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3

  第二十三章 此情可待


  很多时候,奇迹都发生在一个平静的午后。

  像是黄濑就是如此。在前两天的平静的午后,他亲眼在随意经过的街头篮球场上目睹了一个狂暴不羁的身影,嘴角挂着放纵的微笑,连连高速晃过了三个实力强劲的人,猛地将篮球扣入篮内。

  那一刻,他深深为那种力量感而折服。之前因为太过轻易的足球练习而产生的厌倦感瞬间消失不见,他开始为那种愉悦、放肆、充满力量的运动而感到兴奋,也为像这样的对手而感到期待。

  他迫不及待地在比赛结束后冲了过去,那个皮肤黝黑而显得相貌很老的人不是十分耐烦,大概是把他当成粉丝了,在喝水的时候就想随便挥了挥手就赶他走掉。

  “那个……”黄濑话未说完,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青峰君,请问这是?”

  他被吓了一跳,才注意到了身后的人影。那个蓝发、眉眼稚嫩的人将手中的两瓶宝矿力递给了他一瓶,说:“青峰君是帝光篮球部的队员。”

  还来不及惊喜自己和这个人一个学校,一个动作打断了他尚未出口的话。

  “哲,你怎么把我的水给他了!”那个似乎叫做青峰的人很是不满,从座椅上跳了起来,现在褪去不耐烦的眉眼才终于有了一些幼稚的少年模样。

  蓝发的少年递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将手中另一瓶水塞给了他,向黄濑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拉着青峰离开了球场。

  走了稍远,黄濑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

  “哲,刚刚我把那群家伙给打跑啦!怎样,厉害吧!”青峰的话中有着浓浓的炫耀意味。“叫他们敢来欺负我的人!”

  “虽然十分感谢,但我认为我应该堂堂正正地用篮球……”

  “他们明摆着就是在欺负你!还敢在篮球比赛里耍手段,简直不要脸……”

  他们在下沉的夕阳之下越走越远,在那光辉灿烂的一幕中,黄濑站立在公园的角落,手里拿着那一瓶温度稍低的宝矿力——以至于他的手中开始向下渗水,隐隐从那两人的背影中察觉了什么。

  后来他才知道,那大概就是奇迹的萌芽。

  两天后,向足球部提交了退部申请的黄濑正式踏入了帝光篮球部。他径直走入了一军,而没有任何人引荐的他差点被轰出去,然后那个蓝发的少年走来解救了他。

  在少年把他带入休息室的时候,黄濑没有出声,但一直观察着附近。一个红发的少年扫视了他一眼,便饶有兴趣地点了点头。

  “是足球部的天才王将,黄濑凉太么。哲——黑子,接下来,你就是他的入部指导。篮球部部长,赤司征十郎,幸会。”赤司征十郎鲜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微光。但黄濑仅仅是在惊异于他把自己称为了“王将”。

  “接下来的时间,请多指教。”黑子向他点了点头,自我介绍道,“我是黑子哲也。”


  而在偶遇第三天的午后,奇迹再度发生。

  黄濑顺利地进入了篮球部,秉性十分没耐性的黄濑竟然在黑子的带领下成为了帝光的一军之一,但他的心中却漫无目的,就像是来到篮球部,其实只是再一个兴趣的萌发。

  但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让他最终确定了自己的目标。

  灰崎抢走了他的女朋友——这是真的,并发出了侮辱性言论——这是听说。

  虽然很快,那个被强塞过来的“女朋友”就给分手了,但那种侮辱是没有男人可以忍的,于是黄濑就奋起反抗,最终灰崎倒台退部,而黄濑顶替了他的位置,最后成为了奇迹的时代之一。


  “哦,那之后呢?”笠松百无聊赖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漫不经心地问。

  “后来我就一直呆在队里打比赛呗,和其他人也越来越亲近了。”黄濑笑道。

  “不过原来你还有女朋友啊?”笠松上下扫视了他一眼,“不过也是,像你这样的条件没有过女朋友才奇怪。”

  黄濑笑:“队长没有女朋友才更奇怪吧?”

  “滚!”笠松一脚飞起。

  黄濑稳住身形,笑了笑,说:“现在好些了吧?之后的比赛还得加油才行啊。队长。”

  最后的词,他用了一种开玩笑似的轻佻语气,促狭地念了出来。笠松皱起了眉头,但又很快松了下去,叹了一口气。

  “我啊,曾经一直很仰慕青峰。”黄濑转过头,望着微暗下去的天色,怀念地说,“不过现在不会了。之后,我大概努力一把,也能够把他打败掉吧。”

  “嗯?为什么?”

  黄濑含糊地笑了笑,向他扯起了其他事情。


  但事情其实还有后续。

  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女朋友,纯粹是不想说下去了于是瞎编了一个。作为艺人,即使只是业余平面模特,他也需要敬业,不能随便搞男女关系,而学校中的女生本就少有能入他眼的,所以他也干脆就放弃了。

  而在那一天,一向不缺席部活的黑子向队长提交了请假申请——虽然没有被批准。之后部活结束,他急匆匆地跑出了篮球部,而黄濑出于好奇,偷偷跟了上去。

  ——追本溯源,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跟踪黑子哲也。

  黑子来到了校外,而人烟稀少的后门处正有一个人等着他。

  虽然不常见到,但黄濑还是通过直觉一眼看出来——那个头发银白的人,是灰崎祥吾。

  “灰崎君,为什么这些天你都没有来练习!”黑子的语气罕见地十分紧张,但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轻松。

  “啊,又要拿虹村那家伙的话来堵我了是不是?还是消停会儿吧哲也。”灰崎懒洋洋地揉了揉他的头,就和他并排转身向着校外。“不过,我上次说的事,你考虑好了没?”

