!”桃井从今吉翔一那里听说了这个消息,惊讶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居然关机了……”她看了看对面的诚凛,不甘地说:“不行,我得去找他。”

  “切,那家伙肯定还在哪里睡觉,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若松孝辅抱怨。

  “桃井小姐,现在可不是能够悠闲地跑去找我们的王牌大人的时候。”今吉翔一眯着眼狐狸似的眼睛笑了笑,“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场了。”

  “可是……”桃井忧虑地抱紧了记录本,看向了桐皇的教练原泽克德。原泽克德玩弄着自己的刘海,冷静地说:“不要把分差拉得太大,全面限制住诚凛的王牌。”

  教练已经放话,桃井只能忧虑重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希望让青峰大辉、乃至整个奇迹的时代都回到帝光时期的最初状态,想让青峰大辉摆脱现在厌恶篮球、轻视篮球甚至不屑人生的状态,但她绝不会在比赛中放水。如果他们之间的比赛,因为任何外部不公平原因而输掉,都是对他们之间的篮球的亵渎,都是对奇迹的时代的侮辱。

  “青峰还没来?”火神有点惊讶,“他不会还在睡觉吧?”他开了个玩笑。

  但黑子却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

  “不会吧。”火神这次真的惊讶了,“上次我还从他手里进了一个球,这次他就这么牛都不来了?不怕我们把比分差从阿拉巴契亚山脉拉到喜马拉雅山脉啊?”

  “哇,火神你什么时候知识那么渊博了?”日向听到忍不住吐槽,“你上次测国文考零分,英文三十分,今天连阿拉巴契亚和喜马拉雅都知道了?挺争气啊。会写不?英文还是日文?”

  “你国文也才考七十分,还好意思说别人。”丽子瞪了他一眼。

  “来了。”黑子的目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凝固在了入场口。火神顺着望过去,见到了一个黝黑的人影从阴暗的入场口处走了进来,还正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桃井见到他,连忙站了起来:“青峰君,你的电话怎么关机了?”

  青峰从口袋里把手机吊了出来,按了两下就随手丢到了樱井良手里:“哦,没电了。”

  “现在去换衣服还来得及赶上开场。”今吉说。

  “哦。”青峰扫了扫诚凛的席位,目光在黑子身上停留了许久,才转身去了桐皇的休息室。

  “我怎么觉得他又比上次黑了点?”火神小声说。

  “青峰君喜欢在天台上睡觉,这两天暴晒下来,也该黑了。”黑子回答。

  “话说你还真是熟悉奇迹啊。”火神说,“你觉得我们这场能赢吗?”

  “如果你尽全力,胜负八二开。”黑子说,“只不过,你现在身体的潜能没有极度开发出来,所以现在大概是五五分。”

  “不对啊……”火神皱着眉,“你的意思是,你不出力,光是我去得分是这个数吧?”

  黑子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那你在这场比赛里干什么?摸鱼吗?”

  等了许久,火神睁大了眼睛,大叫:“你居然不说话!”

  “叫什么呢,黑子不说话很奇怪吗?”与日向的战术交流被打断,丽子叉着腰怒斥了回去。

  “不是……那个黑子他……噗唔!”火神的话语被手刀狠狠打断,“行行行,你行!不说了,比赛去。”

  知道一向重视比赛的火神现在已经升起了怒火,黑子暗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的确不想放水,但对手段数太低,他要是真的使出全力,那才是不公平。

  “看情况。我会像以前一样助攻。”黑子暗声安慰火神,“好好当个影子。”

  火神杀气腾腾往赛场上直冲的气势这才减淡了一些。


  开场跳球,若松为桐皇拿下了球权。观察了一下球场上的走位,黑子正想移身至樱井良附近夺球之时,今吉翔一却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小影子,今天你的对手是我哟。”今吉无球卡位用的得心应手,黑子没有贸然突破,而是再次观察了一下周边的桐皇阵型。

  果不其然,已经变了。

  原本桐皇的风格是独战流,以每个人自身的强大来支撑成整个球队的强大,内部不是十分团结,但现在这种风格似乎做出了一些改变。桐皇的队员开始分别牵制住诚凛的队员,“新锐的暴君”每一个人优秀的才能使他们可以轻松达成目标。而将诚凛全部牵制下去之后,他们要做的就是尽他们所有能力地疯狂得分,而得分的主力则是——

  王牌之争!

