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30

  第三十章 朝夕迟暮


  在暑假和冬季杯预选赛之间,有着漫长的过渡期,而这一天,诚凛为了加强训练而再次预约了外场练习赛。火神和黑子跟在队伍最后面。黑子抬起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许久,差点撞到了火神身上。

  “呜哇!小心点。”正好因为心中的某种预感而出神的火神被吓了一跳。

  今天对上的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火神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周围。这个露天会场布置得很简陋,大概也算是街头篮球的一种模式。看着看着,火神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自己的义兄。

  不过他应该在美国……还是在哪里?

  这样想着,火神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前辈们这时正好需要去预约场地,就把剩余的休息时间交给了黑子和火神两人。

  “现在应该去哪里?”黑子问。

  黑子看着火神此时神游天外的模样,思维稍稍发散。

  唔,这里应该是遇见……冰室君和紫原君的地方吧。

  黑子想起了那个身材高大的巨婴,忍不住皱眉。

  (我与紫原君一贯关系不好,这时候碰见了也没有什么好处,但火神君和冰室君……)

  “火神君?”黑子一边想,一边耐心地呼唤着火神,火神回了神,随口答道:“随便哪里都行吧,找个地方等到前辈们回来就没问题。”

  早就猜到了他的答案,黑子没有意外,继续寻找着人群中的某个身影。

  紫原身材高大,虽然他也有高大的人都有的通病驼背,但仍然很容易找。但是黑子环顾四周,还是没有搜寻到那个时常散发着慵懒气质的人。

  黑子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把火神拉到了篮球场旁。很快,火神就从自己的回忆中解脱了出来,看向了现在正难分难解的篮球比赛。

  场上的水平不是很高,大概就是中等偏上——像是泉真馆和正邦那一类,他们使用技巧,但实力不足,所以能够打败大多数人,却没办法问鼎王者。

  正对战着的双方都没有穿队服,打法也是街篮的打法,应该只是两支街头战队。只见在第四节最后十秒里,一个人连过对手三人,三步上篮成功得分,这两分完全扭转了战局,得到了周围铁丝网外围着的人的喝彩,刚刚平分的两个战队变成了甲方超过乙方。但最后四秒里乙队还是没有放弃!他们魁梧的中锋将球抢了过来,长传给了自己中线上的队员。最后两秒,那个队员脸上还有着状况外的迷茫,毫不犹豫地跳了起来。球出手的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那颗球沿着弯曲的路径向上低低抛起,在哨声吹响时的最后一刹,压哨入网!

  沉寂一秒之后,欢呼声众起!乙队的队员们都抱成了一团庆贺,而甲队在失落中,怀抱着对对手的尊敬,双方队长握手之后离场。黑子提起的心也落了下去。他摇了摇头,才发觉此时脸上带着笑意。

  “走吧。”黑子拉着火神的衣服往外走。

  “咦,黑子,你笑了吗?”火神凑近仔细看。

  “大概吧。我只是很少笑而已。”

  “很少吗……不过我倒是觉得挺多的。”火神直起身开始回想,“好像是挺多的……不,好像也不是很多的样子。”

  火神说到这里,安静下来认真地回想。

  “的确不多。”火神确定了结论。

  正好,前辈们看到他们,向他们挥了挥手表示可以了。黑子颔首,将火神牵引去了篮球场地。

  “接下来的比赛,诚凛对阳泉,请两方在十分钟内入场。”广播中清脆的女声清晰地念出了接下来的安排。

  “该入场了,火神君。”黑子正欲往前走,却突然被抓住了手腕。他没有回头,心中已有了思量,抬起头,果然看见了对面正轻笑着与旁边高大的紫发青年说话,一双黑眸却极具威迫力地盯着这边的泪痣青年。

  “辰也……”火神喃喃。“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尽管是这样询问出声,他心中早就有了一个答案。

  一个他从以前开始就不想面对的答案。

  黑子心中微微一刺,又在心里微微一哂。

  (还真是像我的名字。)

  (但说起来,“大我”,也很像“大辉”不是吗。)

  (大概这就是天命的礼尚往来吧。)

  那个容貌清俊的美貌青年抚了抚右脸颊最末端的泪痣,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像很久以前一样,他走了过去,但没想到,一个人比他更快更心急地走了过去。

  高大的身影覆盖下来,就连天上的微弱光芒都像被吸收干净一般消失了。紫原十分熟捻地将自己的大手抚在黑子的头上慢慢揉了揉,在黑子想抬起头的时候用一贯的慵懒语调说:“不听话的话,连小黑也要碾爆哦。”

  黑子不客气地将他的手狠狠拍掉,他也不在意,而是从自己手上的一大捧零食中狂挑不止。

  “啊,找到了。”紫原从中抽出了一根香草味的美味棒,递给了黑子。黑子没有接,而是静静地看着紫原。

  从看见紫原敦开始,他的心里就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厌恶,一阵大过一阵,随着那一根香草味的零食递过来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峰值。

  黑子瞳孔紧缩,在他眼里那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被放大了无数倍,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在那一瞬间支配了他的身体,控制着他的手向那个源头夺去。

  “呜哇!”紫原被吓了一跳,用自己的直觉往后一跳,才躲过了零食被尽数打落在地上的厄运。

  “你干什么!”紫原不悦地说。但他孩子气的愤怒很快就被黑子平静之下潜伏着忧郁的脸打散一空。

  “小黑……你不喜欢这个了吗?”

  “不喜欢。”

  紫原有点不甘心地撇了撇嘴。

  “那香草奶昔呢?”

  香草奶昔?

  黑子的瞳孔再一次放大了一瞬。不可名状的恐惧在他心中蔓延。

  香草。

  香草奶昔。

  印象中隐隐有着模糊的记忆,但那腾然升起的怀疑又很快地烟消云散。


PS:没状态,写到这里为止就好了吧。这篇文的话,三年后再会亲爱的们。

评论 ( 2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