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8

PS: 唉,看的人 越来越少了……心塞…… 

第二十八章 存在诱导


  山中合宿的第一天——不,应该是他们来到这座山里的这天晚上,半夜三点,他们就被一个个敲了起来紧急集合。相田丽子的老爸相田景虎虎着脸一个一个审视他们的身体,从每一个眼睛下面还留着黑圈的年轻篮球员面前走过,最后他站在他们面前挺直腰杆,大声吼。

  “垃圾们!你们要是敢对我宝贝女儿做什么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留全尸的!”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早有预料的丽子就一脚掀翻了他:“笨蛋老爸!你在说什么!快做正事!”

  相田景虎腆着脸好说歹说安慰她半天,才严肃地转过来对他们说:“我就是你们山中合宿时的教练相田景虎。之后你们的训练计划由我和丽子共同安排,要是有人敢偷懒的话……哼!”

  说实话,相田景虎板起脸的时候特别有威慑力,特别是对上“疑似情敌”的人的时候,就更加凶神恶煞了……只是他对于所有男性都抱有相同的强大敌意,所以看上去就一直是凶巴巴的了。

  虽然诚凛的队员们都挺困的,但他们还是强忍着困意挺直了背脊。

  “现在,回去睡觉,明天六点篮球馆前集合!”相田景虎大声命令。

  这一天晚上就这样结束了。两个小时后,特意早起的黑子把火神拉了起来,然后他们不管其他人有多困,分别强行把队友们全都叫了起来。黑子因为有前世的记忆,清晰地记得当时他们也有这么一回事,黑子因为体力问题,穿过了树林来到篮球馆前时正好迟到了三分钟,于是全队饿着肚子在崎岖九转十八弯高低起伏的山里跑了三万米……那一次饿着肚子,睡眠又不足,每一个人在跑完之后都基本上是趴下来不动了的咸鱼状态,黑子想起来都有点犯怂,所以这次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就算这一次也没耐力了,还可以让火神代劳,黑子这样有点坏兮兮地想。当然也就是想想,黑子经过了之前的训练,体力经过了大幅度的强化,现在不说赶上奇迹,至少已经快接近正常水准了。

  他们虽然磨蹭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赶上了六点。六点时准时出来,看着篮球馆前列队整齐的年轻人们,相田景虎点了点头。

  等他们做完早操、吃完饭、再去热了热身之后,已经是八点了。丽子拿着计划书出来,与相田景虎低声交流了几句。

  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第一个训练内容被发布了出来。

  “大家,我们的第一个训练内容是警察抓小偷,九点开始。”丽子说,“第一局,小偷由黑子和火神扮演,而其他人则扮演警察。我和爸爸为裁判。”

  “等等,结果我们的对手是黑子和火神吗!”日向首先举手抗议。

  丽子神秘一笑,转而对黑子说:“黑子!你的视线诱导无法覆盖整座山,时限对我们来说只有二十分钟,所以需要火神配合,你们要不择手段地赢得胜利!”

  黑子眼睛闪动了一下,看向了丽子。沉默了几秒之后,说:“是。”

  “第一局游戏时限为两个小时!游戏范围为整座山!”丽子说,“小偷二人组里,任何一个人被抓住,都判警察胜利!”

  日向等人眼前一亮。

  “现在,休息十分钟后准备开始!”

  转过脸,丽子露出了十分神秘的微笑。


  视线诱导不行,该不会黑子要用存在诱导吧?

