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07

  第七章 回忆之地

  “今天巨蟹座的运势有所改变,总的排名是第六!幸运物是经过檀香洗礼的汤岛天神特制滚滚铅笔!要注意的是,今天巨蟹们与狮子们十分不对付,虽然经过仔细的寻找能够找回重要的东西,但很可能意外造福狮子们,夺走运势哦!”
  绿间拿着饭碗的手放了下来,顿了顿,拿起了手机。
  “今天狮子座的爱情运势是第三!重要的人会悄悄地回到你的身边,一定要牢牢抓住不要再松开了!”
  绿间没有注意后面的话。而是从盒子中挑起了最后一根滚滚铅笔,开始考虑要去哪一间寺庙开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巨蟹座的幸运物有一次是滚滚铅笔,这次又是经过檀香洗礼的滚滚铅笔,但已经习惯了幸运物的刁钻的绿间没有想那么多。
  “对了,我记得上次去的神社有檀香。”不过上一次去是在夏日祭的时候,不知道在普通的日子里会不会燃檀香。
  “好歹去试一试好了。”绿间自言自语。
  今天是周日,所以绿间只要整装一下就可以出发了。但他站在镜子前审视自己时,眼前却闪过了另一张更加年轻的面庞。
  绿间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一拳砸在了玻璃上。为了保护指节和指甲,他特意避开了指节而只用关节击上了镜子。
  痛感遗留在了手背上,血从裂开的玻璃上缓缓流了下来,不是很多。绿间脸上显出了一丝满意,仿佛这样就能使自己无法想起过往。他微微收了收下颔,把一团糟的镜子原样留在了浴室里,径直走去包扎伤口了。
  等到把所有麻烦事都搞定出门时,太阳已经高高的悬在了空中,散发出了炽烈的光芒。
  但绿间真太郎是一个冷淡的旁观者。
  这意味着,就算他的行为有多被认为不可思议,遇上了怎样难以接受的挫折,他也能够冷淡地面对。
  这一次也是一样。
  他曾经无比痛恨自己的冷漠,但那种恨意被黑子哲也所减淡。而在他以为能够让那种冷漠消失的时候,那个能让他消失的人又离开了他。所以他现在又不得不继续承受那种冷漠带来的痛苦。
  绿间本性与黄濑正好相反。黄濑对待别人有多热心,绿间就有多冷漠;黄濑真心对别人有多冷漠,绿间真心对别人就有多热烈。
  而这样的他们会恰好喜欢上同一个人,最后竟然是绿间获胜,这又是令他们都未曾想到的了。
  在短暂的车程之后,绿间踏上了通向神社的阶梯。只走到了半途,绿间就嗅到了一股清淡的檀香,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下来。
  “这位,要东西吗?”
  阶梯旁边有一个人向他招揽道。
  绿间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丢给他,步伐不见紊乱。
  但在走到鸟居的时候,绿间却又发现原本就清淡的檀香气味却消失了。他挑眉,走到了那个奇怪的人面前。果然,檀香是从他身边发散出来的。
  “这位,要东西吗?”
  说的话与之前分毫不差。
  绿间见状,也没有再节外生枝,只是拿出了装着铅笔的盒子,伸出来说:“可以熏檀香吗。”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人展开了不明意味的笑容,毫不迟疑的同意了。
  站在路上等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经过,那个人见状也向他推销起了自己的商品。“这位,要东西吗?”
  绿间闭着眼没有理他。
  “看你的样子,最近有烦心事,需要转运的道具吧。”
  绿间睁开一只眼迅速看了看,那人的脸在黑色的兜帽下若隐若现,看不太真切。
  “这个,只要一万日元就好了。”他指向了一个貌似是铜质的护身符,上面歪歪扭扭画着符咒。“可以帮助你。”
  绿间斜眼看了看,若有所思。
  那个人滔滔不绝:“还有这个,可以吸引,三万日元。这个,传递,十万日元。这个,运送,三十万日元。”
  “听不懂。”绿间凉凉地说。
  虽然他近年因为要不断搜寻幸运物,所以他对于这方面其实还是有些研究。
  但这个人的话他是真的听不懂,缺少最重要的信息。
  那个人再次绽开了比刚刚更加意味不明的灿烂笑容,手指向了绿间放在香炉上熏着的滚滚铅笔:“这个,只要一百日元。”
  “是熏香的钱吗?”绿间翻开了钱包,掏出了一个一百日元的硬币。
  那个人借过钱,不明意味地“嘿嘿”笑了笑:“熏香是免费的。”
  他把铅笔拿了下来,从头到尾慢慢抚了一遍,再递给了绿间。
  “拿着它,去回忆的地方看看吧。”

