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2 观察 >>>3

  暑热稍稍散了一些,但是那种闷闷的感觉却仍在持续升温。还未到来却令人异常烦躁的夏天。

  渚被硬拉着又跑到了附近的MJ。但看到前面业一下子来了劲的样子,渚却无法说出什么话来打击前面那个人。

  嘛,不过我想就算是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照现在这个情形他也应该只会说什么“哎呀渚君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难得不如再去试试吧”这样不负责任又转移了话题的话来吧?渚心里暗暗发笑。

  “怎么样?这里应该就是你之前遇到他的地方了吧?”业往旁边的玻璃窗外边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你们只是坐在这里观察吗?”

  “是啊,很枯燥的。”所以快点结束吧业君,这一点都不适合你。他稍微低了低头,微笑着腹诽。

  业盯着他许久,又笑了起来:“喂喂喂,渚君,你又在想什么啊?这才一点都不适合你才对吧?怎么不适合我了?”

  渚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崩坏,不过他很快就熟练地收起了脸上不小心的外露,微笑道:“业君……你是有读心术吗!”

  业在被吐槽了之后脸色如常地说:“怎么会呢,渚君,虽然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十分英明神武,但是果然,即使再强,也还是不能尽善尽美啊~。”尽管语气上扬,但他到最后还是装模作样的愁眉苦脸了起来,十分哀愁的叹了一口气。

  渚的脸都黑了。

  业看渚的脸色不对,打了个哈哈说:“好啦,其实是渚君真的太好懂了,所以我才能每一次都能从渚君的表情中看出来渚君的真实想法哦。”

  渚有些愣愣的摸了摸脸,有些意外的说:“业君,你一般是怎么看出来的?”

  业闭上眼睛,又睁开一只,有些故弄玄虚地说:“想知道?”

  渚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木着脸说:“不,还是算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业见势不妙,连忙凑过去摸了摸渚的头,嘴里说:“别啊,渚君,我可是很感兴趣的,你可别抹杀掉一个纯真孩子的幻想国度啊!”

  渚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偏过头去不看他。

  所以说你刚刚那一副“讨好我”的表情真的太令人厌恶了啊喂!

  业从渚这般表现中提炼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冷汗直冒。

  “好吧好吧,不跟你玩了。”业吐出一口气,十分平常的靠在了座椅上。“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渚君的习惯太多了组合起来就像是密码一样令人很有成就感呢。”

  渚心中一动:“业君指的是什么?”

  “啊,就是那个啦……怎么说呢?”他用开玩笑的口吻一边回想一边轻松地说,“渚君每一次都会十分淡然的微笑呢,跟个恶魔一样,比如说上一次我打架的时候就是,上上次我们设定叶子暗语的时候也是,还有上上上次在餐厅里故意吓我的时候也是……”

  “别说了啦,业君,你怎么记得一清二楚啊?”渚有些难为情的说,“而且比起我,业君才真的像个恶魔吧?”

  “我吗?”业好笑的指着自己,眼睛微微张大了一些,散射出兴奋的光,不过不一会儿他就又坐了回去,继续说道,“好吧,那渚君的确不是很像个恶魔,但是总是很淡定就对了,吐槽的时候除外。”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感觉异样的温柔呢。”

  渚怔了怔,嘴角含着的微笑也收了回去,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地说:“呃……业君,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你也挺好懂的。”

  “哦?真的?说来听听。”业一下子跳了起来,身子不断前倾,做出了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

  “人类观察其实也没什么需要好讲的,就只是观察而已。”渚却微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所以我们只是在从其他人类的行为表现的细枝末节中提取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出来而已。”

  业在乍一听的时候还有些发愣,但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许多。然后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渚君,那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渚斜眼看了看一脸得色的业,偏过脸抱臂,装成业平时你二大爷的样子哼了一声,露齿一笑:“当然是‘渚君真是太英明神武以至于我以后要改姓潮田业了’呗。”

  业大笑,然后使劲的将渚的头摁在了桌子上,说:“你想的美吧,赤羽渚君!”

  两人俱都哈哈大笑起来。

  闹过之后,他们又坐回了椅子上。业正襟危坐,缓缓的深呼吸了几口,才稳下动荡的心。“渚,你觉得……”

  “什么?”渚端起冰咖啡,疑惑的说。

  “干脆你现在就改姓吧?”