  原本将要传到樱井良手上的球突然拐了一个弯,黑子出现在那里,将球传到了火神手上。火神持球压低重心与面前的王牌得分手青峰大辉对峙,而樱井良正因本来要到手的球突然消失而错愕不已,在看向面前的今吉翔一之时脸色一白,脱口而出:“对不起队长!十分对不起!”

  看着小蘑菇点头哈腰地道歉,今吉罕见地有点不知所措,但万事比赛要紧,在王牌对决的时候,他再一次挡在了黑子面前。

  “话说,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能一直找到你吗?明明没有鹰眼。”今吉像是漫不经心地闲聊一般,语气轻快地说。

  现在,火神正在竭力地摆脱青峰的阻挠。虽然步伐看上去杂乱无章,但可以看得出,就算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他也终于可以开始用上自己的大脑来迷惑对手。不过在对手是个直觉系的时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就是了……

  “是因为,我的影子在队友眼中是存在的,所以你能通过其他人找到我。”黑子替他回答。

  “很厉害嘛,居然发现了。”今吉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笑着称赞他。“那你要怎么脱身呢?”

  火神此时成功地摆脱了青峰,在最后一秒内紧急地将篮球扣入了篮筐。黑子松了一口气,转过头说:“像这样脱身。”

  他脚下的步伐轻轻移了一下,想象着自己的手上正持着一颗篮球,而对手的目光也在一刹那转移到了球上——黑子突然后退一步,左右手交换了那颗想象中的球,今吉的目光被吸引了一刹,在那一瞬间,黑子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他的面前。

  完美突破!

  刚刚才终于又有了持球机会的樱井良,纳闷地发现将要传到手上的篮球再次中途消失,眼神瞬间变了。

  “噗嗤,你那什么表情啊,道歉小蘑菇?”日向忍不住嘴欠了一句。

  “我、我……十分对不起!”樱井说完这句话,就稍稍改变了走位,不再单一地负责牵制日向。

  在球场之外的原泽克德见到他脚步的移换,玩着刘海说:“樱井决定去拦截十一号。”

  而一直观察着战局的桃井,用原子笔在记录本上划了划,就将本子递给了教练,原泽思忖片刻,说:“的确,十号的潜力已经超过了青峰。”

  桃井心中一跳。

  “但青峰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至少这一场我们不会输。”原泽漫不经心地说,“但之后,如果青峰仍然想要翘掉训练,一直在他的天台上悠闲地晒太阳的话,我可能就得考虑……”

  尽管他没有明说自己的打算,但凭借直觉知悉了什么的桃井呼吸一紧,看向了球场上再一次对上火神的青峰,心中暗自焦虑。


  樱井良手心处微微出了一点汗。

  在一颗篮球被青峰狠狠灌入篮中之后,他盯着日向,在篮球即将到手之际,突然向前冲了一步,在突然出现的黑子之前将球截下。

  “十分对不起!”樱井良抿了抿唇,迅速转身运球。他运球的时候十分没有规律,不易让人夺球。黑子的眸光低了下去。

  良在即将迈到诚凛的区域时,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不详,猛地往后停住,像是眼花了一瞬一般,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只差一点就夺走了他手上的球。

  黑子在这短短一瞬,突然向前一个小刺探步,在樱井想交互运球的时候截断了他的传球路线,脚步一顿。

  良只觉得眼前再度一花,身体的重心突然向后倾倒,失重感让他一失神,而再回神,那个十一号已经不见,而手上的球也已经转移到了日向手上,三分出手。

  “怎么会……”良咬牙,再次挡在了日向面前。

  在拦截了传向日向的篮球之后,他在仅仅离三分线还有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黑子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们要一对一?”高尾皱眉,“这是什么战术?”

  现在可以投篮——良的手在空中稍滞一下,正要脱手时,眼前却猛地一花。

  这一次他却看清了。黑子突然脚下一滑,骤然向他突进了过来。重心突然偏了一下,他不知不觉下意识后倾稍许,却再也不能控制身体。从大脑到脖颈再到脊髓,一切在一瞬间麻/痹,他唯一能看见的,就是手中的球被夺走。

  ——怎么可能!

