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阿渣。
笔名太阳黑子。
目前主要是同人作者,现在已经很少再看同人文。
学习中,停更至2020年。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The Leaves Part 2 观察

  >>> 1

  其实赤羽业的话还是说的太满了。

  在向潮田渚说出那一番又像认真又向开玩笑似的告白之后的第四天,赤羽业就在校外为终点站E班的人得罪了毕业班的备考学生,从而被直接决定了E班的座上有名。

  这件事一传出来,就在学校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乎没有多少人会想到那个优秀得几乎可以与浅野理事长的独子相媲美的毕业班最大对手会就这样突然地被决定了后来的道路。

  所以这几天,潮田渚无论走到哪里差不多都能听见有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甚至有一些认识他的人在看见他独身一人走在路上时会别有...

The Leaves Part 1 之前

  渚在拿出书包的时候,从课桌里掉出了一片叶子。旁边走过一个女生,她漠然的看了他一眼,拉好背带就不感兴趣的走了。

  虽然心中稍微有些不适,但是渚只是抿了抿唇,掩下了眼中的一抹痛苦。

  成绩越来越差,排名越来越低,上课心不在焉,下课总是发呆;头发长的像女生,脸上太秀气不男不女,不喜欢融入集体活动,与周遭的学习环境格格不入,和那个赤羽业经常在一次玩。

  像这样的人,大多初二都要进终点站E班。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所以从下期开始,D班的众人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起了渚。而前几天成绩出来后,渚被老师带去谈话的事情也早就传...

The Leaves Part 0 后来

“呐,美奈子,听说了吗,好像中午的时候浅仓君真的去偷渚老师的那片叶子了。”

“真的吗?后来怎么样了?”

“被渚老师当场抓住了……”

“诶!那老师肯定很生气吧?”

“没有哦。”

“为什么?”

“我中午的时候看见了,浅仓君偷到了那片叶子,然后直接扯成了几片,不过那片叶子超级不经扯,稍微动两下就碎掉了。”

“什么!那可是渚老师重要的东西啊!我可总是看见他把那片叶子揣在兜里哦!”

“是啊,所以当时渚老师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然后他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渚老师他……哭了?”

“不过,老师一边哭,一边嘴里还在说些什么,浅仓君似乎有些后悔,向老师道歉,我以为渚老师会大发雷霆,结果老师一边哭一边只是说了浅仓君几句就放他走了。”

“...

应该穿裤子而不是裙子也是我的错吗?

1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虽然平时不是很在意同学开的玩笑,但这次真的太气愤了所以忍不住发布了出来。


2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因为家里的原因,所以从小蓄起了长发,大概在国二下期时就成长减缓了,身体比较弱小,看起来也十分年幼,所以班上总是有人以此来调侃我,我也不太在意。


3楼 性别不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啦!

但是这次不一样!在学园祭的戏剧展演上被迫穿了女装,之后竟然有别班的男生来向我告白了!同班同学听说了这件事出面帮我摆平,我本来以为已经没事了,但我的一个比较相熟的朋友居然同样向我告白,并且威胁我和他交往!简直太不可理喻了!难道我就那么...

The Leaves Part 8 观星 >>> 2

    自那天前去观星后,渚就一直魂不守舍。

  有时候他在发呆望着窗外时,手中把玩着的笔会掉在地上。这一次,在捡笔惊醒的时候,他偶然看到了业游戏机之后的眼睛,正一直盯着他,才猛然一悚。

  “怎么了,渚君?”业撑着头问他。

  “没……”渚抽着嘴角说,“就是觉得这几天业君让我有点……不太适应。”

  渚以为业会否认或者说出原因,或者笑着说“渚君又产生错觉了”,但没有。业只是撑着头,脸上的笑意浅浅收敛,以一种认真的目光困惑地盯着他。

  “大概是...