  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火神之后的思维就一直在扩散,越想越有可能,但越想又越不可能。

  不对啊……存在诱导太消耗体力,也不行啊……

  在这十分钟里,无论火神询问黑子什么,黑子都没有回答。他坐在火神身边,眼神放空,似乎正在认真地思考,这令看见了对面热火朝天地交流着的火神十分焦躁,禁不住产生了一种“肯定会输吧”的想法。

  “先包抄火神,再抓黑子。”日向推了推眼镜,一道睿智的光芒闪过。

  他们的想法还挺简单的,火神和黑子这两人,黑子体力明显不行,没了低存在感就是个送分的,而火神体力很好,一定会是逃跑的主力——虽然只有两个人。所以把火神搞掉之后,黑子简直就是瓮中之鳖。

  木吉坐在他旁边,说:“不过,丽子这么安排应该是有其他目的的吧,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的样子。”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日向威风凛凛地一挥手,但当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时间就到了。

  火神和黑子站在所有人之前,看着面前的大山,心中升起了豪情壮志,他悄悄对黑子说:“黑子,等会儿你跟我一起跑还是怎样?”

  这时黑子似乎已经结束了思考状态,回答说:“我们分两路,你先跑等我甩掉伊月前辈之后过来。”

  “你要怎么做?用存在诱导吗?”火神终于找到机会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黑子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

  “记得坚持住。”

  半分钟后,丽子一声哨响,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火神正要下意识抓住黑子,结果反被一把拍开,黑子匆忙丢下一句“你往那边”,就闪进了草丛消失不见,火神回头望了一眼,前辈们怒吼着向他冲了过来,只有伊月俊往黑子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心下一松,差点撞上一棵树,心又紧了起来。

 

  伊月俊穿过了那个草丛追击了过去,但仅仅是这么短的时间里黑子就不见了踪影。虽然他知道秀德的高尾的鹰之眼比他的鹫之眼还要高上一级,但高尾败给黑子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低存在感而是因为他的篮球技巧,所以现在伊月俊也只是稍微有些不安,随即便开启了自己的鹫之眼。

  在鹫之眼的扫视之下,他发现了黑子行走的蛛丝马迹,从而判定黑子并没有离开。伊月静静地站在原地,然后突然发现一个破绽的幻影,他再次穿越了一个草丛,却发现面前尽是树木,葱葱郁郁。他将鹫之眼开到了最大阙值,穿越了那一片树木触摸到了真实,他看见了就站在自己面前,脸色因为使用了大范围的催眠而变得苍白的黑子,黑子后退了一步,迅速跑了起来,伊月很快就追上了他,而在他的手触到他的衣服的时候——

  他撞到了树,砸晕了。

  “伊月出局一次。”丽子把昏过去的伊月拖了出来,记录在本子上。“爸爸,你觉得这次……”

  “眼睛已经没有用了。”相田景虎摇摇头,“得用心去看才行。这一次,我觉得最好的突破应该在木吉身上。对于已经适应了视线诱导的人来说,存在诱导会引他们陷入陷阱。但木吉是“无冠的五将”之一,之前没有过多地接触黑子,所以这一次……”

  丽子若有所思。

  黑子用衣服抹了一把脖颈上的汗,一边跑,一边闭上了眼模拟诚凛的奔跑路线。

  火神君的速度比其他人快,所以其他人会包抄,火神君会跑到山的中点,在这样的影响下,其他人会——!!

  黑子突然模拟出了水户部和小金井的路线,往后一避,正好躲过了一双从树后面伸出来的手,黑子瞳孔一缩,就往原路返了回去,这一片地方没有草丛,小金井见到他踉踉跄跄奔跑的背影犹豫一下就追了上去,水户部紧随其后。

  火神此时已经气喘得不行了,速度也稍微慢了下来。后面追着的日向和木吉和炮灰三人组和降旗光树也是一副累惨了的样子,这缘由于之前火神不要命似的跑跑跑,一力降十会,他们无论怎么包抄,火神凭着自己锻炼出来的速度都能突围,硬是之前三十分钟里没被抓到。

  还有、一个多小时啊!火神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在愣神的一瞬间,他被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脚下的树枝绊得踉跄一下,差点摔倒,他心有余悸地扶住了旁边的树,一只手从后面狠狠抓过来差点揪住他的衣领,他迅速绕着树翻滚了半圈躲了过去,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接着跑。后面差点就抓住他的木吉一阵郁闷,日向则大吼着“给我站住!”,然后接着这一场追逃大战,看似没有变,但实际上前辈们都像是发了狠劲儿似是一个赛一个的跑得快,让跑在前面的火神倍感压力大增。