  这是那一瞬间很多人心中的想法。

  黑子持球迅速突进了桐皇的罚球区内,将球传给了火神。而在对手注意力随着球权转移的时候,他抓住了那一刹时机,用加速突击步突破了若松孝辅的防守。火神会意,在与青峰缠斗的时候将球再度传了回来。黑子站定在三分线外,手举了起来——

  ——!!

  黑子心中一悸,手顺势收了回来迅速传给了火神。

  青峰大辉突然奔到了他面前,跳起切断了他本来想要出手的路线。

  果然破解了吗……见到火神突破防御得了两分,黑子后退了一步,离开了桐皇的罚球区。青峰在自家篮筐之下紧盯着他的背影,靛青的眸子里是他自己也无法看懂的情绪。

  “十一号……”原泽的手一顿,突然皱起了眉。

  “不对。”原泽喃喃。“他不是影子。他的单兵作战能力,是全场最强。”


  “我觉得小哲那个过人技巧挺玄的。”趴在栏杆上的高尾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好像和上次那个特技又不太一样。”

  “你什么时候和他那么亲近了?”绿间斜眼,“只打过一次比赛就心服口服了?”

  高尾嘿嘿一笑,促狭地说:“怎么,吃醋啦?我跟你前队友关系好你有什么不满吗?”

  绿间冷哼一声。

  “不过,看黑子的反应,青峰不会是把他的投篮给破解掉了吧?”高尾细细思索,“不然黑子带球跑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放弃这次机会。”

  “还有,上回他过我的那种技巧,我会去仔细寻思了一下,发现有点不大对。”高尾说,“不是上次他投篮的时候,我被晃下去了吗,我回去看了一下录像,那时候黑子上半身突然向前倾,其实是在掩盖自己正在微调身体的重心。在不易察觉地降低了重心之后,就会对对手造成一种视觉上的偏差,好像原本的距离突然被拉近了,然后重心不稳,对手就会掉下去。”

  说完,他又是嘿嘿一笑,乐道:“你们的幻之第六人的那个视线诱导不是魔术技巧吗?这次又多了一个心理技巧,他都可以去变魔术了嘿。”

  像这样乐完,他又正色道:“不过,他现在用这种技巧,更加难以突破了,能破解掉的人,真的特别厉害。”

  绿间从中听出了什么,睥睨道:“你也破解了?”

  “没有没有,碰巧而已。”高尾笑得一脸神秘。“上次的一箭之仇,我也得加油去报答报答才行啊。”

  “青峰这次会输。”绿间将视线转移回了场内,“他完全没有变。尽管才能随着身体素质的加强而越来越强悍,但他赢面不大。”

  “是吗?我看着青峰大辉倒像是占了上风。”

  “那是你只看着黑子,没看见火神——”绿间说到这里,突然有些错愕地转头回去看向高尾,看了半天,皱起了眉。

  “怎么?”高尾被看得不自在,疑惑地问。

  “你——你有女朋友?”绿间迟疑了一下,才委婉地问。

  “还没啊。我打篮球暂时还没那个想法。”高尾兴致勃勃地说。“你要给我介绍?其实我长得还蛮帅的对吧。”

  “……”

  总归,绿间还是松了一口气。帝光之后,他总是会对这些暧昧不清反应过度。

  再次把视线移回场内,此时青峰接到了传球,再次对上了火神。两人现在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俱是战得热血沸腾。青峰最大的长处就是速度和反应快,如果按照火神跳得高、身体素质优秀的特点来看,他们的对战模式很可能会变成你一分我一分的较劲,青峰优势极大,而因青峰和黑子的那一层关系,在双王牌俱被压制的时候,现在仍未成熟的诚凛绝无获胜可能。

  但这次却不同。火神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长了脑子,开始牺牲自己的得分完全牵制住了青峰,一次又一次的一对一使青峰的超强得分能力完全无法展现。而黑子——黑子是这次比赛最大的助力。诚凛的每一个人都被牵制住,而黑子却不同。虽然今吉翔一也能够带来一些阻挠,但以黑子的能力,他仍然可以成为插进敌人腹地的一把利剑。在他的助攻之下,诚凛的队员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出自己的优点,然后渐渐拉大分差。

  而现在,第一节比赛将近结束的时候,分差已经拉到了十分——

  “桐皇暂停!”