The Leaves Part 8 观星 >>>1

  在上一次短暂的富士山之行后,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因为家里没有人,业也乐于天天和渚泡在一起,渚也就顺其自然,在炎炎夏日中整天都呆在清凉的咖啡馆里,偶尔看看对面的人赏心悦目。
  他的光明正大的偷看之举丝毫不加遮掩,导致几乎每一次渚都能被业发现,然后在业兴味盎然的直视下面红耳赤地再次埋首面向作业。
  虽然每天都很单调,但渚觉得很充实。
  每一次他看向业的眼眸时,他的心中都能感到无比满足。
  就算他看的不是渚,永远都看不见渚,渚大概也能感到很满足。
  因为

The Leaves Part 7 近行

  >>> 1

  富士山之旅启程。
  渚出门时本来收拾了一大包东西,但临走前还是放下了所有东西,带上钱和证件就走了。
  八点准时来到咖啡馆。渚在坐下盯着表等了两分钟之后,业才推开了玻璃门带着一身暑气走了进来,也没有带什么东西。
  渚没有追究某人迟到的事,只是心情很好地听着业的安排。
  接下来,他们去吃了早餐,之后在新宿车站用闲聊和玩游戏消磨时间。
  最后,十点半,登上了列车。
  渚和业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仍然沉浸

The Leaves 06 RPG 后+旅行 前 >>> 3

  渚醒过来时,第一个想法是:我居然还活着?

  他屏息呆在沉闷的衣柜里,好一会儿才敢推开还留着一道劈砍的伤痕的衣柜门。

  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他跳了出来,在地上捡起了沾满了血的刀,扬起了眉头。

  虽然对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十分意外,但这件事还不足以影响他的思维。

  “赤肯定有什么苦衷。”渚冷静地分析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把刀拿在手上防身,渚走到房间外,捡起了一张纸条,看向背面,上面写着:业。很奇怪的读法,旁边还标注了汉字,但可...

华发朱颜,蒹葭苍苍 02

  第二章  轻曳动惊魂


  蓝发的少女身着一袭裙摆很长的红色长裙,繁复的花纹上绣进了疏密有致的金线,令穿上身的人显得光彩夺目却又端庄大方。

  赤羽业只是在最开始无意间对上了她的眼睛,后来便没有再失礼地盯着看。而现在回想,他才发觉那个中性女子的眼睛是蓝色的。

  澄澈且透明,可以看见其中闪烁的光泽。

  他心神一时有些不定。

  从奥田爱美口中,他知道了那个人名为渚。

  渚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黑布,虽然看不见景物,但她...

华发朱颜,蒹葭苍苍 01

  第一章 托克逊王女


  今天仍旧是好天气,在深幽昏暗的房内依然能够听见自远处穿来的鸟鸣声,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令人不禁想起了它们掩藏在羽毛下的血色皮肤,里面每一条毛细血管内流动着的汩汩的鲜血。真是美丽至极,仅仅想想就激动不已。

  “砰砰”

  三重门外却在这时响起了破坏意境和好心情的敲门声。奥田爱美皱起了眉头,秀丽的脸庞上闪过一丝不悦。

  “是谁?”

  “奥田大人,是赤羽大人。”门外,内侍小声回答。


  褐色的茶水被...

The Leaves 06 RPG 后+旅行 前 >>> 2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的地板上。
  脑中一片迷蒙,什么也想不起来。
  虽然身体还有点昏迷后的无力感,但还是勉强能够撑起来一点。
  看见旁边有一张纸,捡起来,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渚”
  渚,我的名字吗?渚暗自思索。
  纸的背面是空白的。渚在看了两眼后,又把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房间里有窗子,但看出去一片阴暗,看不清外面的景物,只能勉强辨别出几个模糊的树影。
  “这里……是郊外吗?”
  ...

The Leaves 06 RPG 后+旅行 前 >>>1

距离上一次的讨论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几天里,赤羽业都是在背着渚偷偷制作那一个游戏,因此渚也无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同时心中充满了不安和紧张。

啊,顺便说一下,不为什么。

总之,三天过去之后,他才又一次踏入了 Leaves 的大门。

“喂!渚君!”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业正向他兴奋地挥舞着手。渚跑过去,说:“业君……你怎么了?那么激动?”

“我们的作品获奖了哦。”业神秘的笑了笑,随即说道,“是原创RPG里最简陋的游戏之一,但也是好评最多的。”

“什么……”渚稍微有些惊讶,但心中却也不免升起了几分轻松和愉悦,以及荣辱与共的荣誉感。“是什么奖?”

“嘛……这个……”业...

The Leaves 05 RPG >>>3

在小镇的南北区域,各有一座洋馆。素来,有着闹鬼的传言。

在小镇的西部,有一篇森林。据说,在里面迷路的小孩会被可怕的魔女引诱,从此再也回不了家。

而……我们的故事,却要从小镇的东边开始。

麻衣子焦急而恐惧的奔跑着,嘴中气喘不断,心中突突,却始终不敢回头。

——出口、出口!