  糟了,这是惹毛了啊。火神咬着牙加快了速度,在心里暗暗祈祷着黑子赶快到来。

  “噗——”丽子把一盆温水浇到了昏迷中的伊月俊脸上,纳闷道:“怎么还不醒?都十分钟了。”

  相田景虎瞄了他一眼:“中暑了吧。不过应该快醒了。”

  伊月俊难受地呛了水,生理性地咳了起来。

  黑子此时正被两个人所追赶。小金井和水户部虽然之前被火神兜兜转转消耗了不少体力,但比起此时的黑子来说还是好得多,但黑子一直在利用地形与他们绕圈子,一时半会儿还追不上,小金井的心情此时也跟刚刚没有抓到火神的木吉一样郁闷。

  见黑子绕了一个弯,小金井眼前一亮,朝黑子的方向指了指。水户部默默点头,往那边跑去,这是要包抄的节奏。

  而黑子此时一边跑一边还在演算,但连续的模拟让他大脑有些刺痛,但还是推算出了他想要的结果。虽然黑子数学不是很好,但这种在大量的人类观察实例之下的演算对他来说还不算太难。黑子意识到后面的人已经少了一个,咬咬牙,将自己之前在树上扯下的藤条从口袋里一点点捋了出来,他故意做得很慢,以让小金井看得清楚。而在完全抻出来之后,他突然急刹车转过身,用加速传球·回的姿势,猛地击在了那缠成一个圆圈的藤条豁口之中。藤圈竟然像是发火箭一样被击了出去,眨眼间就到了小金井眼前。

  小金井惊呆了,站在原地愣住呆呆地看着那藤条到了自己眼前才恍然避开,虽然很幸运地避开了正面碰撞,但那一阵劲风在小金井的手臂上刮出了一阵刺痛。与此同时,黑子在用巧劲把那被他当做篮球的藤圈送出去之后在越来越强烈的危险征兆之下往下一滚,水户部的手一抓不到便往下伸去,但他本人却下意识对上了黑子凌厉的眼眸。

  瞬间催眠!

  黑子大脑中传来了像是针扎一样的刺痛,但他不管不顾地往前一倾,再用肉眼不可见的轻微晃动,自己打破了水户部凛之助的瞬间失神,而重心已被破坏,水户部微微张大了嘴在大脑的麻/痹中轰然摔倒在地上。眼前已经有些恍然的黑子手脚并用,艰难地爬了起来,朝着远离他们的地方踉踉跄跄地跑去。

  水户部好半天才站了起来,走到了小金井身边,察看他手臂上被藤条柔软的枝端划出的一条细细的血痕。他无声地询问是否还要继续追,小金井哑然失笑:“这场游戏不就是警察抓小偷吗,怎么我感觉整得和生死时速似的……”

  这话很明显就是不追了的意思。水户部把肾上腺素分泌过多此时有点手脚发软的小金井背起来,朝着山下缓步前进。而丽子和相田景虎此时也正慢悠悠地拿着消炎药和绷带往他们所在的方位走去,看起来很快就会汇合。

  不过黑子那一招很厉害。水户部无声地说。他还是第一次被那一招强势打败,所以现在也有点微微的兴奋。

  小金井理解了他的意思之后,脑袋动了动,猫嘴张了两下又闭上。

  “我也没见过呢。不过他把藤条打过来的那一招感觉好玄。”小金井想起来那威风八面气势汹汹的一招,还有点生命垂危的战栗感。“好像是新招?”

