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2 观察 >>> 1

  其实赤羽业的话还是说的太满了。

  在向潮田渚说出那一番又像认真又向开玩笑似的告白之后的第四天,赤羽业就在校外为终点站E班的人得罪了毕业班的备考学生,从而被直接决定了E班的座上有名。

  这件事一传出来,就在学校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乎没有多少人会想到那个优秀得几乎可以与浅野理事长的独子相媲美的毕业班最大对手会就这样突然地被决定了后来的道路。

  所以这几天,潮田渚无论走到哪里差不多都能听见有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甚至有一些认识他的人在看见他独身一人走在路上时会别有深意的对他指指点点。

  有的人扼腕叹息,有的人冷嘲暗讽,有的人暗自偷笑,有的人洞悉了那个猖獗狂妄的天才一定会东山再起,而决心加倍努力。

  在这两天里,学校里一直弥漫着诡异而复杂的气息,临近期末的时节,这样巨大的阵仗大概也只会为了赤羽业而出现吧?

  人情冷暖一见便知,就连潮田渚,尽管面上不显,心里也暗暗惊讶着这件事。

  业君竟然比我还先进入E班……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想起了前几天放学后的告白事件,内心也不禁多了几分庆幸,也隐隐约约的稍有几分失望。

  在那之后的几天,赤羽业一直没有来找过他有什么表示,上课时也恢复了平常时的漠然,连眼神都不会给一个的那种。虽然潮田渚在上课时有的时候会觉得背后一凉,有一种十分不妙的危险感觉,但他并不觉得那与赤羽业有什么关联。在E班事件之后,赤羽业更是直戳了当的连学校都不来了,这更为学校的舆论风波添了一把火。

  大概那天也只是一时兴起的玩笑吧?毕竟两个男人之间的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想到这里,渚也稍稍有些后悔,在那天里因为极度惊讶而没有好好地回答,似乎有些暴露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赤羽业君大概已经知道了自己其实喜欢着他并且不讨厌他说的那番话的事实,所以更加厌恶起了自己这种恶心的人了吧……?

  夕阳西下,又是一天的放学时分,一天一天接近的期末,一天一天接近的初三,一天一天接近的E班。

  潮田渚心里依旧十分迷茫,但他很好的隐藏起了自己内心的所有纷乱如麻,就像以前的所有一切,全部全部被埋进了内心的深处。

  放学后的路程短暂而漫长,潮田渚在走上一个缓缓的坡道之后,再度转弯。

  ……再有两个转弯就到家了——诶?

  他的脚步有些迟疑的停了下来。

  面前是那个意料之外的人,赤红的发在空气中飞散,赤羽业目光下垂,靠在墙上的背稍稍弯曲,注目着面前的地面,神情淡淡,双手抱臂,不知为何渚总觉得那背影中有着几分萧索。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的时候,赤羽业似乎再次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停止了发呆,转过身正对着他,比他更为高大的身躯使得渚产生了几分透不过气的感觉。

  “业君,下午好。”渚十分平常的打了一个招呼,脚不再停顿的开始向前走去。

  “渚君,不去聊聊吗?”业牵动了几下嘴角,终于像平时一样笑了出来,但渚只觉得那笑容中带着几分勉强。

  “可以啊,业君,只要不太晚。”如果业君现在心情不是太好的话,答应他可能更好吧。渚在心里思量了一下,就答应了。虽然心里还是有几分膈应,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跟随着赤羽业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来到一个装潢典雅的咖啡店前,赤羽业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个雅座,两人对着坐下,服务员很快就将两人所点呈上。

  这家店人流似乎也是淡淡的,如同外观一般。但每一个入座的人眉间都有着淡淡,如同空气中淡淡地流淌着若有似无的乐声一般。

  渚坐在座位上,渐渐在这安宁祥和的氛围中平静了下来,内心的惆怅也暂时俱都烟消云散。他端起小小的盘子,轻试了一口咖啡,一时无语。赤羽业也同样,他同样浅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目光再次垂了下来。

  渚望向身旁的落地窗,街道上游人如织,上班族脸上带着疲惫,学生三两成群。虽然经过的人很多,但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家叫做“Leaves”的小小咖啡店。这家咖啡店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平淡无奇,似乎存在感也十分薄弱。

  几乎不能想到那个张扬不可一世的赤羽业会选择这样的咖啡店作为常客。

  但这家咖啡店既然能够得到赤羽业君的青眼有加,肯定会有别的什么原因吧。

  “渚君,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哦。”业似乎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说出了这样的话。“看上去你并不相信吧?”