  绿间拿着还沾染着淡淡香气的滚滚铅笔,竟然鬼使神差地真的回到了帝光。
  也许是那个人语气太神鬼莫测,所以他才持着怀疑的态度觉得勉强信一次也可以,才回到了这个地方。
  周末,帝光也还是有学生在锻炼。绿间在踏入操场的时候迟疑了一下,想起了早上被他砸裂的镜子,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但说起回忆之地,他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帝光。
  说不上是和谁的回忆,只是有很多珍贵的记忆,都留在了帝光。
  绿间走到教学楼,本来想去天台看一看,但教学楼却被紧锁着。
  在天台上,奇迹的众人经常去上面吃便当。
  那上面没有人,所以每一次都是他们包场。在那里他和黄濑经常不动声色地坐在黑子的一左一右,青峰总会无奈地看他们一眼,就躲到一边去拿堀北麻衣下饭。
  紫原在旁边安静地迅速把喜欢的菜吃光,然后开始吃零食。他喜欢在天台上吃薯片,总是发出咔擦咔擦的扰乱声。
  赤司的便当里有很多汤豆腐,从来没有裙带菜。有一次黄濑使坏,把他的便当换成了自己带的一盒裙带菜,就为了自己的好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那一段时间里,虽然他还能够上场比赛,但其他人却被勒令阻断黄濑的得分路线,黑子更是不准传球给黄濑,让他沮丧了好一阵。
  和黑子在一起的时间都很安静。
  绿间扶了扶眼镜,离开了教学楼去食堂。食堂的大门果不其然也紧锁着。
  在一和二年级前期的时候,所有人都热衷于吃便宜分量足够的食堂。那时灰崎祥吾还在,黄濑还没来,他们也还没有被冠以“奇迹的时代”之名,黑子与他们也还没有磨合彻底。
  灰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喜欢用手拿着吃黑子餐盘中的东西,令其他人找到了出口发泄自己对他的不满。
  绿间每一次都会选择坐在黑子对面,他抬起头就能看见绿间同样抬起的眼眸。
  每一次对视都很随意短暂,但每一次视线相交之后,绿间心中就会泛起稍许愉悦。
  后来回忆帝光食堂的味道,是幸福。
  绿间皱眉,回去的想法一闪而过,又被尽力压下。那些曾经快乐的回忆,让他有些烦躁。
  在失去前,每个人都无法想象后来。
  他像个无头苍蝇在帝光校区内随意乱转,就算是一棵随处可见的树,也充满了回忆的气息。
  他想起了他们曾经在休息时间在校园内闲逛。黑子的侧脸文静清秀。三月入学的时候,他将黑子头上的一片樱花瓣取下,轻轻吻上。
  绿间的回忆里都是黑子哲也的身影。
  但现在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那些美好的回忆也变成了他手背上碎落的玻璃碴,想要拒绝,却只能仰首混着自己的血咽下。
  他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似乎喉咙也传来了火烧火燎的刺痛感。
  绿间走到了篮球馆前,篮球馆三馆的大门是敞开的。里面传来了杂乱的击球声,软绵绵的没有力度,大概是三军的杂兵在练习,努力争取着二军的希望,努力地朝着自己的篮球梦前进。
  当初他们在这里,他第一次正眼瞧了瞧那个存在感不高的三军。
  只记住了他蓝发蓝眼的特征。连名字都没有记住。
  因而那时轻视这些没有天赋的人的绿间,也没有想到后来他们的纠葛会如此之深。
  蔓延一生。
  篮球馆是他最后一个目标,于是绿间从容离开了帝光,却在门口不远处,停在了一家便利店门前。
  这个便利店是他们回家的必经路,后来的奇迹每一次部活结束回家,都会吵嚷着让唯一一个有自己的正规收入(后来他们才知道赤司从小就学习投资,初中偷偷试着投资证券,用十万起家,一个月暴利三千万,后来被发现,被父亲因‘丢了脸面’为由禁止)的黄濑请客,通常会勉强好心只让他买冰棍。
  紫原和黑子第一次的正常交流是在这里,从讨论美味棒开始,后来才发展成了谈论篮球炒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讨论例如零食和游戏的其他事情和颜悦色如脉脉春风。
  正是在这里,绿间等待了许久的时机才悄然到来。在傍晚的翩然暮色之中,他将自己斟酌了许久的告白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黑子先说“很死板”。
  在绿间失望的时候,他又继续说“但是,请让我慎重地考虑一下。”
  那时绿间只觉得黑子还是一如既往肚子里冒坏水,然后就将他轻轻拥入怀中。他们脸上都漾出了清浅的笑意,仿佛拥有了自己的全世界。
  现在绿间只觉得黑子当初可能是想拒绝的。他的潜台词大概就是“我们不很合适,但我也喜欢你”。但他应该已经听惯了绿间的“我们相性不合”,所以真的以为绿间早就做好了与全世界为敌的准备。
  绿间原本也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
  只是他们那时都太年少轻狂。
  以为许下了永远,就能够拥住永恒。
  绿间以为自己忘却了很多。
  但重回故地,却又想起了那么多。
  他当初做下承诺,要让那个人永远只注视着他一个人。
  但这个誓言,在许下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永远无法实现。
  他们的生命线,也就那样突然弯转交错了一瞬,却又再次被无情弹开,继续平行地走了下去。
  大概在此时实在是无法自欺欺人了。绿间取下眼镜,泪光一闪而过而又覆灭。
  再戴上眼镜,拿好铅笔,他又是那个一如既往相信着黑子哲也未曾死去,还在某处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注视着他的那个绿间真太郎。
  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绿间真太郎。
  回到家,他了结了晚餐,就打开电视,在沙发上静静地坐了一晚。
  睡觉时,他的睡前运动还是一样,只是他还记得把滚滚铅笔放在床头。似是在等待什么无法出现的神祇。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第二天的绿间看来是这样。

