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4

  第二十四章 月度迷津


  高尾的脸上挂起了牵强的微笑,而在他转头回去看绿间的时候,却看见绿间只是推了推眼镜不置一词,感到十分恐慌。

  我去小真你不要这么不靠谱啊!高尾的脸抽了抽。

  像是听见了高尾心中的呐喊,绿间终于缓缓开口道:“这里本来就是秀德的固定练习场地。”

  “你们在做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

  绿间和高尾转了过去,被浑身沾满鲜血还拿着大砍刀的丽子猛地悚了一下。

  诚凛、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啊!

  换了一身衣服,丽子跑去和秀德的教练详谈了一番,就确定了最终两个学校的联合练习计划。把后续的时间表安排好,她再神清气爽地回来的时候,就只看见餐厅里尽是一些饿死鬼模样的队员了。

  “丽子……”日向向她翻着白眼,软趴趴地趴在自助桌上,但手中拿着的勺子却一直重重地敲击着桌子。

  “你们都怎么啦?”丽子被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没好气地说,“都给我起来!”

  果不其然,那些看上去饿死中的诚凛队员一个个都迅速严阵以待地从桌子上弹了起来,拿着勺子正襟危坐。

  而趴在一旁的方桌上的黑子和火神抬起了头,扯下了头上的眼罩,似乎刚刚正在小憩。

  “哦,教练你回来了啊。”火神打了个哈欠,说,“什么时候开饭?”

  “诶……你们刚刚都没有做饭吃吗?”丽子愕然。

  “之前不是说你来做吗。”小金井敲着盘子说。“快做吧快做吧今天是不是吃咖喱咖喱咖喱咖喱咖喱草莓咖喱蒟蒻咖喱蓝莓咖喱切丝咖喱萝卜咖喱……”他开始不停地碎碎念了起来。

  虽然话语中难免有些饭时被拖到三点而产生的抱怨成分,但丽子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感动了。

  “原来……大家那么期待我做的饭吗!”丽子两眼闪光,在魔鬼般的切菜音效中迅速地将一个大大的洋葱投入了汤里使劲搅拌。

  不……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啊!

  众人在心中呐喊。

  虽然过程惊悚了一点,但结果总是会差强人意……

  这算哪门子差强人意啊!

  日向颤动着用大勺搅拌了一下,从里面捞起了没剥皮的洋葱两个、没削皮的土豆两个,胡萝卜两根,葱姜蒜每样整三个……

  “哇,完全没切诶。”伊月俊用汤勺从自己的浅口盘中舀了一勺浇上了色相浑浊的汁液的米饭,送入了口中。

  浑身一震,伊月的脸上出现了便秘似的……不,比那还要可怕的表情。但他还是发挥了自己坚强的毅力,硬是咽了下去!为他鼓掌!啪啪啪啪啪……

  我就不该期待什么的!伊月心里疯狂呐喊。

  “丽子……”

  日向看到伊月的表情,就聪明地放下了勺子:“还是让水户部来做一遍先吧。”

  于是,在丽子的首肯之下,丽子和水户部一同开始做咖喱。这次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中,丽子和水户部呈上来了两盘色香味完全一样的咖喱!

  这次是木吉先动手!木吉用勺子先舀了水户部那一盘,点了点头。接下来是丽子的,他吃了一口,顿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还不错。”他漫不经心地说。

  见到木吉似乎没什么异常,日向将信将疑地也按顺序舀了一口饭。

  但吃到丽子的时候,那种熟悉的难吃感觉再一次随着米饭入口的瞬间涌了上来,日向的脸色也像木吉一样变得十分微妙。

  日向看向了木吉,但却看到木吉一边慢慢将丽子的咖喱饭舀入口内,目光有些散漫。

  “不好吃吗?”丽子有些期待,又有些沮丧地把自己的手藏在了背后。而正随着木吉的目光望过去的日向却正好瞄到了她手上贴着的好几个创可贴。

  日向的表情在那一刻变得更加微妙,一刹后,他下定了决心,再次舀了一勺咖喱送入嘴中,逼着自己尽量细致地嚼了嚼后,说:“很好吃。”

  “唉,也不用安慰我了,看来我就是没有做菜的天分。”丽子叹了一口气。

  “不过,你和水户部做菜的步骤是一样的,怎么味道就不一样呢?”小金井询问的目光转向了水户部,他沉默着摇了摇头。

  “就是啊,明明是一样的……”丽子一边皱着眉头想,一边打开锅盖将手中的维生素片倒入了正咕咕冒着气泡的咖喱内。

  “等等!教练你在做什么!”火神大惊。

  “维生素啊。”丽子无辜地摇了摇手中已经洒了一半的袋子。

  在众人的鼎力要求之下,丽子最终再次做了一锅咖喱,没有放维生素,终于做出了一锅味道正常的咖喱,折腾到了四点,终于全员吃饱。


  “砰、砰、砰。”

  空旷的篮球馆内,一声一声篮球碰击地板的回声传响在密闭的室内。黑子哲也闭着眼,感受着一道一道的重复声浪在室内重叠交错,锻炼着观察力。

  门突然发出了细微的声音,黑子顿了顿,睁开眼,将篮球投向了球篮。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连篮筐都没碰到就下落到了地上。

  完美三不沾。

  “前辈觉得什么是正确或错误?”

