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4 春、夏。 >>>4

  业端着黑咖啡,小心翼翼的用舌尖探了探,然后又很快的伸了回来,觉得很可笑,还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他正在这里等一个人。

  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以怎样的姿态前来,因此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这里,惬意地坐在软沙发上,端着爱喝的不爱喝的饮料,一边尝试一边宁静的享受时间慢慢流逝的蹉跎感。

  在这间简朴冷淡的咖啡店里,他可以一直保持着轻松的心态,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都能够在这样冷漠淡然的环境中得到充分的平缓。

  他很喜欢这里。

  有别于东京的繁华浮躁和日本的庄重沉稳,这个用树叶命名的咖啡厅普通到不起眼的地步,但却又意外的令人安心。

  如果是在这里,他可以用一杯咖啡度过整个下午。

  在这里浪费时间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叮铃”一声,门前的风铃动了动,随之再次沉寂。业朝门口瞥了一眼。

  进来的是一位女子。

  身材看起来十分娇小,但被洋裙掩盖了的脚下却似乎踏着一双不伦不类的高跟鞋,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让她平板的身体与整体看上去的身高十分不符。她的脖颈上戴着一圈黑色的蕾丝颈带,半圈流苏搭在锁骨半缘,显得皮肤更加白皙。她的头发是漂亮的亚麻色,映着柔和绮丽的光芒,让她看上去除了楚楚可怜之外也额外增添了一分娇俏可人。她的半边脸被长长的刘海所遮盖,顺带着遮掩了一只眼睛。她的眼睛是澄丽的棕黑色,在对上视线的一小会儿里,业从她的明眸里看见了星星,是星星,犹如他第一次听见“仲夏夜之梦”时脑海中映现出的那最美丽娇妍的星空一般明媚灿烂的闪光。

  业怔了片刻,脑中不知为何涌现出了用作警示的巨大的怪异陌生的熟悉感。但他确信,自己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美人。

  那个女人远远斜视他了一眼,便转头离开,看样子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她径直来到服务台前,询问几句后,服务员指向另一边。她鞠了一躬,回报以笑。

  尽管业觉得不应该,他却还是默默地用随和的视线注视着那个女子的一举一动。只见她毫不迟疑的挽了挽右臂垂着的樱红色肩包,疾步奔向厕所,看她那急切的样子,似乎表示着只要稍微有些迟疑便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

  业看了看表,刚好十点整。

  他一下子失去了兴趣。重新端起苦涩难忍的咖啡,一边慢慢的尝试着咽下,仔细体味那份甘美的浓郁苦味,一边望向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在即将可以稍微容忍一点这杯咖啡时,耳边传来了一声悦响:“业君,等久了吗?抱歉,临时有些事。”

  业回过头,看见姗姗来迟的渚正梳理着一头翘起来的乱发,一边在业的对面坐下一边吐露出心中的歉意。

  业摇摇头,看见渚脸上的纱布时,询问的话语差一点就直接脱口,但紧接着,在出口之前,他率先意识到了什么,想起了某些事情,然后话到嘴边,又及时地收了回去。他之前从未做过这种憋屈的事情,因此在收回话之后,他只觉得胸中一阵钝痛,像是被重锤狠厉地砸了几下一般难过。

  嘴中涌出了阵阵咖啡的苦味,几欲令他作呕。以后再也不喝黑咖啡了,他想,强忍着恶心和烦躁,他强笑道:“渚,你这是怎么了?脸上怎么多了这个东西?”说出来之后,他感觉好了一些,嘴中的苦味也没有那么的强烈了。

  渚听到他的话,下意识的捂了捂脸,无奈地说:“昨天出了一点小事故,我妈妈她……你也知道的。”

    业点点头,表示理解。渚合拢腿,挺直脊背轻坐在沙发上,端起刚刚顺便点的茶小口吹了吹,仰起脖子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业用单手托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渚,渚略微觉察到了几分不自在:“业君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也没多久,好像才坐了一小会儿渚君就来了。”业对他笑了笑,说,“不过渚君的裙子放在哪儿了?刚刚我怎么没看到?”

  “业君,在说什么啊?”渚疑惑的说,同时又端起茶杯,但也一直盯着业。

  “哦,是吗?可能是看错了吧。”业看看窗外,时日尚早。

  “话说,业君,今天要去哪里呀?”不知道是不是渴了,渚又喝了一口茶。“说起来,我还真是蛮期待的呐,昨天为了跟妈妈请假可是费了一番辛苦哟。”

  “诶,是这样吗?其实今天是为了带渚君出游哦,有没有兴奋地晚上睡不着觉?”

  没有理会业肆无忌惮的调笑,渚问道:“出游?是哪里?不过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东京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被称作……!”说着,渚似乎想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惊悚的张大了眼睛。

  “安啦安啦,不是要把你拐到其他地方去。”业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家伙在想什么,失笑道。“总之,跟着我走就对了,我又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况且难道渚君其实根本就没有自信打过我吗?”

