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05 RPG >>>3

 

 

在小镇的南北区域,各有一座洋馆。素来,有着闹鬼的传言。

在小镇的西部,有一篇森林。据说,在里面迷路的小孩会被可怕的魔女引诱,从此再也回不了家。

而……我们的故事,却要从小镇的东边开始。

麻衣子焦急而恐惧的奔跑着,嘴中气喘不断,心中突突,却始终不敢回头。

——出口、出口!

她疯狂地跑到大门处,拧住把手拼命地摇,无论怎样都打不开。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绝望,尽管这是已知的事,但不做,又怎么能够成功。

在她背后,恶魔已经来临。

——!

“将将——这就是序章,怎么样?”渚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却反而露出了平淡的微笑。“很短,但是做成动画肯定很不错……啊不是动画,是序幕。用帧数来……那个!”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他挠了挠下巴胡乱糊弄了过去。

“额,这个借鉴的成分略多啊……不过那个麻衣子是什么●●女星吗?”业一脸吐槽无能。“不过也还行,恐怖游戏就这个氛围就好。只要是我能力以内的……”业罕见的一脸生无可恋。

“啊,这两天怎么了吗?”渚问。

“没什么……只是学的东西似乎像是滚雪球一样却滚越多了导致完全应付不了了。”

“什么?”

“啊没什么让我们继续聊后面的情节吧做游戏完全不用着急。”

“好吧,实际上后面……”

虽然已经听懂了不过还是不要拆穿业君了吧,好不容易业君终于舍得放下装○犯的眼神来加入椚丘吐槽役了。等等如果业君做不出来我原本的剧本该怎么办虽说RM功能也的确很强大但是……啊,想多了。

反正后面的剧情跟平常的游戏一样差不多。就是主角醒了主角打不开门主角开始搜查主角遇上疯子开始追逐战主角逃出生天主角继续搜查主角开始回忆杀然后在这里插入一个真假结局分支点主角继续追逐战主角继续搜查主角找到了神TM凶器和钥匙主角再次遇上疯子追逐战开始主角绝地反杀主角进入结局。

啊啊啊啊啊到了最后其实根本就不想再想剧情了或者说干脆做一个惨无人道的恐怖坑爹鬼宅探险小游戏吧……说笑的。

反正游戏里的一些设定大规模的借鉴了其他的游戏例如狂♂,○○天使,▼-▼ ,♡王座等等各种各样的神奇AVG游戏。…反正最终结局就是这样了。

仍旧是用烂了的梗,说都不想再多说了。

虽说上述看上去有些敷衍,但实际上潮田渚同学在这两天里还是非常认真了的。

表现?你问我表现?

谁告诉你啊喂!

潮田渚仅仅讲了一半,就有些再也讲不下去。

因为对面的业正一脸冷漠。

“业君,我觉得你还是自己看吧。”渚有些失落地抿抿唇,埋着头抚了一下长发,将密密匝匝写满了字的线圈本转了个面,推了过去。

过了许久,他的不为人知的自卑终于再一次发作。

不过也不是很令人惊讶的事就对了。

业君,应该已经在讨厌我了吧。因为,本身我就只是……在一厢情愿的幻想才对。

不行的哟,像是那样的话,就不再是业君了。

也对呢,像是我这样的人,越是接触深就越是会觉得厌烦吧。

在说什么啊,无论是无聊透顶的企划案还是肮脏到了极点的心理戏,都不会是……

你在想什么?就像个女生一样唧唧歪歪的真是烦到透顶。

渚眨了眨眼睛,突然恢复了过来。

他见业还是在入神地想着自己的事情,突然有些汗颜。于是他又重新将本子拿了过来,对照着其中稍微有点复杂和容易出BUG的地方敲了敲笔头,画上一个红红的小勾。而在其他的比较出彩一点的地方,他则用蓝色的签字笔画了一个小圆圈。

在做修改的过程中,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将包打开,从里面轻轻搜出了一张纸。

这张纸是那天……在上面写下了几笔的重要情报,而后虽然渚有些没有看懂,但他还是一如既往认真地试图去解读那张纸,却仍旧没有成功。

到底是什么呢……不如说,到底他想要传达什么给我。渚看了上面单调的图案一眼,原本储存在大脑中的讯息飞速组合,但最终到底还是缺少了最重要的那一块拼图。

不行,还是先思考眼前的事。他摇了摇头,努力地将心中纷乱如麻的思绪扫清,然后放空大脑,等待着灵感来临的一瞬间。

——就是这个!

