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2

  第二十二章 鸦雀无声


  ……怎么了?

  黄濑凑到黑子的耳边,轻声说。

  黑子偏过头,染着茜色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难忍的媚意,羞耻和被男人侵犯的恶心感一并涌了上来,他咬着牙不发一语。

  如果小绿间知道了会怎样?黄濑轻笑。

  像是心中的想法被猜中,黑子瞳孔一缩,随即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

  仿佛心中的某个点被满足,黄濑病态地伏在黑子的肩膀上笑了起来。黑子被他抵在储物柜上,恶心感从下而上漫过心肺直到喉咙久居不下。他死睁着眼睛,倔强地沉默着等待着一切结束。

  你在……等待什么呢?

  黑子的蓝眸中尽是隐忍与不安。还有隐藏在下面的浓浓的厌恶。他仅仅是被动地接受所有的、源于黄濑的顶撞。他在等待着一切终结。

  呐,小黑子,你之后会怎么对我呢?

  是疏离、果断地拒绝,还是会置之不理?

  对小绿间又会怎样呢?

  在黄濑疯狂地在脑中演练自己之后的下场时,室外雨还在下。

  透过帝光篮球部的墙,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地面上发出了密密麻麻的声音,掩盖了一切不虞。


  梦。

  但仅仅是梦罢了。


  青峰大辉。

  黄濑仰慕、并深深嫉妒着的人。

  当初,他因为青峰打篮球时强大且帅气的背影而加入了篮球部,成功地进入了一军,然后遇到了黑子哲也和绿间真太郎。那大概也可以说是他一生的转折点吧。

  原本从篮球的能力上说,他就从来没有赢过任何人。像是复制这样的技能,仅仅只是不入流的东西。一味的模仿,就算能够超越,又怎样呢?

  ——如果这样想,其实他喜欢上黑子的契机,大概就是这个。他们都是依附于其他人的存在,所以大概才能够感同身受,进而互相吸引吧。

  于是在喜欢上黑子之后,他同样开始嫉妒青峰。

  黄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凝视着带着篮球远去的背影。

  他无法挡住青峰,就算他是海常的王牌,就算他是奇迹的时代,但在球场上他还是那个队友眼中的软柿子帝光一军。青峰的那座高山仿佛不可逾越,他与黑子有着非同一般的羁绊,只是绿间没有看见,所以才能被他利用。

  但是……

  青峰对黑子,大概已经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吧。

  黄濑再一次重复着被青峰轻松地过人的过程。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但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他甚至没有能力迫使青峰用出zone。

  普通的招式,无论再怎样强化都没办法超出那个峰值,而奇迹的招数,他也无法模仿。

  这是一个僵局,一个对他而言的死局。

  第二节比赛结束,海常与桐皇的分差已经拉到了十位数。任凭海常的前辈使出浑身解数,桐皇平稳的得分步伐犹自岿然不动。

  死局。


  “黑子,海常要输了?”趁着中场休息,观众席上,火神问坐在一旁的黑子。

  他们在休息了几天之后,终于能够再次上场,但诚凛已经完全退出了IH,所以他们只能在前辈们的问候中来到了桐皇和海常的比赛现场。

  黑子的眼眸一直紧盯着黄濑,在观察到了他掩饰不住的颓态之后,点了点头。

  小黑子……?

  黄濑察觉到了一道目光,顺势而望,就看见了一身诚凛黑制服坐在观众席中的黑子和火神。

  黑子哲也、像是一场虚幻的梦境。


  梦。

  但仅仅是梦罢了。


  再一次站到了青峰的面前,黄濑缓缓气沉,压低了下盘。

  如果能够模仿,大概……

  黄濑的大脑急速转动,疯狂地从周围的细微细节中搜寻着青峰的影子,企图复制到自己身上。

  青峰持着球拍动了一下,突然从左侧突进,黄濑向左移了一步暗叫不好,似乎能以假乱真的假动作的内涵是黄濑无法比拟的超常速度。青峰在一个大幅度的快速换手持球之后,再一次越过了黄濑,随手将篮球投入了篮筐。

  黄濑面沉如水,不断在脑中模拟青峰刚刚的动作。而在再一次挡在青峰面前时,他目光暗了一下,在青峰再一次大幅度晃身时竟然跟上了他的动作。

  模仿?

  青峰目光一闪,突然前移闪身将球投入了篮筐。

  黄濑立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空气,再次跟上了青峰。


  “黑子,那现在呢?我看黄濑不像是会坐以待毙的人。”火神再次询问。

  黑子摇摇头:“仍然会输。”


  “如果他无法突破自己的心,他就永远都不能胜过青峰。”绿间说。“从帝光开始,他就是青峰篮球才能的拥趸。他没有打败青峰的觉悟。”

  高尾应了一声。


  青峰大辉。

  难以企及的高峰。

  黄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瞳孔略略涣散,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

  在那一次的半模仿之后,黄濑终于完全模仿出了青峰的过人路线,青峰也因此用出了zone。

  这下子,是完全的死局了。

  但黄濑却笑了起来。汗水从额角流入了他的嘴里,微咸。

  是啊。死局了。如果能死局就好呢。那样就再也不用管那么多了。

  就算是黑子哲也也好绿间真太郎也好青峰大辉也好黄濑凉子也好全都好。如果真的能够死局就好了。

  青峰大辉。

  就算是梦,也仅仅是梦而已。


  所以,就让我,亲手打碎这一场梦境吧。


  感觉变了。

  青峰体会到了这一点。

  虽然是最后的三分钟,青峰也脱离了zone状态,一切已成定局。但黄濑的感觉却变了。

  之前的颓唐一扫而光,开始能够赶上节奏,追随上了青峰的步伐——甚至隐隐有超越的前兆。

  比赛结束,桐皇以大分差胜利,黄濑站立在原点,微微一笑。

  像以往一样,没有任何人能看到。

  也是,如果是梦,打碎就好。

  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了。


  “队长?”

  独自躲在休息室里的笠松幸男愣了愣。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出门和黄濑并排行走。一路上十分沉默。但笠松却隐约觉得,这种沉默绝不会持续太久。

  果不其然,直到了门口,黄濑才终于开口。

  “前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评论 ( 1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