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5

  第二十五章 月迷津渡


  应火神的要求,黑子答应了火神为他再一次展示技能的要求,但这几天他们一直被派作各种苦力,所以火神一直迟迟未找到时机把黑子约出来。诚凛因为上一次的意外失败而士气低落,但在丽子的分析之下,前辈们决定疯狂地提升自己的技能,而不是仅仅靠着自家里的双王牌取胜。

  对于上一次的失败,丽子透彻地分析了整场比赛他们的失败之处。首先,战略问题。他们的战略是不得已而为之。桐皇的战力除开青峰,就已经是一流水准。像是他们失去了木吉之后的诚凛,连替补都没有,如果首发的队员出了什么事,也不好解决,而他们的身体素质本就远远差于以强攻为战略的桐皇,所以王牌之外的其他人只能够尽力去牵制桐皇,减少对手得分,而不能克敌制胜。第二,士气问题。在黑子和火神相继下场之后,诚凛的其他人时期一下子就低落了下去,之后的比赛也越来越不在状态。那几天让丽子发现,诚凛现在的确过于依靠王牌了。这不是好事情。

  于是在这几天里,火神和黑子一直和诚凛的其他人分开训练。虽然这不利于诚凛内外线的团结性,但木吉铁平的回归改变了这一切。他作为诚凛内线与外线的最强纽带,能够完美地作为诚凛的主心骨与黑子配合串接整个赛场。所以现在他们的要务,不是全力配合火神和黑子,而是尽量发挥出自己本身的得分能力,不再作为王牌坚强的后盾,而是成为最锋利的矛,与王牌一起穿插进敌方腹地,而不是只是一个个在后面拖拉牵扯的拖油瓶,没了王牌就不行。

  而经过了这一次惨烈、而戏剧化的重大失败之后,诚凛的所有人都在反思,于是在黑子与火神都在场的时候,他们宣布了之后的训练计划。诚凛的其他人全部三倍训练量,目标盯准冬季杯。

  而火神和黑子,还是前半期自行训练,后半期加强训练。

  所以在海边合宿的时候,火神和黑子基本上等同于闲人,如果不是黑子一直坚持为火神制定训练计划,大概他们会在这半个月里把篮球荒废个彻底……

  而这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火神意外失眠了。可能是因为睡前喝的一罐咖啡,或者是吃饭之后的饭后浓茶,或者是晚餐吃的五碗饭……总之,火神现在看着窗外的一轮漂亮的明月,失眠了。

  黑暗里,身旁有个人翻了个身。火神闭着眼数数从一数到了一百,还是没睡着。身旁的人又翻了一个身,他记得旁边好像是黑子……?

  火神皱眉,轻轻翻身起来,窗外月光从云的边缘透了出来,投进了窗户照亮了和室,身旁一直翻翻翻的果然是黑子。火神蹲下来,把他凌乱的蓝发往下压了压,用薄被掩好了他露出的小腿,才转身走了出去。

  “大我君……”

  在他走之后,黑子忽然小声地叫了出来,睁开了睡眼。

  被热醒的黑子闭上眼,有些烦躁地把被子蹬开,躺着睡侧着睡又翻了几个身才耐不住坐了起来。

  “唔……”黑子坐在褥子上呆了许久,直到月亮再次穿越了一朵云,他才愣神过来,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发起身。


  篮球在地上猛地反弹了回来,火神执过篮球,利用回弹的时机接力冲起,将篮球扣入了球篮之中,砰砰直响。

  这个篮球场距离他们休息的旅馆十分远,他刚刚围着沙滩跑了几转,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漆黑,四周不见一点人烟,他才转而求其次再次碰起了篮球。之前依照黑子的嘱咐,他只是不断地做过人和弹跳训练,而真正的扣篮则根本没怎么使用过。现在再度开始玩篮球,他不由得又手痒了起来……

  为什么是又?