  “怎么会……”怎么可能有啦!尽管面上不显,但其实渚在心里默默地补充着未完的话语,开心地各种脑补。

  业君其实绝对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什么本大爷文武双全天下独尊你们这群贱民还不快给我跪下站在你们面前的只是个学生你们快打我啊快开枪啊……

  好吧串戏了。

  还有刚刚的对话是什么东西啊我的化妆怎么可能被你看出来啊!当初穿着这一身偷偷在妈妈面前晃了一圈都没被发现好不好!想套我的话?哈哈哈上次就被套过一次了怎么可能还会上当啊笨蛋!

  哈哈哈哈哈!

  渚在心里偷笑的时候,在现实中的头也深深地埋进了茶杯里。茶上的波纹稍稍扩大了一些。

  “渚君,有那么好笑吗?”

  渚一不小心差点就把鼻子也淹到了茶杯里。刚刚忙着笑一点没喝,因此茶杯里的水基本上都还是满的。他没回答,而是几口就把茶给粗犷地喝干,然后大力的摔下茶杯,豪迈的说:“走吧,业君,要不要买点三明治去?”

  “嗯……不过我觉得烤火腿更好耶,不过还是先去买个野餐篮吧,话说好像少了什么绝对不能少的东西啊……”业凝神仔细的思考了一下。

  “我也觉得……是什么呢……!”渚也双眼放空,但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猛地抬头欣喜的看向业。

  “……天妇罗!”

  两人都笑了起来。

  “好了别玩了啦,都快中午了,要不要带点什么去吃啊?”渚说。

  “嗯,我觉得不用,那边有店的,我们只是去看看就回来好了。”业想了想,走到柜台说了几句话。渚望了几眼,又转了回来,又禁不住看了几眼。

  “好啦,中午再回来吧。”业在对面的沙发上探头,渚抬起头应了一声。

  然后他们就出发了,什么都没带……除了钱、手机和手表。

  话说,明明是非常先进的现代了,为什么还在用按键手机?

  考虑到了这一点,渚在前不久换了手机,用他自己攒的零用钱,据他来说十分肉痛。

  型号是docomo的某一型,和他的校外的某个朋友是一样的。

  顺带一提,他的球鞋是亚瑟士,T25XQ那一型的,白色的,也跟他的某个朋友一样。

  嗯,再顺带提一提,是女鞋。

  真的够了。

  并且这件事情他们似乎自认为是没人发现的。

  当被身边的人发现的时候,一个非常淡定的用敬语承认了,然后爆出了一个晴天霹雳“队长也是这一款”,再接着,就开始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睚呲欲裂怒目圆睁的背景里面无表情的接着训练。

  另一个则……

  “业君,你看错了吧?”渚愣了愣,非常演技派的装着傻,相信如果这时候有着那些保守的学院派们看到他,一定会惊为天人吧……?“你看,怎么可能啊?”他单足抬起,低下头装作仔细看了看的样子,然后大惊失色说:“怎么会!完全没注意到诶,这是妈妈给我买的,因为穿着蛮适合的所以就没怎么观察过,原来是这样的吗?”接着,他非常“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真是的……果然还是长得太瘦小的缘故吗?要是能够把业君的身高分给我就好了……话说回来,业君你昨天看到了吗?音速忍者的作者似乎要先出隐身人第三部诶……”

  无力吐槽。

  不知道要去哪里,渚只是跟在业的身后悠闲地走着,漫步在车水马龙的繁华的东京街道上。周围不断地有着形形色色的人流穿过,脸上是珍贵的独特无二的百变的素材,普通而生动。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领域内活跃着,努力地寻求生存和生活的道路。将来也一定有一天,业君和其他的什么人,也都会选择自己的道路,最后,他到底会不会也与在这条街上的无论是忧愁贫穷或是碌碌无为还是百般奋斗又是政绩斐然的各色人群相同呢?那么当到了那时,他身上的那种会不自觉地吸引着别人的独特的气息,也会悄无声息的泯灭吧。

  尽管十分可悲,但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出神的想着的时候,渚跟着业不知不觉的拐过了几个弯,又穿过了几个街道,也跨过了几座桥,又踏过了几片田野。而等他回过神来时,周围的景色已经变得非常郊外了。

  “业君,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渚非常恳切的说。下面是一个草坡,草坡下有一条小河,可以感觉徐徐的微风在下面轻轻扫过。他们脚下是很普通的那种充满乡村气息的石板地……就是日常动漫里的那种,总感觉再走下去眼前就会出现一个平凡普通的列车站,然后对面一个熟悉的女孩,长发飘飘,在转过来的一瞬间列车悚然出现,接着又是一辆,那种焦躁和心酸的感觉不觉让人心里突然冒起一阵想炸火车的恐怖想法……
  又串戏了。

  业转过头,停下脚步,渚正在内心里疯狂的脑补,一时间竟然没有意识到,头一歪,在鼻尖险些碰到业的衣服的时候,猛然向后一仰,差点摔在地上把腰给折了。

  他揉揉腰。业笑道:“怎么了,又发呆?看起来让渚君走在后面还真危险诶,下次你走前面好了。”他说完,就走到了渚的背后,在他背后一推,渚就踉踉跄跄的走下了小坡。“渚君想休息就直说嘛,何必来问我,况且我的体力可比渚君好多了。”