她疯狂地跑到大门处,拧住把手拼命地摇,无论怎样都打不开。她的脸变得越来越绝望,尽管这是已知的事,但不做,又怎么能够成功。

在她背后,恶魔已经来临。

——!

“将将——这就是序章,怎么样?”渚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却反而露出了平淡的微笑。“很短,但是做成动画肯定很不错……啊不是动画...

The Leaves 05 RPG >>> 1

  这一天十分不同于寻常。

  渚入神的写着作业,咖啡馆里的背景音乐十分适合令人放松神经,也十分有利于集中注意力,因此在发现这个效用之后,渚就偶尔也会将作业或者正在看的书或小说拿到咖啡馆里,没事就坐着看。

  今天也是如此,不过,似乎对面的人跟他是有一样的想法的。

  渚在思考一道难题的时候,咬着笔筒一不留神看向对面。业仍然在笔电面前皱着眉,橘色的眼睛里映着蓝白色的页面以及一连串的密密匝匝的文字。

  业君在做什么呢……渚低头看了看还剩整整半页的习题,又翻了翻后面,然后就直接关上习题册...

The Leaves 04 春、夏。 >>>4

  业端着黑咖啡,小心翼翼的用舌尖探了探,然后又很快的伸了回来,觉得很可笑,还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他正在这里等一个人。

  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以怎样的姿态前来,因此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这里,惬意地坐在软沙发上,端着爱喝的不爱喝的饮料,一边尝试一边宁静的享受时间慢慢流逝的蹉跎感。

  在这间简朴冷淡的咖啡店里,他可以一直保持着轻松的心态,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都能够在这样冷漠淡然的环境中得到充分的平缓。

  他很喜欢这里。

  有别于东京的繁华浮躁和日本的庄重沉...

The Leaves 04 春、夏。 >>>3

  餐桌上是无话的。

  渚和潮田广海各坐在餐桌的两头,彼此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但是,除了——

  “渚,这次考得怎么样?”广海在饭时过半的时候,开口说道。

  “一般般。”渚咬了咬筷子,眼睛快速的抬了起来看了看广海。

  “一般?”广海皱起眉,“年级排名多少?”

  “……也没什么啦。”渚不知不觉弓起了背,因为轻轻咬在唇齿间的筷子,他的话语变得稍微模糊了起来。“大概是一百多名的样子……”...


The Leaves 04 春、夏。 >>>2

  赤羽业理所应当的考得很好,潮田渚理所应当的考得很差。

  这些都不用提了。

  在半天的假期、半天的成绩公布、半天的冷嘲热讽、半天的注意事项、半天的教师谈话之后,潮田渚初二的第二学期正式结束。

  渚领过成绩单,略略扫了几眼便将它折了折塞进兜里。班主任看了他一眼,懒得说什么就挥挥手让他走开。渚向他鞠了鞠躬,便抓起书包离开了人声鼎沸的教室。

  教室外面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娇笑声、怒吼声、推挤声、脚底的摩擦声混在一起,导致有那么一个瞬间渚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已经接收不到了任何声音。...

The Leaves 04 春、夏。 >>>1

  初二的第二学期还有两天结束。

  而初二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还有四十五分钟结束。

  渚的手指从笔帽滑到笔尖,又揉搓着将笔拆开,再漫不经心的将惨遭解体的“它”慢吞吞的装了回去,期间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试卷,但却不停地来回反复的看,或者是从右边移到左边,然后像是被磁铁吸引了一般,眼睛又不受控制的转了回去,牢牢的盯住最后那道题,逐字逐句的在心中默读,理解每一个假名的意思,但是就是不清楚到底应该如何作答。

  脑内一片空白,他烦躁的扯扯头发,周围奋笔疾书的声音小了一些,看上去似乎那些高材生们都已经做完了前面的难度不...

The Leaves 03 异端 >>> 3

  自那天起,班里的气氛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奇怪,几乎已经不可逆转。尽管所有人都没有放松,而是全力以赴也在不断调整地准备着迎接下一阶段的学习,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已经有什么被改变了。

  这是这所学校惯有的制度,优胜汰劣,适者生存。所有人到了最后都会习惯,然后成为成人前的预备。

  他们给予优胜者最美的褒奖,赠予失败者永生难忘的挫折和自卑感,爬的起来的,能够成为精英,爬不起来的,只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碌碌无为。

  其实如果这样看的话,这所学校还是十分人道的不是吗?他们将机会摆在你的...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