  不管了。

  火神笑着咬了咬牙,红得发黑的眼珠猛盯了远处的篮筐,开始调整自己的姿势和距离。一会儿之后,大概距离已经是罚球线那个样子了,火神牵出了一抹笑,腿部发力蹦跶了一下接力下一次的腿部发力,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半弧,就将篮球扣了进去。

  掉下来之后,火神在心里“yes”了一声。

  第一次无助跑流星灌篮,成功!

  虽然貌似成功了,但实际上火神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灌篮没有做好。在弹起来之后,他就发现了不对,于是半弧还没完成的时候他就险而又险地将篮球扣进了篮内,之后的半弧果然后继无力,几乎是球脱手的那一瞬间,巅峰状态消失,他就掉了下去。

  像这样的突破版流星灌篮,他只是使用了半完成版,就出了一身的热汗,被夏夜呼呼的热风一吹衣服就湿哒哒地黏在了身上,各种不爽。

  “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半点没长进。”

  火神转头,看见绿间一脸嘲讽地从路边走了过来。来不及惊讶为什么绿间会在午夜时分突然出现在这里,绿间的下一句话就接踵而至。

  “只像你这样的程度,不会再有机会击败我。”

  就在火神因他的话一顿的时候,绿间突然点了点眼镜,就小借步冲到了火神面前夺走了球,火神意识到他要投篮,幻影步右移,绿间眼前出现了一个远离的火神的幻影,而直觉却告诉他火神接下来会试图前倾用幻觉迷惑他的身体重心,神色不变,不忘初心径直投篮。

  一只手穿破了幻影来到他的面前,却最终没有碰到那颗高高飞起的篮球。篮球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空刷入篮。

  “这里……”黑子正好经过了这里,看见了他们对决的最后一幕,那漂亮的弧线让他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而在他发声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捂住他的嘴迅速地将他拖进了草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潜伏在这里的高尾和成对他做了一个愉悦的噤声手势,就乖乖地放开了手。

  “好不容易看到这么有趣的东西,就暂时不要打扰他们啦。”高尾笑嘻嘻地小声说。

  黑子没说什么,转过头全神贯注地观察此时的火神和绿间。

  “我就这么说吧。”绿间微微揶揄,“你不适合投篮。”

  黑子听到他的话,神色有一瞬的迟滞。而后像是忽然意识到他接下来将要出口的话一般,黑子的脸色变了。在他旁边蹲守着的高尾再一次准确地捕捉了他脸上的神色,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眉。

  “你以为那场比赛你是怎么输的?是因为比分没有拉够,还是体力不支被迫下场?”绿间再次扶了扶眼镜。“那个时候你无论是进入zone状态还是不进,都能够胜过青峰。”

  火神一愣。

  “你还记得,你第一场比赛是怎么赢的吗?”

  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黑子哲也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在高尾的眼中,他颇有些急促倏然站了起来,走过去挡在了火神面前,与绿间对视了一小会儿就拉着一头雾水的火神意图离开这里。

  “咦,黑子……”火神疑惑。

  “黑子。”绿间突然叫住了黑子哲也。

  不出他意料,黑子哲也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脸上还留着些许掩饰不住的矍然。

  绿间在这短短时间里,第三次扶了扶眼镜,沉默几秒之后,他说:“来日再见。”

  黑子也沉默了几秒,而在这无厘头的对话中,他稍微垂下了头颅,再抬起来:“再见。”

  直到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海岸边再也看不见,绿间才忍不住第四次扶了扶眼镜,才发现自己缠着绷带有些僵硬的指尖的微微的战栗。

  “刚刚绿间说话奇奇怪怪的……他是不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附体了啊!”火神忍不住吐槽道。

  黑子扯了扯火神的衣服,在火神低头看他的时候低下头掩盖自己的异常,低声说:“随便找个地方坐。”

  尽管他的话语完全没有破绽,语气也正常得很,但不知道是因为现在泫然的恬淡月光还是因为他下意识低头的动作,火神似乎从中看到了一点隐秘的脆弱。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就没有再低头看黑子,而是拉住了他的手腕,将他轻轻拉着找到了一个能坐的地方。