“渚,你的剧本写的还是很不错的嘛,小看你了。”业故作轻浮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你要是真的尽力去做的话,也还是能够成功的啊。”

咦——?

渚回过神来就发现业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潜到了他的身侧看起他写的渣剧本来。并且他接下来还在……

“这画的是什么?一颗心吗?”业抽出他手中的纸,随意扫了两眼,然后非常随便的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业君你是怎么看出那画的是一颗心的啊!明明总共有好几笔好不好画心只需要一笔啊!

……难道是羊肉串?

等等我在想什么那可是哲也画的他怎么可能这么随便!

……难道当时他饿了?

等等快给我停下都说了不可能了再这样我就扁你了!

等等,上面都是什么啊,毫无意义的心理戏小剧场吗!快给我回归正文啊!

“咳咳,业君,随便看别人的东西是不好的。”渚貌似无意义的咳了两声,将纸捏住拿了回来。“以及,我并不觉得这应该是一颗心。”

“这么说来渚君好笨啊,这本来就是一颗心啊。”业把纸抢过来,用背面对着灯光,从纸的背面隐隐透露出的轮廓……渚不禁睁大了眼睛。

——在那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讨论别的事情,只是单纯的对于游戏脚本发出了各种疑议和问题,然后口沫横飞地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辩论赛。

最终结果还是以业的胜利而告终。剧本大体还是不需要变,但其中太过于细节化的地方果然还是得删除部分。……在六十个细节里总共大概删掉两个就可以了。

这一次他们的分手比以往都快许多,快到太阳还未落山,夕阳仍未西沉,小学生们还有时间在公园里面享受他们的自由时间。

“喔噢,这里,这里!你好蠢哦,死掉了!”两个小学生呼天抢地的蹲在沙堆旁边玩着游戏机。渚经过时禁不住顿了顿脚步。“没关系啦,反正我存了档的,在稍微前一点的地方继续吧!”

渚默默无言,但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泛起了一阵……不安。

他继续往前走,但思绪却断片到了其他的地方。

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告诉业君一件事情。

最开始,他是打算以他们两个为原型而创作剧本的。其中一个人最终为了保护另一个人而死去。最终结局也是一个NE一个TE。但最后看着自己创作出的剧本,他还是默默地将那个本子全部烧掉,就连灰也全部扫走,扔进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那个故事,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让它面世。

而为了创作它,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和时间。

因此……他本来打算的是……。

渚突然丧失了回家的欲望。他随意的在一个公园长凳上坐下,一坐下就是漫无止境的发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从夕阳衰颓直到星辰满目,直到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抓着一张破破烂烂的脏报纸过来对他说“喂,小哥,你占了我的位置了”的时候,他才有些茫然的起身,往家里走去。

“我回来了。”到了玄关,他换上室内鞋,就径直回到卧室,疲累的躺到了床上。

今天他的家里空无一人。

因此他才能够终于光明正大的走出自己的家门。

时间……其实过得很快啊……今天完全没有什么感觉。

到了明天……也会是一样的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开始“哔哔”地响了起来。但是它熟睡中的主人却完全不知晓。

屏幕亮了起来。

发信人:哲也。

渚,这两天我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上一次欲言又止真是对不起,以及有些不礼貌,请见谅。如果那个变故已经发生了,我还是觉得,渚君,你还是放弃对自己的……

整整三百字的之后的预见,被手机收信箱强制转化成了省略号。

照理来说,接下来会发生的应该是:第二天,这条短信被渚发现,阅读之后受益匪浅或是其他的形容词才对。

但是接下来。

手机黑屏了三秒。

在那之后,那条短信就被另一条所取代。

发信人:甘乐。

小渚,虽然知道你看不见不过最近好吗?收信箱里的东西就顺便帮你清除了不谢。如果要去的话就不要去池袋哦。以及人类大爱~——上次说的东西小渚你也肯定做好了吧等你下次来……

被强制省略。

黑屏三秒。

最后手机亮光再起之时,已经空无一物了。

像是每个寂静的夜里一样,手机不甘的坚持亮了八秒,最终还是暗了下去。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