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3 异端 >>>1

  不论结果如何,日子也总要这么凑合着过。

  渚在学校仍然被漠视、被排挤、被耻笑、被鄙夷。他与其他的未来E班的学生们一样,都得在这最后的半年里,用最卑微的姿态和最后悔的表情来弥补自己在前生犯下的过错。

  终点站E班。

  可能也是人生的终点了吧。

  在这所学校里,成绩才是一切。

  所以,他们什么也不是。

  在这样的氛围里,初二这一期的学生们也隐隐地开始转变,开始有了初三他们的雏形。

  只要知道那些人会进入E班,他们就会凑在一起故意在那些败者面前嘀嘀咕咕,或是夸张的羞辱,恶劣的欺侮,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开屏孔雀一般的张扬,人性的丑恶被他们一一的揭露出来,在这个最纯真的初中时期,在这个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还没有学会掩饰的时期。

  所以,在这样的可怖环境下,D班的班长,矶贝悠马,就成了一个异端。

  怎样的异端呢?

  矶贝悠马的成绩还算可以,处在普通学生们的中上游阶段,他身为班长,行为彬彬有礼,待人接物都十分得体,相貌也很英俊,简直就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样的人物,所以学校里也有许多怀春少女暗自恋慕他。

  不过,有一个人将所有的狂蜂浪蝶都挡了下来。

  前原阳斗,那个D班著名的花花公子。

  但他们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一件事情。

  渚再一次坐在座位上发起呆来的时候,有人从后面猛地拍了他一下,将他漫游天外的思维拉了回来。

  “喂喂,渚,听说你可是要去E班了啊,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戴着眼镜的瘦子柴桑南遍布雀斑的脸上带着十分令人讨厌的讥笑,从后面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渚的肩膀上。渚有些隐忍似得垂了垂头,目光游离。

  “对啊,现在可还有半年,你要是现在就放弃了……”短头发的矮胖子入木湘良将肥胖的手肘撑在桌子上,肥厚的嘴唇向中间抿了抿,张口就是这样的话。尽管后言未尽,但是从他们脸上流露出的恶毒的笑容中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椚丘的校规,被宣布进入E班的人至少要到初三的第一个月结束后才能够有机会重新以排进年级前五十的优秀成绩回到原来的班级。

  而当到了那个时候,几乎就已经没有希望了。

  渚埋着头一语不发,心中有些阴暗的想着。

  “喂,你们在干什么呢!”突然有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矶贝悠马有些为难的将柴桑南的手掰开到一旁,严厉地说,“怎么能欺负同学呢?至少大家也还是D班的一份子,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才对。”

  柴桑南有些讪讪,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对,但最终他还是没说什么,和入木湘良一起回到了座位上重新开始复习。

  “渚同学,你没事吧?”他十分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及时制止这一情况的发生的。”

  “……”渚沉默的摇了摇头,盯着矶贝悠马的脸看了许久。

  “怎么了吗?”矶贝不自在的摸了摸脸。

  “班长不去复习吗?”渚原本想说的话再一次被他熟练的吞进了肚子里,他稍微转头,脸上扯出了一抹勉强的笑。

  矶贝挠了挠头,“也对,我该去复习了,那渚同学也要加油啊,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正要转身离开,渚却又叫住了他。“班长,请等一下。”

  矶贝悠马转过去,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矶贝。

  “班长最近……有什么事吗?”渚冷不丁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明显吓了矶贝一跳。

  “怎么这么说?”矶贝打着哈哈,渚没有理会这种简单的搪塞,只是将头转回去,摆出了一副冷漠的样子。

  矶贝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很快就回到了座位上,心中有奇怪的感觉,也有点隐约的不祥预感。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