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2 观察 >>> 2

  

  日光正好。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窗外也零零散散的多了许多人,在闷热还尚未到来但已经酷暑难消的七月里,地上的余热还未散尽。

  周六,人们都在干什么呢?

  上班族这时候应该待在家里吧?家庭主妇这时该出来买菜或者是已经开始扭开电饭煲的旋钮了。学生们要不在复习要不在玩耍。

  而有一个男生此时正在这慵懒的下午和同性约会。

  渚有些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微笑出来。

  啊,真是好理由。

  “渚君,你在做什么呢?我总感觉你刚刚好像在腹诽我哦。”业把头搭在桌子上,往上一仰,有些费力的看着他的眼睛。这家伙绝对不知道这个时候终于可以骄傲地仰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老是俯视自己的人的潮田渚心情是多么愉悦多么舒畅并且十分想笑……

  不,渚发誓他真的没想笑。

  “看吧又来了,果然你刚刚在想些什么不好的东西吧?”业爬了起来,有些懒懒。

  “业君,为什么你这些天都没去上学?你不去上学的话……”渚有些迟疑的说。

  “你没听他们说吗?我被停学了啊。”赤羽业喝了一口咖啡,语气很随便。

  “停、停学!”渚惊讶的站了起来,但随即又意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有些讪讪的收敛了表情坐了下来。

  “是啊,处分理由是斗殴和故意伤人,违反了校规的那种。”业耸耸肩膀。

  “那……”渚想问业什么,但到了最后却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处分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椚丘官方说初三第二学期,不过我估计应该是不会有机会再回学校了。”业笑笑。“毕竟上面还有个理事长公子压着嘛。”

  “你是说……浅野学生会长?”渚想了想,只能想到这个名字,一瞬间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道白光,但最终还是消弭于无迹。

  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其实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做的,他们也不会无聊到向小女生和偶像剧看齐,跑去什么游乐场啊情侣酒店啊逛街啊什么的,所以对于这种事情都十分苦手的两人就选择了折中的办法,来到这家咖啡店漫谈人生。

  啊。

  感觉也挺无聊的,而且他们之间还环绕着那种十分……尴尬的感觉。

  两个男人嘛……

  个男人嘛……

  男人嘛……

  人嘛……

  嘛……

  ……

  没错,的确挺尴尬的,更别说还是两个其实心里纯情的要死的两个国中生。

  没错,事实上不只是看上去就十分纯情的潮田渚君很纯情,就连那个说话就像是在调戏看上去就十分……十分不好惹长的很……很帅气成绩很优秀打架很厉害各种耍帅各种反派几乎可以成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形象代言人和这一流派的中坚代表的赤羽业其实……也很纯情。

  真的,就是那种没交过女朋友的那种纯情。

  所以说这俩家伙居然连手都还没拉过。

  不过相关的知识……这俩家伙居然都挺丰富的?

  但是他们很纯情,所以他们竟然都没有想过要做一些make love的事情例如make love。

  所以他们现在坐在了这里。

  渚转过头,将手搭在了右颊上,懒懒的再次隔着玻璃观看着眼前的众生百态。他的左手往前摸了摸,手指却只触到了一滩水渍。他眼睛转了转,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前面,却发现赤羽业正拿着他的饮料,嘴往他的吸管上凑去。

  “等等,业君你是要做什么啊!”渚有些恼怒的想把饮料抢过来,但在手向前伸的一瞬间里他突然了悟了自己其实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我们是同性吧?这样做有什么奇怪的?

  倒是我又为什么想把饮料抢过来?

  觉得互吞口水很恶心?

  不应该啊,平时不也是这样做的吗?

  那是什么……

  他的手在某一刻在空中僵了僵,然后他又很快的若无其事的将手收了回来,端起咖啡十分自然的喝了一口,同时偷偷的观察着赤羽业。

  “渚君,刚刚你说了什么吗?刚刚有点走神了没听清楚。”业稍稍尝了一口就将饮料放回了原处,笑了一下对他说。“不过为什么渚君要坚持去MJ买香草奶昔?虽然那边的奶昔的确挺好喝的,但感觉好奇怪啊。”

  “呃……那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很喜欢喝这个,所以我也想尝一尝而已。”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也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看起来业君应该没看到刚刚的事情。他在心里暗自思忖,脸上重新挂起了比之刚刚更加轻松的笑脸。

  “好好奇啊,渚君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这种吗?”业双手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地询问。

  “嗯……也没什么特别的,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我们是因为共同的兴趣才偶然聚在一起的……”渚的目光稍稍起了一点变化,看上去是在回忆。业目不转睛的看了渚好一会儿,渚才猛然惊醒过来,对着业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我们就是在MJ里认识的,哪一天他也在喝香草奶昔,而且我坐在他的对面好一会儿都没看到他。”渚笑了笑。“那一次要不是他看见我也在观察外面的人才出声提醒我的话,可能我会直到离开都还没发现他呢。”

  “观察?”业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是指渚君曾经说过的人类观察吗?”

  渚不禁愣了愣:“业君……你还记得啊,都过了那么久了。”

  “当然啦,我怎么会忘呢?毕竟和渚君的交流可都是很愉快轻松的重要回忆啊。”业用调笑的语气说出了后面的话。渚有些受不了似得缩了缩头,但心中却有着难以言说的惊讶和感动。

  人类观察,渚只和业提过唯一的一次。那一次是在他们第一次一起看音速忍者的初遇时分,在电影院里因为人太多渚无意识间说出来过的名词。当时业也顺带着提了两句,也稍稍询问了一下相关的事情,但也只是轻描淡写,随即话题就又转到了电影和导演上面去。

  之后在发现自己喜欢上赤羽业的时候,渚也从自己深远的记忆里挖出来过这段往事,但他却一直以为业早就忘记了这件事,并且还和其它的更多事情一起令渚失落了许久。

  而今天从业口中说出来的,却不是这样。

  就如同那突如其来的告白一般。

  “渚君,不如我们去MJ看看吧,反正你在这里也坐不习惯,想喝奶昔的话一边说一边喝好了。我对你们的人类观察蛮有兴趣的,正好我们在这里坐着也没其他事情做,光是坐一下午的话可就浪费了我们珍贵的第一次了。”业笑了笑,伸手招来了服务员结账。

  业君……渚心里又是一阵复杂滋味。他咬了咬唇,说不出来心中的那种纠结在一次的难过感觉。

  不似失望,也不与甜蜜相仿。

  就是很难过。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