  渚一口咖啡差点全喷了出来。

  他镇定下来之后,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然后十分淡定的询问:“业君原本是想要说什么?”

  “诶?”

  “别装了。”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吻你。”

  “……”

  “你不想说就算了,所以说业君已经忘记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吗?”渚又喝了一口咖啡,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哦——?”业用一个九曲十八弯的长长的语气表达出了非常……奇怪的感觉,连渚都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用这种微妙的表情和语气。

  渚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明天睡醒再看自己肯定会未老先衰:“人类观察……其实之前我是骗你的。”

  “咦?真的?”

  渚点了点头:“人类观察分成很多种,笼统的讲就是‘人类遇到各种情况下的反应’,粗分可以分成‘人事’、‘箱庭’和‘创见’这三种。”说着,他又自顾自笑了起来。“很好笑吧,其实这三种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就是情景反应啦。”

  业凝神,仔细地听着,一时间没有吭声。

  “对吧,的确是很枯燥的。”他喃喃自语。“观察人类这种事情,我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到底有什么意义,就算是稍微有点用处,也只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现实生活中做这种事情的才是真的会被人厌恶吧……?”

  他抬起头,对业十分平常的笑了笑,说:“对吧,业君,所以人类观察就……”

  “不是的。”业盯着他,橘红色的眼睛里是一些渚看不懂的东西。“不是这样的。”

  “业君……”渚虽然想要反驳,但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

  “走吧。”

  突然的转变使得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去哪里?”

  “回家啊,都这么晚了。”业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看窗外。“走吧,我送你一段路好了。”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深蓝和漆黑。

  路上的余热已经散尽了,走在路上虽然还是十分的热,但时不时吹来的海风却减轻了闷热带来的焦躁感。

  两人走在路上,每隔一段路,都会渐渐明亮,再度渐渐黑暗,这样循环往复。

  尽管一路无话,但渚却感觉不到尴尬,反而有淡淡的安心感,在这一路上蔓延。

  他低着头慢慢走着,终于,他咽了咽口水,下定决定抬起头,却看见了业低着头看向他时的幽深目光,到口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渚君,你说实话。”业站定,转过身,两人面对。“渚君在我的心里不是那种人。我也有理由相信,我在渚君心里,也不是那种人,是吗?”他凑了过去,身子前倾的越来越厉害,渚什么都说不出口,不禁退了两步,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业竟然也跟着他步步紧逼。

  “渚君,你为什么不说话?”渚退后的时候,脚跟碰到了坚硬的墙壁。业将手随意的搭在了他的身旁,低着头俯视他,给了他巨大透不过气般的压迫感。“渚君,是不是,你回答啊。”

  渚只觉得自己快被面前那个人一口一个“渚君”给逼疯了。他有些慌乱的吐着气,感到呼吸一阵困难。

  “渚君……”业叹了一口气,出乎意料的,双手相环,抱住了渚。他显得有些难过地收紧了怀抱,眼睛也紧紧的闭了起来。渚偏过头,轻轻地急喘着,但比刚刚的状态要好了一些。

  “……你不想说就算了。”又是这句话,业将它原句奉还。“渚君,不要再这样了,行吗?”他的右手往上伸了伸,轻柔的抚摸着渚的头发。巷口处吹来的海风很好地缓解了不适感,渚渐渐平静了下来。“就算是很讨厌,我也不希望你变成我不喜欢看到的样子。”

  渚的脸因为刚刚的憋气变得通红一片,他什么都没有说,连动作都没变,只是轻轻的喘着气。

  “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好的明天,也更希望你有。”业凑到渚的耳边,动作宛若情人间的低语。“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敷衍了事,我更希望我们都开开心心的过去。”

  “只有一年多了。”此时,他的话中似乎都多了几分哀求。渚看着远方,深黑之中有星点的光,是什么呢?“只有一年多了。”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渚觉得,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唉声叹气的次数都不知道多了多少。

  那么是我的错吗?

  “渚君,你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不要摆出这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还是不是男人?”业放开他,脸上又变得游刃有余,好像刚刚的文艺腔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那么我就先走啦,再会。”

  我还以为在业君心里我就是女人呢。渚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不知不觉又恢复了常态。

  他转过身,背着黑夜和白炽向前走去。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