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9

  第二十九章 得愿以偿


  然而,在之后火神想拉着黑子一雪前耻的时候,却被相田父女狠狠地拒绝了。

  “别想了,你和黑子还有其他的训练内容,你们去不是捣乱吗。”他们当时这么说。虽然一根筋火神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但在他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前万幸黑子直接把他拉开给他说了缘由。

  原来这一次王牌与其他队员的对决,一是要让他们设身体会存在诱导这个技能,二是要锻炼火神的危机反应能力……当然在游戏中还并没有体现多少。

  火神听得一愣一愣的,但还是没说什么,转而去锻炼自己的左手适应度了,虽然之前浪费了整整半个月,但之前黑子其实就在有意无意地训练他的左手日常生活能力,所以现在机械的训练也不会令他觉得有什么较大的阻碍。

  而黑子干什么呢?锻炼耐力。他向丽子和景虎展示了那一份简称光影战略实际上名字叫做光影悖论的计划书之后,获得了他们的一致好评,并在黑子将自己之后的耐力训练计划展示出来之后,获得了他们的连连赞誉,并在里面加上了许多额外的训练内容……但总归还是在一定的范围内,不会令被训练者受伤。

  所以,现在黑子的训练内容基本上是长跑、负重越野(爬山)、跳绳游泳山地自行车之类的东西……还能够经常碰到山上正在警察抓小偷的前辈们,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会被要求客串进去摇身一变变成个大金蛋,只要抓住晚上加餐的那种,特别诱惑人。

  火神在黑子与他分开的这半个月里也没有闲着,他除了接着训练左手以跳得更高之外,还被要求增加了训练量。在与桐皇一战之后,丽子在黑子要求下的再一次分析中惊讶地发现了火神身体的潜力曲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增值是平稳而缓慢的,在秀德一战中爆发潜力的火神现在的上升曲线简直就是呈井喷状,每一天身体数值都会升出新高度,让丽子惊喜之余又有一些担忧。

  黑子也有着同样的担忧,火神这样的天赋显现大概是在最终一战之中,那时他和火神对上纳什和锡伯,火神在千钧一发之际爆发了潜能,最后强行扛住了锡伯,为赤司和黑子双人与纳什对垒“眼”的能力争取到了时间。那一次是火神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入第三层zone状态,在之后,他的潜能不断爆发,是新的奇迹的时代中最晚开花的人。

  而这一次的潜能爆发,是黑子意料之外的,尽管有些担心太早的潜能爆发会对火神过于稚嫩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但从目前看来,他的爆发还算是平稳,暂时还没有出现透支潜能的情况,也令他们两人放心不少。不过丽子和黑子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所以无论火神觉得训练强度不够极力要求增加训练量,丽子和景虎还是没有理他,而黑子也承担了监督的责任。不过在他开始自己的训练之后,他就没有多少时间去和火神一直聚在一起了,虽然晚上同房隔榻一起睡觉,早晨同起刷牙共做早操,但他们的训练计划的确隔得太开,其余的时间也就只够随便说点闲话而已。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个月,而在半个月的沉淀之下,两人似乎都忘记了之前的告白和拒绝。但他们都心知肚明,那只不过是他们的粉饰太平而已。

  山中合宿最后一晚,所有人都被放了个假,被丽子带上了山,站在了一座阴风阵阵的古旧房子前集合。

  “既然来到了山里,又正好有机会,当然要进行我们诚凛篮球部的传统项目!”丽子挺着胸膛骄傲地说。

  “诚凛篮球部才成立两年不到,哪里来的那么多传统啦……”土田小声吐槽,被丽子一个口哨扔在了头上就老实了。

  “啊,又是那个了。”日向脑门上浮出一排黑线。

  “没错,又是那个。”伊月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木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脸色严肃地让今年才进的新生们不寒而栗。

