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6

  第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


  火神明媚的期待表情突转成了错愕,最后完全黯淡了下去。黑子看出来了他此时的失望和错愕,但他绝不会允许自己成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鬼东西的替代品。况且,他从自己周身“嗅到”了一种怪异的气息,那种气息十分模糊,却十分熟悉。

  令他从心里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厌恶。

  直到最后,他身上的那种气味淡了,火神才默许了他,与他一起,像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一般,慢慢在月下步行回去。

  回到旅馆后,他们各自躺了下来。这时已经是深夜,他们就躺在相互的隔壁,一个横躺一个侧卧,都无心入梦。

  一夜无话。


  火神闭着眼一边小睡一边暴力式刷着牙,好歹睁开眼把口里的一吐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做着同样动作的黑子,把他给吓了一跳。

  “呜哇,黑子,你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很久之前就在了。”黑子淡定地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抹嘴,“大概在火神君起床的时候就跟着起来了。”

  火神和黑子大眼瞪小眼,但很快火神就泄了气,拿了梳子过来一下一下地梳理黑子的满头乱发,一边忍不住抱怨:“你究竟是怎么睡的,头发乱成这样。”

  “唔,不知道。”黑子乖乖地低下头任他强忍粗暴地梳理,体会着他有些笨拙的温柔,心中暗笑。

  “说起来,你睡觉的时候也老是扭来扭去的睡得不安稳,但明明后半夜你没有怎么动——咳咳,没什么。”火神说到后半程突然假咳了起来,把自己的话给吞了下去,结果这样反而让他真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黑子一下一下有力地拍着他的背,在心中感慨。

  笨蛋。

  这一天是海边合宿的最后一天。秀德还需要在海边再呆半个月,而诚凛在这一天之后就要出发去山里了。所以,这最后一场练习赛,诚凛自然会严阵以待,所以丽子把黑子和火神都安排了上去。这十几天里,诚凛的出战队员们再一次一次的失败中逐渐崛起,渐渐地也是有赢有输,而不再是一边倒。既然诚凛把王牌安排上去了,秀德的教练也把自己封存着的绿间给启用了出来。

  木吉回来之后,他就替换了水户部的首发位置。而在这十几天的比赛里,他与诚凛的其他队员都磨合的差不多了,所以这一场比赛,丽子也存了让他和王牌试试配合的心。

  “火神君。这一场比赛……”黑子在临开场时叫住了火神,但还是正犹豫着。

  “黑子,其实上一次我考虑过绿间说的事了。”火神打断了他,“我的确不适合你的道路。”

  虽然听起来有些伤人,但这的确是这个阶段最好的办法。黑子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抛弃了前世克里斯汀为火神制定的策略。

  其实他也一直对这种策略存疑,因为让火神来学习幻影步,在策略上也是火神优先配合他……这样感觉就像是火神成为了他的影一般,令他总觉得有些违和。他之所以一直没有提出异议,只是因为克里斯汀给予的回答过于费解。

  ‘你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她那时候像往常一样和颜悦色,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不过那个‘总有一天’,究竟是什么时候就不得而知了。

  他提出疑问的时候恰好是他们首战之前,克里斯汀的战略放在比赛中意外地成功,但在第一场比赛之后,黑子就不愿再进行这样的策略,克里斯汀只能再度重置计划,制定出了“光影战略”。

  那种策略,她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光影不分,而进一步鼓励他去追求火神。他那时候很惊讶克里斯汀竟然能够识破他的伪装,但还是承认了他喜欢火神的事实。之后就是一个漫长的赛季,而那一次,他在他们队里的小小庆功宴上,决定向火神告白,然后就回到了这里。

  黑子将克里斯汀的第二个方案整理了一下,告诉了火神,他们在赛前的那十五分钟里热烈地讨论着执行的可能性,在最后八分钟里,丽子和其他的前辈也凑近了讨论里,丽子提出了意见,而其他人津津有味地看着热闹。