  “什么——”

  灰崎突然凑近了转头过来的黑子,嘴唇差一点碰上了鼻梁,还好在黄濑差点忍不住冲出去的时候,黑子一把将他推开,语气中带了一些恼怒:“灰崎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灰崎哈哈大笑:“开个小玩笑。”就揽了揽他的肩膀,和他一起走了。

  虽然被开了这样一个过分的玩笑,但黑子没有生气。而躲在一边的黄濑却清晰地看见了,灰崎背在背后的手,偷偷地向他这边做出了一个侮辱性的手势。

  很明显,灰崎已经发现了黄濑,然后,刚刚的所有举动,都只是为了向他示威而已。

  那一刻,黄濑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

  但他在那之后,开始了对出战之位新一轮的角逐。

  最后的结果是十分明显的。一直不听管教的灰崎被赤司逐出了队伍。而那时候,一直暗里关注着这件事的黄濑看见了向灰崎的方位走去的黑子,再一次跟了上去。

  灰崎那时候,面无表情地站在垃圾焚烧炉前,提着自己的球鞋在入口上,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松手。黑子就立在他的身旁,也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的球鞋。

  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他们站立在了那里良久,黄濑也躲了良久。

  灰崎最后半闭了闭眼,像是忍受不了,终于将稳稳提着球鞋的手收了回来,拍了拍黑子的头。

  “放心吧,我不会烧掉的。”

  像是做出了一个郑重的承诺,灰崎背对着黑子,之前一直强行撑着的眉眼终于松了下去。而黑子也背对着他,终于才露出了一个微微带着不忍和哀伤的表情。

  黄濑凉太那时候的心情是什么呢——啊,想起来了。

  那时候啊,黄濑凉太看着背对着双方,露出了让他感兴趣的表情的情景,感觉到了一种病态的快乐。

  大概,那种感情可以被叫做——幸灾乐祸。

  更何况,是自己一手促成的呢?

  那时候的黄濑凉太,心中的阴暗悄悄滋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而从那时候开始,那个蓝发的少年,坚强之下强忍不住泄出的每一分小小的脆弱和无助,都成为了他在暗地里取乐的工具。光明之下的黄濑凉太那么的耀眼,谁能够知道他的这样恶心的想法呢?

  而之后,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烧之后,这样的种子,被烈火灌溉,终于萌芽。

  和奇迹一同伴生的,居然是这样的东西。

  大概,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没救了吧。


  之后,IH还在继续。海常虽然输给了桐皇,但仍能继续比赛。

  不过——海常的王牌,则不能继续了。

  在之后的第一场比赛时,黄濑才觉察到了自己足踝的异常,但仍然坚持了两节比赛,才支持不住下场。检查之后,医生判定他的脚踝出现了轻度的损伤,在比赛加重了损伤之后,至少要休赛三个月。

  海常的众人不清楚原因,但黄濑却十分明白。在与青峰的最后的三分钟中,他开始了完全的模仿。完美复制了青峰大辉的后果是惨重的,那时他还完全不能驾驭那一股力量,于是他遭到了无情的反噬。在比赛中,他明明觉察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但还是没能够抵抗自己心中的那一个声音,而根据这牵引,他原本得打三场比赛再下场,但他凭着自己的毅力,硬是第二节比赛就挣脱了那一种无声无息的力量。

  在之后,他把这一种牵引,命名为命运的指引。


  最后IH结束,排名如下:洛山第一,桐皇第二,海常第三。接下来的排名没有意义,在此省略。

  虽然是这样中肯的排名,但实际上,在海常传出了黄濑受伤的消息之后,身在洛山的帝光队长赤司征十郎,就向还能够继续参加比赛的所有奇迹发出了禁赛的要求。

  所有人的响应都是附议。

  在曾经,黑子哲也的前一世,也发生了这样的状况,但那时候,黑子哲也的全部心神已经投入了对新的道路的开发,另外的心神则投入到了火神身上,根本无暇顾及究竟这一条命令究竟暗藏着什么含义。

  但照现在来分析,他却仍有着疑惑:奇迹的时代在各自分散之后,本就是要各自争夺最强之位,但即使黄濑和绿间缺席,他们仍然可以继续争夺不是吗?

  或者说,他们是在期待什么吗?

  但不管怎样,日子总要过去。在IH之后,“无冠的五将”之一“铁心”木吉铁平回归了诚凛的队伍,这个意外之喜极大地增强了诚凛此时薄弱内线的防守力,也进一步提升了诚凛队伍的向心力。

  而接下来,在补完考试之后,就是期待已久、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期待的假期合宿了——

  “那么,海边或者山边,怎样呢?”

  “不,干脆两个都去吧。”

  不要用这种蜜月似的语气来谈论魔鬼合宿啊!!!!两个都去会惨死在合宿里的吧!!!!诚凛众人无力吐槽。

  “安心吧,要enjoy才行啊!”木吉笑呵呵地从背后攀住他们的肩膀,安慰道。

  “安安心心”地遵照了丽子的计划,他们真的两个都去了。

  第一个地点是海边。

  但合宿的时候,却意外碰见了——

  “怎么会是你们!”

  “我去怎么又是你们!”

  火神和高尾一起指着对方叫道。

  而黑子只是淡定地向绿间点了点头。绿间推了推眼镜,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