  “没错,就是那个。”小金井抿紧了猫嘴,点点头。

  水户部点点头。

  “试胆大会!”丽子接过来哨子,像是惧怕惊动什么诡异的存在一样小声吹了吹。“接下来,我会把你们分成两人一组,进入这座房子。”说到这里,她娇俏地眨了眨眼,用甜腻的嗓音说:“别吓到尿裤子哦。”

  日向他们那些老前辈一脸无语。

  “那么现在分组,黑子和火神一组,日向和伊月一组,降旗和木吉一组,小金井和水户部一组,土田和……”

  “喂,黑子,我和你一组。”火神用手肘点了点旁边的黑子,脸上难掩得色。

  “那是当然的吧。”黑子斜眼。 

  火神寻思寻思总觉着这话不太对,但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对,干脆就抛到了脑后。

  很快,分组完毕,火神和黑子被指派为第一组率先进入了房子。过了三分钟,丽子又放了一组进去,以此类推。他们负责的区域是二楼左层,去寻找一个未知的东西。据丽子说,那个东西只要他们看见了,就会明白是什么。

  火神和黑子拿着手里的手电慢慢往前走,火神一本正经地照着前面的路,而黑子用手电照着附近的墙和装饰,看上去对这座房子很有兴趣。不一会儿,一直注意着黑子的火神就发现他停下了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你看什么呢?”火神拿手电照了照墙,看到上面挂着一幅不知道挂了多久而有些泛黄的全家福。

  “火神君,你不觉得奇怪吗?”黑子拿手电仔细地照着相框的每一个角落。“这张照片上是烟黄。”

  “被烟熏过?”火神眯着眼凑近看了看,但在暗淡的光线下还是看不清照片的细节。

  黑子点了点头,“但这栋房子明显没有被烧过。”

  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火神打了个冷颤,拖着黑子就往前走:“大概是被装修过了吧……总之我们先去找东西再说。”

  黑子挑了挑眉,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兴味。他不吭声,默默跟在了火神身边:“火神君,我就走在你附近,如果之后有人叫你,你一定不要回头。”

  “啊?”

  黑子的声音与以往一般纯然清冽,但在这时不知为何还多了一丝诡异。

  “三年级时,我有一个邻居家的弟弟,一贯有些调皮。他二年级,那时候出游回来之后,他去了同学家玩耍,回来时已经有些晚了,外面的街上亮着路灯,但却没有人,他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小巷里。”

  说到这里,黑子顿了一下,看向火神的背影,只见他身形已经有些僵硬了,才接着说。

  “这时,他与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擦肩而过。那人的速度很快,在这个窄小的巷子里带起了一阵风。还没有感到奇怪,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应了一声,转过头去,却看见了那个头发把脸遮住的女人正对着他。”

  “他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只看到那个女人尖利的指甲伸到脸前,把黑发拨开,露出了惨白狰狞的脸。她裂开了鲜红的嘴,对他说——”

  “等等!”

  黑子看着转过来的火神,无辜地歪了歪头。

  “别给我做这种犯规动作!你刚刚是在说鬼故事吧!”

  “没有啊。”

  “啊什么啊啊!你明明就在讲。”

  “没有,是真的故事。”黑子严肃地说。

  “真的?”火神将信将疑。

  看着他的表现,黑子的嘴角忍不住弯了弯:“真的。”

  这下子话里的笑意藏不住了,因为又一次被耍了,火神恼羞成怒地作势想去卡黑子的脖子,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声响,把他们齐齐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时,火神已经把黑子扑到了墙上。他有点张皇地放开黑子。黑子因身上的疼痛皱了皱眉,往下一摸,在第三根左边肋骨左右发现了一块淤青。

  “怎么了?”火神问。“上面在做什么?”

  “先不说那个,你的关节还真硬。”黑子把衣服撩起来给他展示了一下,“刚刚顶到我了。”

  火神脸色一红,扭过头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令黑子眼中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刚刚因楼上的动静而生出的不满也被减弱了不少。

  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一截残破的地带。清冷的月光透过木墙的破洞洒在两人身上。黑子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白纱,本就沉默的眉眼变得更加沉静。火神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偷瞄着黑子,眼神闪烁。

  “黑子,那个……”火神挠了挠侧脸,正想说什么,楼上突然又传来了一声巨响,兼之一些惊恐的呼喊或者说……前辈在上面?