  “火神君,继续牵制青峰君。”黑子在丽子向他询问战术时,说。“如果他提出让你使出全力,不要拒绝。”

  火神刚刚一直盯着自己的腿,这时候正稍微舔了舔唇,有点些微的不满意,听到了黑子的安排,才回过神哦了一声。

  “这一场比赛,我不打算与青峰君正面冲突。”

  “黑子,你是担心幻影薄纱被破解吗?”丽子突然说。

  黑子点点头,说:“没错,青峰君是我帝光时期的光,桃井小姐更是帝光重要的情报分析师,他们用一周时间足以找出利用青峰君的特点而破解我的投篮的方法。而且幻影薄纱极其耗体能,我不推荐使用。”

  “第一节比赛,小哲送出了十二个助攻。”高尾咂舌,“看起来,这一次桐皇的暂停主要是针对现在拉开的分差和小哲啊。”

  “还有青峰。”绿间推了推墨镜,“青峰在比赛中被压制得太狠,而且刚刚是桃井要求桐皇教练叫的暂停,所以接下来……”

  “——接下来,桐皇会改变现在的战术。桃井小姐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劣势,所以之后,桐皇会从保守攻击转而开始速攻,以此快速消耗我们的体力。”

  “桐皇开始速攻,迅速得分不是难事,但是,黑子一定会有一个人去牵制,如果我是桐皇的教练,我就会选择青峰大辉。而火神同样需要有人防守,所以……”

  “所以,火神君会由若松孝辅和诹佐佳典双人联防,如果他听教练的话,青峰君会选择通过破解我的招式来击溃我,废掉一个王牌,再集中火力攻击另一个王牌。”黑子将自己一连串的分析尽数吐出,因为不经常说长句,他此时脸上浮现了一丝不健康的红晕。

  “小真你还真是——”

  “闭嘴!”

  绿间转头突然看见了一个人,见他似乎要转头看向这边,大惊之下连忙蹲了下来。高尾看着他挺好笑:“诶小真你头发露出来啦。”

  “啊!小绿间!!!”那个对面的人一转头就看见了一抹十分明显的绿色。

  绿间啧了一声,瞪了高尾一眼,就假装自己刚刚正在捡幸运物粉色钥匙链,淡定地站了起来。

  “劝你不要离我太近。”在黄濑从他身后的通道走出来的时候,绿间背对着他淡淡地说,“今天巨蟹座和双子座尤其不对付,接触过多可能会有灵异找上门。”

  “海常的黄濑凉太?”高尾问,“海常今天不是在神奈川有最后一场比赛吗?”

  “那个啊,不用我也可以搞定啦。”黄濑笑道。

  黄濑完全不在意绿间的神棍言论,走到他旁边,跟高尾随意聊了几句就看向了场内,在看见黑子时眸光一闪,却反而挂起了更加漂亮的微笑。

  “现在战局——噢,厉害,诚凛居然领先了那么多!”黄濑惊叹,“小青峰明明在场上……不会是刚来吧?”

  “不,他一直在场上。”

  黄濑一时失语,看着比分牌皱眉。

  “你明白现在的状态吗?”原泽捻着自己的刘海,对青峰说,却没了下文。

  青峰将毛巾掩在自己的眼睛上,静静地坐在板凳上,桃井走过来本想安慰他,却突然愣住。

  阿大……他在笑吗?

  “……没错,下面你们两个去牵制十号。在十一号被青峰压制的时候,良就与翔一各自夺球得分,至少在第二节前两分钟内把分差拉回来——”

  “教练。”青峰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话。“我要求继续和火神一对一。”


  “但我不会与青峰君正面对抗,而青峰君,他也已经快要进入状态了。”黑子罕见地含混不清地说。


  “唉……”

  丽子在所有人都走向了球场的时候轻叹了一声,“总觉得自己这个教练越来越没用了。”

  “但黑子的确十分有前瞻性,没事。”碰巧经过她的日向顺平安慰她。

  “是呢……不过,有一天真的很想结交一下他的老师啊!”丽子很快就振作了起来,“那个英国的克里斯汀!”