  这周五就是与新协的比赛。
  虽然昨天是周末,但火神没有再出现上一次睡不着觉的情况,而是很快就睡着了,但凌晨四点他却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
  “真是的……居然睡不着了,时差不是早就倒过来了吗?”火神瞪着眼看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埋怨道。
  洗漱吃饭之后,他坐在沙发上思考究竟在等到正常上学时间之前应该做些什么。
  “好!决定去学校!”火神突然兴奋地握拳,对自己的提议感到十分满意。“那些家伙老是嘲笑我去的晚,今天就让他们见识一下!”
  他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慢慢走到了学校。
  虽然现在还很早,但街上已经有了寥寥晨跑的人,经过他们时会觉得有一股热潮涌了过来,令容易被传染情绪的火神也热血沸腾了起来。
  “等会儿还是去打一会儿篮球好了。”火神把自己想的自言自语说了出来,加快了步伐。
  来到学校,果真空无一人,连警卫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清晨时分,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雾,氤氤氲氲。这时候的学校因为地形,雾聚在一起,让本来暗淡的天色显得十分昏暗,黎明还未升起,光线微弱的学校有一种恐怖片的气息。
  火神抖了抖分叉眉,强行念着唯物主义圣经打散了恐惧。“好啊,来打篮球吧。”火神没有注意自己的声线也抖了起来,而是从包里拿出了篮球,干笑了两声。本来想驱散恐惧的行为在此时却完全起了反作用。
  “打起篮球来就好了,打篮球。”火神低声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后大声的说,“来吧,我才不怕你!”
  结果以为前面没有人的他,视野中却有一小块抖了一下。
  火神猛地被吓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凝神往广场上看去,好像是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色人影,借着暮光的掩饰,在人的视线中存在感很低。
  “喂!你是谁!”火神虽然被吓到了,但还是高兴地喊了那个人。
  那个人似乎正在做什么,听见火神的叫喊,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随着火神的跑近,那个人拿着木棒的手也禁不住抖了起来。他用空着的手也把住了木棒,快速地写完了最后一划,在火神要赶到他面前时迅速地把手中的木棒扔到了火神面前阻挡了一下,在火神面前捂着把脸挡的严严实实的兜帽迈开了腿。
  “等等!”火神被甩在身上的木棒惹恼了,追了上去。
  那个神神秘秘的人似乎比火神更熟悉这一所校园,照着通往后门的路就冲了过去。但火神的速度和体力都比他好,所以不稍时,火神的手就基本上可以触到他的衣服了。就在火神眼睛因兴奋而发红、作势要把他的帽子一把抓下之时,那个人突然一个急转弯拐入了一个小巷,火神没反应过来,急停下来。再看向那个小巷,那个人已经看不见了。
  回到操场的时候,火神虽然心里疑惑,但还真的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而是跑到了篮球馆打球,打出了一身臭汗忘了时间,结果到教学楼的时候又是最晚的一个。 
  到了下课时间,学校中传来了越来越大的窃窃声。
  “你看到了吗?……早上他们发现的。”
  “真是可怕……”
  “好奇怪……会不会是鬼魂之类的……”
  火神看见众多人都扒着窗口往外看,也去凑了个热闹,强硬地挤了进去。
  往下看,看到了巨大的三行字。
  「让你们成为世界第一。」
  “让你们成为世界第一。”旁边有人轻声拼了出来。
  “火神。”相田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把他从人群里揪了出来,话语中笑意浓重。
  再往旁边一看,篮球部的前辈平辈也全都来了,站在了走廊上,脸上也有一种荣辱与共的决绝感。
  “哎呀,明明都快要停止招新了,这下子给我出了这么一个难题。”丽子假惺惺地扶额叹息。“好吧,这个迟到了那么久的入部申请,我就同意了。你们没有异议吧?”
  见众人都没有说话,她又说:“不过,上一次和海常的练习赛,明明没有提交入部申请,却被放上场好好的打了一场比赛了呢……这次休息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再次上场了吗?”她脸上现出一丝狡黠。
  “火神,以后你们就是我们诚凛篮球部的双王牌了!”突然被提到名字,火神一愣。“记得好好磨合一下。”丽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交代。
  火神还没有回答,预备铃就响了起来。丽子和前辈们走的时候,还能够隐隐约约听见“要好好操练一下这个金蛋……”这样的话。
  降旗光树探了探脑袋,说:“话说,那个人使我们篮球部的吗?还有谁没有入部啊?”他疑惑的挠了挠脑袋。
  “黑子、哲也?”火神迟疑地把那个发音重复了出来。

评论 ( 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