  从巨响发出的一瞬间,火神当机立断,拉起黑子就跑,直接跑到了走廊的尽头。尽头处是一道黯淡无光的走廊和一面不透光的黑墙,火神停下来,一阵气结。

  (真的,上面的人在搞什么啦!)

  看着弯下腰气喘不止的火神,黑子想了想,把手放到了火神的头上,但在伸过去的一瞬间就被狠狠握住,火神抬起头,红得发黑的眼睛里是一种陌生、却莫名令黑子感到十分怀念和几分痛苦的神色。

  黑子突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缘由的不安。

  “黑子。”火神握着他手腕的手紧了紧,丝毫不给他一点挣脱的可能。

  此时的火神浑身上下都透着完全不对劲的强大侵略气息,黑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却被从后暗伸出来的手搂住了腰身,抵在黑墙上——但触感不对,黑子在一瞬间反应过来那堵“墙”的真实材质——纸糊的墙纸一下子破裂开,他们摔在了地上。火神很好地把震感减到最轻,但控制住他的手丝毫未动。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火神的眼眸沉了沉,就向下倾吻了下去。

  黑子在心中叹了口气,还是没有反抗。

  火神的吻十分热烈,较之印象中绿间的回吻少了强忍住的温柔,而多了不管不顾的热血。不多时,黑子的脸上就染上了一丝薄红,火神才放开了他。

  “黑子。”抬起头来之后,黑子才恍惚发现,火神的眼眸沉得可怕,“我喜欢你。”

  他最后一句像是嘟哝一样十分模糊,他皱着眉抱住了黑子,似乎没有期待黑子的回应。

  “我知道。”黑子回抱住他。“我也喜欢你。”

  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

  他最后一句话也说得十分小声模糊,缥缥缈缈恍然若梦。

  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有,火神越抱越紧,黑子轻轻拍了拍他,说:“火神君,你快把我勒死了。”

  “黑子。”火神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对劲。

  “嗯?”

  “我……”火神火热的鼻息吐在黑子的后颈处,他动了动身体,把某个地方蹭在了黑子露出的一点大腿上,黑子这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黑子沉默了一下,把他推开坐了起来。

  看他一副眨眨眼很无辜的模样,黑子义正言辞:“想都别想。”

  无视了火神的失望表情,黑子转过身,把涂得满是白色的房间中央放着的一个白色的八音盒拿了出来,拨了一下发条,里面传出来了女鬼的鬼哭狼嚎声。伴着这个背景音乐,楼上不知道又怎么了,再一次兵荒马乱了起来。

  “行了,我们走吧。”黑子把八音盒的盖子关上,把火神拉了起来。

  “楼上究竟在做什么?”火神一边凝神听了听上面的声音,手还一边忍不住轻轻蹭着黑子柔软的手心,见黑子没有什么反应,他禁不住又有些心痒。

  “谁知道。可能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例如因为跟女朋友交往的第一天就忍不住提出了上床要求而被FFF团员烧死的鬼之类的。”黑子面无表情地狠捏了一下火神的手,火神就老实了许多。

  “说起来,这是我们在山里的最后一天了吧。”

  “是。”

  “之后应该要比赛了吧。”

  “还没有那么快。”

  “那之后要做什么……考试和学习之类的?”

  “……”

  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最终第一个走出了这栋房子,成了第一组成功交出任务物品的人。

  而其他的人里,最终只有处于一楼的炮灰三人组凭借着二号敏锐的嗅觉找到了任务物品。

  失败的人,全部从三楼掉到了一楼玩起了人肉叠叠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伏在三楼的相田景虎的咆哮声中,最后的暑假落下了帷幕。


评论 ( 1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