  坐下沉静良久,空气十分安静。火神在望着远处发呆回神后,正巧看见了黑子凝视着他的模样,有些不适地移开了视线,找话题说:“黑子,你说绿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能赢,但是没有赢。”黑子回答,“他想告诉你原因。”

  火神原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或者会很久之后才回答,但没想到他说得那么快,说不出出于什么情感地摸了摸鼻子。

  “那……”

  “但我不想你听。”黑子淡淡地说。

  火神再次愣住了,一向不喜欢动脑子的他一阵头脑风暴。

  哇什么鬼!这种情侣似的埋怨方式……我去!

  “那个……黑子……”想完了,单细胞火神决定直接问问。

  误会就误会了吧!火神铁了心这么想。

  “抱歉……可以安静一会儿吗。”黑子垂下了眼帘。

  第四次不知道为什么,火神从他翕然的脸庞中却看出了哀伤,他僵硬地坐在坚硬的石头上一动不动,而黑子则在这令他难耐的安静中开始凝视他的脸孔,让他焦躁不安异常惶恐。

  而直到了一段时间之后,火神才终于镇静了下来。他心里想着“看就看吧死猪不怕开水烫”然后硬着头皮迎上了黑子的目光,也礼尚往来似的不客气地盯着黑子猛瞅。盯着盯着,他就开始无聊地观察起了黑子的脸,而从那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上想起了很多事情。

  气氛第五次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逐渐暧昧了起来。

  许久,黑子才闭上了眼,转过了头。火神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突然脸色爆红,转过头去。

  就在这样诡异的一幕中,黑子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

  “火神君。”

  火神捂着还有些发烫的脸,悄悄转过头看了看黑子。黑子哲也此时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像做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誓言一般坦然地说:“那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说完,他的面部表情很快地放松了下去。黑子没有去看火神的表情,而是在安静之中,接着说:“我能够……至少稍微失礼一下吗?”

  几步的距离很快就缩短到了几乎没有,黑子哲也站立着紧紧抱住了火神,闭上了眼。

  我……不想再离开你了。

  眼前黑暗的世界很快地抽离,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随即而来的还有常人难以忍受的麻木和痛苦。黑子哲也再一次闭上了眼。


  一瞬间的黑暗转而消失,黑子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海岸边的石头上。他觉察到了几分不对劲,但随即而来的还有更大的悲伤和痛苦。

  黑子意识到了什么,手指轻轻向着自己的脸探去,触手冰凉。

  他在流泪。

  他的意识像是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游离在躯体之外,冷静地叙说着“自己正在流泪的事实”,而另一部分,则似乎还停留在躯壳之中,几乎要被悲伤压倒。

  这不是属于我的感情。

  从没有像这样的一个时候,黑子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那意识仍没有融合,于是黑子的手停在了空中,他的目光停留在手指攫取的那一滴泪水上,而无声的哀伤还在继续。

  悲伤充斥了整个心胸。心室处传来了阵阵的钝痛,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但又不像。而与之相反的,是他头脑中的极端冷静和继续着的思考。刚刚落泪的他就像一个局外人,从一个毫无感情的局外人的眼光看着自己,从没有像这样的一刻,明明白白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不是属于我的感情。

  一切终于停了下来。

  火神一直垂着头沉默,而黑子此时也极度庆幸他此刻的沉默。他静静地坐在石头上,盯着手指上的那一滴泪水出神。

  “黑子。”火神埋着的头抬了起来,黑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见了他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仿佛想通了什么、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喜欢你。”

  黑子面无表情地沉默了一会儿。静静的晚风穿过了岩隙拉出长长的呼呼尖啸声。而他们坐在中央的岩群之中的空气仿佛一下子沉滞了起来。而后,开始凝缓地流动——

  “十分抱歉,我不能接受。”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