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4 春、夏。 >>>2

  赤羽业理所应当的考得很好,潮田渚理所应当的考得很差。

  这些都不用提了。

  在半天的假期、半天的成绩公布、半天的冷嘲热讽、半天的注意事项、半天的教师谈话之后,潮田渚初二的第二学期正式结束。

  渚领过成绩单,略略扫了几眼便将它折了折塞进兜里。班主任看了他一眼,懒得说什么就挥挥手让他走开。渚向他鞠了鞠躬,便抓起书包离开了人声鼎沸的教室。

  教室外面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娇笑声、怒吼声、推挤声、脚底的摩擦声混在一起,导致有那么一个瞬间渚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已经接收不到了任何声音。

  他刮刮耳轮。

  嗯……业君肯定不在这里,那么就去校门外等他吧。他笃定的大跨步穿过人群。果不其然,还未到校门,渚就看见了业的红发,……还有另一个人。

  他脚步顿了顿,而后毫不迟疑的向旁边移了几步,不引人注意的躲在了草丛后。身边有几个男生一边聊着游戏一边慢腾腾的离开学校。

  “喂,是去你家还是我家?……”他聆听了一小会儿,晃晃脑袋,再认真的听了听。“……怎样?我当然是期待着与你再次见面的,赤羽业。”

  看来这就是了。他心中默默地比了个‘yes’,然后抱着点羞愧继续探听,尽管他对这两人的谈话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不就是罪魁祸首吗,浅野君?不用说这些公话,倒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可是会打到你哭的哦~”

  渚趴在墙上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又重新贴了上去。只听见浅野学秀「微闭着眼」「双手环胸」「冷冷而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说起来,你一直待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对某人怀恨在心,而呆在这里伺机报复?”

  赤羽业“啧”了一声,似乎是对学秀的管东管西十分不满。“你在意这些做什么,会长?我要是出了事不是会更加称你的心吗?说起来倒是,你也待在这里做什么?”

  “我?”学秀吐出这个词之后便默不作声。业「饶有兴趣地」「看了浅野学秀一眼」,但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出来。

  渚见他们似乎没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便挺了挺背,皱着眉揉了揉酸痛僵硬的脖颈,将身子直了起来,还非常自在的伸了个懒腰。此时校园内的人都开始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准备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溜达一圈了。

  等会儿似乎还得再等一会儿……要不然好显眼!他打了个寒噤。

  校园外传来一阵马达声,可能有车停在了外面。

  “那么我就先走了,赤羽君。”他浑身一个激灵,背靠着墙默默地数着数。

  一、二、三……默数到二十五的时候,赤羽业开口说:“再见,浅野君。”

  再数了五个数之后,渚趁四下无人悄悄从草丛中和树背后溜了出来,却不想才现身便恰好撞见了一辆车呼啸而过。他的眼睛正好对上了车内向外张望的浅野学秀的眼睛。但他不确定是否浅野会长看见了他,毕竟只有一个短短的瞬间,并且也不一定那时他就真的看得真切。

  不过我看见了,光的互逆……他绝对看见了吧!渚在心里怒吼。

  那么刚刚那种惊慌和自卑的丑态也应尽收眼底了吧。不过那也正是他所愿意见到的姿态吧。

  他见后方又来了人,便十分自然流畅的走了出来,说:“抱歉,业君,让你等了这么久。”

  业斜着看了他一眼,别有深意地笑道:“不是吧,你在后面蹲了那么久,现在才想到出来和我说抱歉?”

  渚定下脚步,脸上一派震惊之色,紧接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的无以复加。

  等等啊!你是怎么知道的!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业在看见他这幅表情之后明显也吃了一惊,然后他非常无奈的笑着走了过来,使劲的拍了一下渚的头,说:“还真的是你啊?刚刚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你还真的傻乎乎的上钩了?连说谎都不会啊你?”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听你们说话的……”渚支支吾吾,红着脸道歉。业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你不是有意的一直呆那里干什么?”业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说,“行了赶紧啦,耽误了那么多时间,再在这里磨蹭就要被围观啰!”他拉着渚的书包走在前面。渚回头望了望,见后面果然有许多人在私语,就连忙跟上,心中十分后悔,但是又有另一种摸不清的想法支持着他的决定。

  喂喂,你那个时候要是不躲起来的话,不就证实了赤羽业是在等人吗?况且是那个赤羽业诶!不是别的什么人,而且浅野学秀是那么好惹的吗?让赤羽业亲自在校门口等,你是要怎样啊?

  但是如果不躲堂堂正正的出来的话也没什么吧?关系比较好的同学间这样做不是十分自然的吗?

  关键就是你们的关系自然吗?

  在别人眼里是自然的啊!

  暂时是正常的而已,你以为真的不会有人发现吗?就你们做得这么张扬,就只差有什么人注意到了你之后顺藤摸瓜就把这桩丑事暴露出来了吧!

  走向越来越奇怪了好不好,全都给我闭嘴啦!渚满头黑线的抬起头,看见业在前面,优美的侧脸坦然而高傲。

  业君……一直是这样呢。

  帅气而庄重。

  如果真的,他爱上了一个女生的话,那个人一定会很幸福吧?

  他心里突然有些愧疚,对于自己在此刻非常自私的占有了赤羽业这件事。

  “渚君,放假了我们还要出来吧?”业回头询问。

  “嗯……我回家问问妈妈好了,我想应该是可以的,与朋友出去玩啊之类的吧。”渚说。

  “如果可以的话就明天好了,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渚怔了怔。

  此时业已经回过了头,所以渚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同时也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或许异曲同工。

  也可能全然不同。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