  “行,就这样定了吧!”丽子将拳头击上了掌心,恰好此时对面的秀德摇响了入场铃,丽子再叮嘱了两句就放他们入了场。

  “铁平,记得小心一点。”木吉被额外叮嘱了一句。而他的回应则是一如既往能让每一个人心里有底的憨实笑容。

  这一次的比赛仍然不是在正规的篮球馆里,而还是在灼人的沙地上。这里太阳比东京还要猛烈许多,黑子第一次用脚碰上正午时分的沙子时差点被烫得跳起来,还是火神扶住了他。而直到火神笑着察看黑子脚的情况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肌肤较之一般人更加细嫩些,仅仅碰了碰沙子就浮起了红痕。之后几天,黑子就一直在训练自己的耐热能力,每当正午太阳灼烈的时候他就会在沙滩上走来走去,有时候就算走一步忍不住小跳一下,他也会坚持着在沙地上狂走不止。而火神也会跟着凑热闹,陪着他在滚烫的沙子上小跑。有时候黑子实在受不了,火神会看准了角度一个健步冲过去抱起他,然后在一个手刀之下转而把他背起来稍微休息休息。那时是少有的黑子也会露出窘迫表情的时候,但他还是会默默接受火神的好意,头垂在他的脖颈处稍事休息。他的呼吸会轻轻打在火神的肩膀和耳根处,虽然天太热出了满头汗因为那里的敏感带而出现的脸上的红晕也变得不是很显眼,但火神还是会有些羞涩地加快脚步。

  每到那时,他的心都会有些痒。

  甚至渴望着停下的一刻永不会到来。

  而经过了那几天的锻炼,现在在比最热的时候温度稍低的沙地上,黑子也能够忍耐了。为了起到最大的锻炼效果,诚凛和秀德双方都接受了在正午炎热的沙地上比赛的要求。炎热能够更大地锻炼体能和耐力,之前双方比赛也都是在正午时分,尽情挥洒着热汗。

  开场跳球,木吉无愧于自己“无冠的五将”的名号,强压下了那颗篮球。篮球在沙地上反弹并不是很好,甚至会有逆角的存在。篮球打在地上压下了一个深坑,却几乎没有弹起来。黑子将这颗球传给了火神,自己却气喘吁吁了起来。

  无怪他,他刚刚从最末端第一个冲到了篮球边,沙地上本就行动不便,这样更是大幅度减少了他的体力,但还是归功于之前的耐热训练和每天晚上来回十趟的小卖部之旅,他现在只是喘了几口,还没有因此而露出疲态。

  不过这样的付出也是有所得的,火神接过球连过三人,躲过了高尾的偷球就径直进了一个灌篮。绿间镇守在自家三分线外,见此情形,眸中露出一丝满意。

  果然还是听进去了。绿间对此表示很满意。

  但他作为秀德的一员不可能就任凭火神代表诚凛得分,他拦身挡在了接过第二个球的火神面前,扶了扶眼镜,手疾眼快地探了过去。高尾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火神身后,前后夹击!

  但就在火神换手的那一瞬间,另一只手突然穿过绿间和高尾双人联防的缝隙将球拍击到了地上,三人转了角度前去夺球,但篮球拍在地上竟然在砸出的坑内偏了角度,真巧从他们三人乱七八糟一起往前伸的手旁穿过,被黑子一个助推长传给了诚凛队长日向顺平。在他出手得分的时候,那三个团团交错着的三个人一齐被黑子恶趣味发作晃了下去,成了个混乱的叠叠乐。绿间被压在最下面感到很崩溃,黑子却因此而露出了一丝好笑的微笑,难得一见的柔和面庞让他们三个瞬间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

  似乎就是从他们三个开始,这场比赛最后就成了秀德和诚凛的友谊赛,几乎每个人都出了一次糗,后面就开始混战起来,都没有人再去计较得分了。

  最后四十分钟结束,秀德一向板着脸的教练中谷仁亮将早就不计了的计分板直接清零,宣布戏耍人比赛结束,让这最后一场因偶遇开始的比赛最终完美地谢幕。


  诚凛出发去了山里,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另一场试炼……而秀德的众人,在告别的这一天夜晚就舒舒服服地泡起了温泉。

  “小真,你怎么啦。”高尾戏谑,“该不会是刚和他们分开就想他们了吧?”

  热气腾腾的温泉里,绿间把眼镜取了下来,眼前的世界瞬间变得朦胧,两米之外辨别不清是人是狗,不过在温泉里却正好合了意境。听到高尾的话,他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不过今天的确很有趣就是了……只不过没有趁机摸清他们的新招有点可惜。”高尾舒舒服服地放松了身体,头倚靠在石头上,脸部的表情在绿间看来十分之扭曲。

  “之后还有半个月,现在摸清了也没有。”绿间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小真你今天还蛮反常的诶,夜宵的时候还分了秀德的人一人一罐小豆汤。”

  “……大概是有些怀念吧,很久没有这么玩过了。”

  绿间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反常,竟然就这么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但应该说,他自从和黑子交往之后,就开始在反常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一去不复返。

  没有理会旁边的高尾还在叽叽歪歪絮絮叨叨什么,绿间望着对面只有一个朦胧的轮廓的石头出神,在这朦胧的水汽中回忆起了像今天一样的艳阳天里发生的事。


PS:为什么后面几章全是甜啦……我好想虐啊!!!!!!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