  他的声音中丝毫不见异样,似乎刚刚的投篮根本无法令他心旌摇曳。

  木吉走到他身边,宽厚的大掌吸起一个篮球,未跳起就投入了篮筐。

  “大概在不危害社会的情况下,顺心就是正确吧。”木吉皱着眉头说,似乎刚刚的问题给了他的思考很大的困难。“我也说不清。”

  “但连锁反应呢。”黑子说。

  蝴蝶效应。

  像那只蝴蝶一样,仅仅是轻轻振翅,就有可能在它几乎一生也不能及的地方引发一场灾难。

  而有谁能知道自己的一次微小的行动,是否会造成其他人的苦难呢?

  木吉想明白了黑子话中的意思,对刚刚的问题再次皱起了眉。

  黑子再次拿起了一颗球,用左手扶着右臂慢慢地拍击,过了一会儿,他才再一次起身,将球投向球篮。

  再一个三不沾。

  “如果……一个人,因为他自身而死,那么,谁是正确的呢?”黑子哲也低低地说。“如果……这个人的死,是因为巧合,那么孰对孰错?”

  木吉这次思考的时间更加长了起来。这个偌大的篮球馆中,在一段时间之内只剩下了轻轻的篮球拍击声,单调而枯燥。

  “这种事应该没办法吧。”木吉想出了答案,用自己的大掌揉了揉黑子的脑袋,叹气道,“这样的是悲剧,但很少,我们只要无愧于心,就不用再区分对或错了吧。”

  黑子哲也的脸隐没在他的手掌之下,阴影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最终没有回答。

  “前辈,我申请退出首发。”黑子再次投了一个篮球,但又是三不沾。

  他没有说理由,但木吉也已经了然于胸。木吉看得出来,他现在已经陷入了迷惘。但却不是关于篮球,而是关于其他隐秘的事情。

  “我需要找到新的道路。”


  “哟,黑子,怎么跟我一起跑啦?”火神提着两大袋饮料满头大汗地跑在回程的路上,一路印下深深的脚印。而黑子紧随其后,仅仅只是跑在沙地上跟着他而已。

  “我退出了首发,所以今天和秀德的比赛我不出场。”黑子淡淡地说。

  “那之后你要一直跟我一起跑?”火神气喘吁吁,但还是咬着牙硬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

  黑子点点头:“锻炼耐力。”

  火神腹中瞬间出现了许多问题,但现在明显不是可以悠闲地聊天的时候,他也不想现在把东西放下,所以他们在沉默中跑完了最后一趟路。

  “前辈,饮料买回来了!”火神朝沙地上激战正酣的两方人喊了一声,就把黑子拉去再去慢跑调整呼吸。

  “诶,你刚刚说锻炼耐力,不会之后你就不打算用Misdirection了吧?”火神镇静地问。

  “我需要使用存在诱导和幻影传球。”黑子哲也回答。“之后我不会再要求下场,你也需要全面配合。”

  “你之前不是不想用吗?”火神咂舌,“用了就是稳赢啊……不过幻影传球是什么?”

  “它的曾用名是幻影薄纱。”黑子微微垂下眼帘,“这是最终的版本。使用了之后,能够无差别催眠出额外的一重幻影覆盖传球。”

  “听不懂。”火神无所谓道,“不过你下次演示给我看看啊,还有,你新招数怎么这么多?”

  “嗯。”黑子移开了目光。

  “那下次演示给我看啊,还有那个过人,我也想试一下。”

  此时月色正明,夜色正浓,他们绕着海滩慢慢地奔跑,永远并排着。黑子哲也偏过头,蓝眸本来想转入月色,却恰巧映入了身旁的火神。从这深沉的夜色中,他透过了一个稚嫩许多的脸庞,仿佛望见了悠远的岁月,再次对上了那一双闪着沈静火光的眸子。

  而在那轻轻维系着周遭一切的寂静中,黑子哲也像被泛着微微夜色的水光迷惑了一样,说出了一个无人知道的誓言。

  “好。”


PS:心情好放个预告好了,但每次更完心情都会不好啧。
【下章预告】
“只像你这样的程度,不会再有机会击败我。”
但是,为什么心中会有微微的战栗?
“我能够……至少稍微失礼一下吗?”
但已经来不及了……在很久以前就……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下一章:月迷津渡。
“再也不会认输了。”


……写的什么鬼。
看起来第一次还是不太熟练啊,多写写就好了w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