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1 之前

  渚在拿出书包的时候,从课桌里掉出了一片叶子。旁边走过一个女生,她漠然的看了他一眼,拉好背带就不感兴趣的走了。

  虽然心中稍微有些不适,但是渚只是抿了抿唇,掩下了眼中的一抹痛苦。

  成绩越来越差,排名越来越低,上课心不在焉,下课总是发呆;头发长的像女生,脸上太秀气不男不女,不喜欢融入集体活动,与周遭的学习环境格格不入,和那个赤羽业经常在一次玩。

  像这样的人,大多初三都要进终点站E班。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所以从下期开始,D班的众人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起了渚。而前几天成绩出来后,渚被老师带去谈话的事情也早就传遍了D班,渚原本寥寥的朋友也就所剩无几。

  所有人都放弃了他。

  其实渚心里有一个秘密:他其实不只是憧憬着那个红发的男生。不过,渚觉得估计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说出来了,终点站E班的绰号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渚将叶子翻了过来,绿色浑然一体自然清新,似乎这片叶子是刚摘下来的一般,闻了闻,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那片叶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正面似乎有些墨水糊成了一团,渚凑近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勉强辨别出来了人的字迹。

  好像知道是谁写的了。渚抽了抽嘴角,心中却有着一些忐忑不安。他把叶子放在桌子上,将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书包打开,开始艰难的翻找着那个因为许久不用而不知道放到了哪里的赤羽业特制放大镜。

  终于,在几乎将书包都翻了个遍之后,渚终于顶着一头乱发把头从书包里抽了出来,手上是那个几乎成了球形的迷你放大镜。

  “那么……会是什么呢?”渚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他朝着周围看了看确定了已经没有人了之后,才将放大镜比对着焦距放在了叶子上。

  “渚,放学后,等我。”在排除掉了许多曾经一起商量过的假字符之后,渚终于从看上去十分杂乱无章的短句子中滤出了这样的短句子。

  什么呀。渚不经意间抬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无声无息地倚在了门口的赤羽业。

  似乎是看见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赤羽业轻巧的跳过了门槛,插在兜里的手也抽了出来。

  赤羽业今天也早退了,但是一如既往地,他完美的让人挑不出错处的成绩卷也让别人说不出话来。

  像这样的、张狂轻佻、成绩斐然、全能优秀、帅气狂放的、赤羽业君。

  渚细细的在嘴里咀嚼着‘业君’这个词,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是我喜欢的人。

  “渚君,你还没走啊。”业坐在前排,把凳子转了过来,懒懒的看着他手上的叶子。

  “我也正要问业君这个问题呢。”渚笑了笑,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有些紧张捏了捏书包的外壳。“业君回来做什么呢?”

  “只是突然想回来了而已。”业貌似随意地说了一句,盯着渚的头发看了许久,突然将手伸了过来。渚皱着眉躲过了那只手,但业不依不饶的又伸了过来,似乎是不摸到不罢休一般。

  课桌在这样的碰撞中倾斜了一下,在地上摩擦时发出了‘嘎吱’的刺耳声音。渚在躲过几轮之后,发现业的眼睛闪闪发光,明显是来了玩乐的兴趣的时候,终于叹口气,放弃了挣扎。

  业嘴角噙着微笑,用力的揉乱了渚散着的长发。“话说好像有很久都没这样做了耶,感觉好怀念啊。”业调侃了渚几句,就停了下来,认真的盯着渚。

  “渚君。”业开口喊了他的名字,但也只是这样。

  渚感觉脖子开始热了起来,他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开始试图寻找话题并且借机离开,叶子的事情直接被他抛到了一边不管:“那个……业君在这里是要等什么人吗?那我先走了?”

  “是来找你的。”业直起身子,靠在了桌子上,头微微侧了过去看向窗外,窗外微黄的阳光撒进通光良好的教室,夕阳西下时分的微风吹动了他眼前似乎变得透明的发丝。渚不由得放轻了呼吸,害怕打扰了那个尽管五官还没长开,但在他的心中已经宛若天神下凡般的男子。

  “原本我现在应该正在家里玩游戏机,或者是上街去找小混混玩,但是我现在在这里,为了找你。”业转过来,脸上原本那种游刃有余的笑意消失了,遍布认真。“只是为了找你说一件事而已。”

  “业君……”渚张口要说什么,但业的一根手指抵在了他的嘴唇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渚觉得唇上指腹似乎在轻轻地摩擦着他的唇瓣。

  “渚君,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业的身体倾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渚,他用手扳住了渚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无形的增加了压力。

  “和我交往。”他咬字清晰的,一个音一个音的吐出了这样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渚的心上,他的眼神似乎失去了焦距,变得有些迷茫。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和我交往……

  我去不是吧!

  我没听错?

  渚回过神来,在发现了,自己和面前那人保持着的暧昧的距离以及暧昧的姿势后,脸终于不可抑制的烧红了起来。

  “那么就是答应了?”业挑了挑眉,笑了笑,放开了渚。

  “等等……”渚看见正往门外走的业,急忙叫住了他,但话语中也不免带着几分心虚。

  “怎么?”业回头对他笑了笑。“别在意那么多,只是打上所有物的标签而已,放心吧。”

  丢下这样不明意义的话之后,他就这样径直走了出去。

  莫名其妙的到来,莫名其妙的话语,莫名其妙的离开。

  这就是赤羽业。

  我……喜欢的、赤羽业。

  渚的脸色暗了暗。

  太阳晕红了周围的天际,也染红了空气。

  就像那个人一样。

  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话语他的调笑他的动作他的眼神他的微笑他的暴躁他的容忍。

  所有的他的一切。

  所有的……

  将那句话从心里打碎咽进肚子,渚虽然心里闷闷的,但还是收拾起了书包,将今天的这段事情藏进了心底。

  而最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只剩下了课桌、讲台、粉笔盒和粉笔擦,还有黑板。

  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进了课桌黑暗不易惹人注意地方的那片被所有人忘记了的那片叶子。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