  渚瞪了他一眼,然后盘腿坐下,又觉得不舒服,就将心上的束缚解开,自由地展开四肢,仰躺在了草坪上。业走到他身旁坐下。渚闭上眼,静下心来。

  刚刚的感觉果然没错。习习凉风在耳边环绕,暑意似乎也被减轻了几分厌恶。额上的汗珠渐渐干了,原本口舌间始终无法满足的欲(度)望缓缓消散。遥远的天边似乎涌来了轻轻的知了的鸣叫。他突然想起。

  哦,对啊,已经要夏天了。

  哦,不对,已经是夏天了。

  他睁开眼,视线中的事物都明亮了几分。温柔地舔舐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的不算温柔的阳光;颜色已经由浅葱转为深绿的叶子;示数逐渐升高的寒暑表;大街上身着短裙露出修长大腿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寺庙里穿着和服的高贵的女性;已经开始张灯结彩跃跃欲试的东京的街道。

  不知不觉间,就快要8月了。

  在放学前热烈的讨论假期出游的学生们;领取通知书前学生会长组织的礼物派送;已经被妈妈从衣柜深处找出来了的仍然很合适的蓝色浴衣。

  不知不觉间,又是一年过去了。

  业一直在他身旁静静地坐着,凝视着远方。小溪潺潺,芳草菲菲,夏日铺天盖地。

  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怀念,渚看了他一眼,然后偷偷拿出手机,在身侧悄悄用手指滑动几下,音量调到最小,然后点开了一首歌。

  “春の小川は さらさら……”

  虽然原意是只给自己听,但还是被业给发现了。

  “咦,这不是……好怀念啊!”业抢过手机,看了看标题,“这不就是小学春游时音乐老师总教我们唱的那首歌吗?”

  “是啊,感觉蛮应景的,就放出来怀旧一下。”渚又把手机抢了回去,趁业不注意爱惜的摩挲了一下。

  “嗯……”业想了想,手凑过去,将进度条拉回了最初。

  “话说,渚君换了新手机了耶,怪不得,这一款也不便宜吧?”业笑了笑。

  短短几秒后,这首歌开始了前奏,渚望向刚刚业望见的远方,那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有着相互嬉闹着的男女,还有绿色的草原和波光粼粼的小溪。

  音乐声逐渐舒缓。

  “春の小川は さらさら……”

  业突然在华丽的女声响起前,手指一划将音量拉小,开启了嗓音。

  渚惊讶的转过头,却看见业偏着头,与他对视的眼中有着他看不懂、十分熟悉,并且是另一种……“规模外”,的东西,或者感情。

  “咲けよ咲けよと ささやきながら……”业在唱完这一句之后,见渚还没反应过来,就连忙用手肘顶了顶他。

  “诶…春の小川は さらさら行くよ…!”渚迅速反应过来,但仍旧慢了一拍,在后面弥补的时候不禁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尴尬。

  “游べ游べと ささやきながら……”

  最后一句。两人一同唱了出来,像是小学生一般,他们望向了远方昂起头朗声棒唱。

  当然,唱完之后的自我羞愤是必不可少的。渚将手机关上,嘴角控制不住的翘起,一面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再业面前唱歌,一面还不忘损损他:“业君,你唱的好难听啊,简直和小学生一样。”

  业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是啊,彼此彼此,渚君我觉得你唱的也很不错,简直和三十年前没什么两样。”

  两人你来我往的互敬了几句,一边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一边打闹着往回走,走着走着又走到了别的地方一边聊天一边瞎逛结,果玩到天黑的时候渚才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业君,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什么什么地方玩吗?”

  “是啊,这不是带你去了吗?”

  “什么啊?”

  业闷笑了两声:“其实原本我就没打算带你去哪,只是随便走走然后看你要到哪里去而已,所以才说让你走前面嘛。”

  “……”

  业看了看天色:“不过时间也不早了,没想到原本不打算走多远的路程被这么一个小意外给打乱了啊……渚君,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原来无意之中,他们又回到了最开始出发的地方——那家咖啡店——不知为什么,它仍旧灯火通明。

  “好啊,路上小心。”渚习惯性的说着敬语。

  他们互道了再见。

  渚装作回身走开的样子,但暗中又在目送着业离去。直到再也看不见业的背影,他才连忙小跑着奔进了店门。

  “老板老板,没耽误你吧,真是对不起!”

  渚一进门就直接对着柜台来了个大大的鞠躬。

  “不碍事。”

  声音却从后面传来。渚抬起头,看见店主拿着红色的包,笑吟吟地靠在柜台上。

  “那个……贵安?”渚挠了挠头发,恭恭敬敬的从店主手中接过包,就灰溜溜地道别再见,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但事实上,他还是要去做一件另外的非常重要的事情的。

  因为潮田广海这时候应该已经在家了。

  店主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像是刚刚的渚一般,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他才慢悠悠的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然后打着哈欠关上店门。

  “嗡嗡”

  他竖起耳朵细细听了听,却再也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夏天来了啊……看来要去买西瓜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评论
热度 ( 8 )
  1. 爱笑三毛猫太阳黑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qu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