  “桐皇的暂停时间结束了。”高尾往场下望去。“不过……”

  绿间的钥匙链突然掉在了地上,他皱着眉扶了扶眼镜,似是有些犹豫。

  “青峰……”

  “诶,小青峰的速度是不是又变快了很多?”黄濑把手做成望远镜的样子对准了青峰大辉,“是真的!”

  比起场下的人的将信将疑,与青峰正面对抗的火神就体会得明显了许多。原本能够勉强跟上他的节奏的步法,此时被毫无悬念地甩开。无论是过人还是灌篮,青峰都开始了疯狂的回扑。

  仅仅两分钟,火神就有了点气喘吁吁的疲态。在球场上,绝对的实力可以战胜一切技巧。而在一对一中也是如此,无论他有多么冷静,他都没办法在绝对的超速中将篮球夺走。

  看来得尽全力了。火神没有回过头看黑子,而是闭上了眼深呼吸了一下,才接过了从一个刁钻的角度传来的球。

  原本就离他不远的青峰两步就跨到了他的身边,几乎能在他眼角膜上留下残影的速度已经是肉眼不可见的了。

  ——那就用心眼看好了。

  火神的目光突然放空,在脑海中描摹出了面前的人物,和他伸手的动作。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反手,将球拍在了地上。在他眼中一切都变慢了许多,篮球亦然。青峰的手变换了角度,在他即将到手的篮球轨迹上突然切断,火神预料到了这一点,在原本自己描绘出的轨迹上提前切断夺过球拍在了另一边的地上,脚向那边迈出了一步,似乎要向左突破。青峰的脚步也发生了变化,从速度上来看绝对无法被火神超越。火神在一个大幅度跨身之后,再一次将球从自己叉开的两腿之间拍回,身形闪回了右边——青峰的身影轨迹在那一个大跨度扭身之后出现了破隙——火神的速度突然经由一个小幅度后压蓄力加速之后达到了峰值!他从那一个小破绽中穿身而过,从罚球线起跳,沿着一个完美无缺的半弧形,在最高点——

  黑子的瞳孔缩了一下。

  ——猛地掼了下去!

  青峰在半路追随着跳起来,却被那份冲力猛甩了下去,尽了全力才勉强没有难看地跌坐在地上。

  此时,桐皇已经和诚凛平分。在这气势猛然的一个灌篮之后,诚凛再次超出桐皇两分。观众一片哗然,桃井的原子笔掉在了地上,而青峰却低低地笑了起来。

  在那笑声之中,黑子心中一紧。

  不会是……

  青峰捂着眼睛,将手放下时,黑子从中看出了一闪而逝的电光。

  “真是……出乎意料。”绿间已经完全忘记了捡起幸运物,而是沉郁地说。“青峰,进入zone了。”


  好累。

  火神的眼睛被汗水蒙住,他用毛巾擦了擦,倒进口里的水完全弥补不了他身上汩汩的汗液。

  青峰在第二节比赛的最后进入了zone状态,所向披靡。火神一对一完全阻止不了对方,只能看着他的无定式投篮疯狂地刷新着得分。唯一能阻止他的只有流星灌篮,但流星灌篮不能多用。他的体力根本就无法维持两节比赛的高强度灌篮。

  在刚刚最后的一分钟中,他体会到了自身的无力和弱小。完全无法阻止对手得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比分被一点点地追回。

  无力。

  他把毛巾随手一扔,闭上了眼不断地模拟着青峰的zone,但无论他用何种方法突破,都无法战胜青峰。

  黑子站在他面前,告诫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对于青峰的桎梏,只有火神自己有办法打破。


  第三节比赛。

  青峰仅仅是第一次进入zone,就已经学会了自由的切换。第三节比赛一开始,他再次开启了zone模式强势压制住了诚凛。比分开始不断地拉大,迅速到达了十二分。

  “诚凛这是要输了?”高尾说。“接下来还有两节,以青峰现在这种得分方式,他完全能在体力耗尽的时候把分差拉到最后一节只能是垃圾时间的地步。”