  “诶?业君是指……”渚咽了一口口水,本来已经稍微停止颤动了的心弦又重新被重重地拨动。

  “我喜欢你哦,渚君。”业开心地笑了出来,橘色的眼睛也眯了起来。“你也答应了我的交往请求了不是吗?”

  “我没有答应啦……不是,我是说……业君你不是开玩笑吗?而且两个男生……怎么可能……”渚有些混乱的说,到了后面几乎都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话语。

  “明明渚君也不讨厌的不是吗?这种事情。”业端起咖啡,优雅地抿了一口。“而且渚君也喜欢我不是吗?”

  “不是……我是说,业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自信啊!而且我怎么可能……”渚觉得自己的脸一片烧红,之后想要掩饰的话也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甚至什么都再也说不出口,只能张着嘴嗫嗫嚅嚅。

  “话说渚君,我们以后每周六都出来约会吧?”业兴致勃勃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还有节日啊庆典啊祭礼啊,我们也来做一点男朋友间应该做的事情吧?”

  “等、等等,业君你从刚刚起都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是……”渚的嘴开合了好几次,都没能下定决心将那个词说出来,好像心里有着什么未知的阻力在阻止着他冲破禁制一般。

  “嗯?”业十分调皮的歪了歪头,眼中充满兴味。

  “……不行,我还要学习,而且每周六都出去又没有个正当理由的话妈妈会怀疑的。”渚咬了咬嘴唇,最终说出了心里打好腹稿的拒绝的理由。

  “渚君终于承认了喜欢我啊。”业再次嘻嘻笑了出来。

  “在说什么啊业君!”渚被他调侃的脸上再次小小地红了红,有些虚张声势般的小声叫道,脸偏转了过去,原本想好的理由也忘了一大半。

  “反正也没关系吧?只要找个正当的不会被怀疑的理由不就好了?比如说课外辅导之类的?”业脸上带着微笑,将话题再次扭转到了约会上去。

  “可是……”渚干巴巴地说。“……还是会怀疑吧,这种理由,如果不真正辅导的话……”

  “那么就真的辅导吧,数学就行。一半时间用来辅导一半时间用来做其他事情不就好了?对你妈妈我还是稍微有点经验的,只要你跟她说你交了个男朋友她肯定会很高兴的吧?”赤羽业在敲定了约会的时间之后又笑着补充了最后的那句话。

  妈妈吗……渚的心情骤然低落了下去,原本想要反驳的话语也因此坠入了黑暗的漩涡。

  业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渚的表情。两人在这样的沉默之中喝光了杯底所剩的最后一滴咖啡。

  天色渐晚,窗外的游人也明显少了起来,客人们也逐渐的一个一个减少。

  “那么今天就这样吧,再不回家潮田渚君的妈妈就要多说些什么了。”业结账之后就先走了。渚却依旧坐在位置上,不知为何暂时并不想动身。

  回家后妈妈应该不会很开心吧,自己回家那么晚。渚再次望向窗外,窗外的云红透了半边天,黑暗在逐渐的侵蚀着光明,但也不完全。在逐渐倾斜的黑暗之下,一盏盏光明也顺次亮起,代替了日薄西山,成为了支撑起了天空的微弱的小小太阳。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也跟他此时一样,心里因为这样的小小光亮而变得温暖。深色的夜晚因为被取代的太阳而亮如白昼。他也在这样的白夜中走向了自己的道路。

  身后,那个写着“Leaves”的字体亮着光,但最终,在一个深夜的时分,那个白色的招牌也突然暗了下去,与其他的许多招牌一样,沉寂在了夜晚之中。

评论 ( 1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