  水户部点点头。

  逃出了一定距离之后,见他们没有追过来,黑子松了一口气。如果这时候小金井和水户部还要追过来,体力几乎已经要到极限的黑子大概会选择再一次使用存在诱导,而他身上的道具已经没有那么多了,所以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再一次的轻度催眠。

  那样对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岂是雪上加霜能形容的。

  黑子叹了一口气,靠在树上缓缓坐了下来。

  那就麻烦你了,火神君,再坚持一会儿吧。

  凭着他的计算,他毫无疑问,再过十分钟,火神就会险而又险地再躲开一次袭击,然后在十五分钟后带着尾巴绕过圈子到达他这里。

  黑子闭上眼,决定就这样小憩一会儿。

  十分钟后,再做布置。

  火神红着眼睛气喘吁吁地跑在前面,后面的日向等人也是一副累惨了的样子。此时时间已经过半,还差最后五十分钟小偷一方就能胜利。后面的替补三人组已经不知道被远远地甩到了哪里休息去了,剩下的就是日向木吉和降旗还在勉强坚持。但每一个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

  “火、神、你、站、住……”日向大睁着眼睛一个音一个音地吐了出来。

  木吉此时却显得有些勉力,他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强度地锻炼过了,但前半个月丽子给他制定的恢复型锻炼计划还是让他逐渐找回了一些以前的感觉,否则他早就和那替补三人组一样被甩开之后只能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了。

  火神穿过一个草丛,眼神在那一瞬间转移到了树枝上挂着的一个……树叶串(?)上,随即脚下的一个脚印又被引进了他的余光之中,最后他往下一看,一个石头出现在了他脚下,被他一个垫脚助力跳了出去。

  火神的手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他才免于撞树的厄运,但鼻子还是被突然撞到了树上,让他大惊了一下,差点吐出来的惊叫被一只手捂住。

  “哎哟!”日向经过了他刚刚的渠道正好撞到了树上,还好木吉眼疾手快地把他拖了回来,再加之他现在的速度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迅猛,才没有被撞晕在那里。

  树后面躲着的黑子把火神拉走,让他躲到了草丛里。黑子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沿着一个小心翼翼的步伐避开了像正在盲人摸象的降旗。火神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心里想到了之前他展示的幻影步,但又稍有不同。黑子的眼睛突然对上了木吉,木吉一个晃神,黑子一个健步冲了上去绕开了还有些昏头转向的日向,将树枝上挂着的树叶串(?)取了下来,向他们横推了过去。木吉下意识一挡,眼前却突然一花,他闭上眼,用心感受着方位,往下一躲避开了那一串树叶,伸手向黑子真实方位探去。黑子瞳孔一缩,在惊人的威压之下面对着那一双手却无法动弹。一双大手在他背后猛地一拉,火神把他带着强行破了这一僵局,很快就跑开了一段距离消失在草丛之中。

  木吉收回手,有些憨厚地摸着头笑了笑:“哎呀,这下追丢了……怎么办呢,呵呵呵……”

  在之后的十分钟里,火神和黑子一路狂奔直到动弹不得,才禁不住停了下来背靠背休息。

  “之后……应该没问题了。”黑子闭着眼睛松了一口气。

  休息了两分钟后,火神把黑子拉了起来,“先慢慢走休息一下好了。”

  黑子点头首肯,而当他们穿过了面前的草丛之后,就看见了扶着头自言自语中的伊月俊:“干脆找个地方……诶?”

  他偏头一眼就看到了此时视线诱导失效在他眼中毫无不平常之处的黑子,然后是拉着他的火神。

  三人都僵住了。

  “这里好像有人……”土田把草丛拨开,对后面的两人说,再转过头来,就看见了面前的火神黑子和在前面的伊月。

  火神:……

  黑子:……

  伊月:……

  替补三人组:……

  “跑!”火神第一个反应过来,拉着黑子就跑。

  “别跑!给我站住!”


  游戏的最后,已经没有体力的火神和黑子就算爆发了潜能,还是被经过休息体力充沛的伊月俊和替补三人组给抓住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