  “看上去是这样的,但小火神可不会坐以待毙吧。”黄濑说。

  火神再次站在了青峰面前,闭上了眼睛,模拟出了青峰此时的状态。

  ——捕捉不了。

  就算是在心中,青峰也仍然快到了无法匹及的地步。火神的脚仅仅移了一步,手中的球就被狠狠地截断。青峰毫不停留,反手将球随手投入了球篮中。

  没办法。

  绝对的实力,不是技巧可以弥补的。

  火神的双脚像是被固定在了原地一般,一动不动。意识像是被拉入了泥潭,无法动弹。

  技巧没办法的话,应该怎么办呢。

  如果抛弃掉所有技巧,剩下的那个——大概就是答案了吧。

  一扇门透出的光,出现在了深海之中,照亮了火神陷入沉重的黑暗的心灵。

  黑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火神如果一直坚持技巧,冷静地分析青峰的一举一动,就完全能够获胜。

  但当他完全放弃技巧,开启第一层zone的时候,就注定了现在的他与青峰,仅仅能够势均力敌。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不成熟。

  青峰在再一次拿到球,正要运球的时候,突然一个回身,躲过了一个偷球。

  火神眼中的电光一闪而逝。

  在一道仿佛令他醍醐灌顶的闪电之后,一扇大门向他缓缓开启,在那之中,是一片空白。

  但周围的一切,都进入了只在他的想象中才存在的世界,就算不在脑中描绘,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所有一切的轨迹。


  “火神也进入了zone。”绿间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戴上之后才恢复了冷静。“所以……大概有必要跟赤司提一句了。”

  “小赤司?”

  “嘟嘟嘟——”绿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东京来信:

  赤司:情况已知悉。


  绿间表情裂了一下。

  “等等—”黄濑发现了什么,“小赤司现在在东京!”

  “他说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他刚刚不会还在看比赛吧?我们的对手这么神?”高尾戏谑道。


  在双方的王牌都进入zone之后,其他的队员仿佛都已经闲置了下来。他们就算没有接到传球,也会敌我不分地从队友和对手手里夺球。篮球场已经成了他们的个人秀,而其他人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帮助自己的队伍得分。黑子一边在球场上不断奔跑,一边在不同的角度上观察火神此时的状态。

  大概能赢吗……至少确保了胜利胜利,黑子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第三节比赛将近结束的时候,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虽然火神较后进入zone,但却能够一次次击败青峰,将比分一点点拉了回来。

  但在第三节比赛开始读秒的时候,他突然觉到了一种压迫感从天而降。正在一对一的火神手一抖,篮球脱手。青峰离远之后,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渐渐脱离了zone状态,膝盖在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之下渐渐弯了下去,最后,他轰然跪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黑子同样感受到了那阵余威,那压迫感之中蕴含着一种熟悉的令他憎恶的气息,让他禁不住皱了眉头,但随即而来火神的突然昏厥让诚凛一下子乱了阵脚。很快火神就被抬了下去,小金井顶替了他。

  但两分钟后,余威很快就展现出了它的威力。铺天盖地的窒息感瞬间淹没了黑子。他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想撑起身子却抵挡不住那种浑身无力。

  身体失去了控制。


  黑子因身体状况向丽子申请了下场。

  他在离开了篮球场之后,就无法再支持住沉重的身体,只能扶着墙慢慢地走。绿间他们追上来时就看见的是这一幕,黑子弓着背,涣散的瞳孔中映出他们也没什么反应。

  “黑子——”

  “不要管我。”

  黑子咬着牙说出了这一句话,就捂着胸口慢慢走远。

  高尾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猜到了什么:“等等,火神在休息室里。”

  黑子的脚步顿了顿,随即复又毫不迟疑地迈下。


  在诚凛的双王牌相继下场之后,青峰也下了场。王牌都离开了之后,诚凛的状态十分不对劲。很快,一度陷入苦战的桐皇就戏剧性般地获得了胜利。

  最终比分:112:89。


  诚凛在准决赛中输给桐皇学园之后,因全员状态不佳,在后来与鸣成高校和泉真馆的比赛中连连失利,惨遭淘汰。

  桐皇学园一路高奏凯歌,尽管王牌青峰大辉没有出战,但凭借自身优秀的实力杀入全国决赛,即将在下一场比赛中对战神奈川的海常高校。


【温馨提示】
下章开篇高能,不过什么高能我就不说了(手动滑稽)
不过事实上,我觉得三十章的时候,估计上次投票选出来的某个环节似乎真的会出现……啧。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