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19

  第十九章 世末相离


  帝光的最后一年,毕业的阴影笼罩了整个三年级。篮球部在信手拈来的胜利中麻醉,曾经因为一次冠军而疯狂的七人再也无影无踪。

  与‘奇迹的时代’的称号所相匹配的,是无尽的孤独。

  桃井五月在篮球部中看得透彻。而她看得出来,绿间真太郎也是如此。只是他们所不同的地方是,五月以为自己是旁观者,而绿间的确是旁观者。绿间身在局中,却置身事外。在所有人都陷入开花的僵局中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训练,一丝不苟地将手指缠上绷带,好好护理,一心不乱地一直紧紧盯着黑子的一举一动。

  没错,在他们开始交往的第五个月,五月是第二个发现他们关系的人。她凭着女性的直觉,在每一个他们相处的细节中发现了异常,然后发现了这个令她震惊的事实。她喜欢黑子,并曾经以为以自己的条件能够获得黑子的欢心,但事实却不如她所想。

  绿间和黑子是真心相爱的。

  他们大概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每次相处中,都不像是热恋中的情侣,而更像是相濡以沫多年的伴侣。他们的性格都十分内敛含蓄,但那不是恋情细水长流的理由。他们每次望着对方微笑,都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每次的眼神交流,都是心灵上的相互碰撞。明明没有认识多久,他们却好像已经认准了对方,希望长相厮守。

  他们虽然都还很年轻,但五月却知道,他们的成熟已经超越了他们的年纪。尽管他们自认还不甚成熟,还需要不断的磨砺和成长,但他们已经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对方,可以在不言中,静静地等待对方成长。

  这样的深沉情感让五月自惭形秽。她自认自己对于黑子的感情仅仅只是基于对他的兴趣和那一份神秘,在面对这样一份无懈可击、细腻流远的感情时,她也不可能再以自己的少女情怀打破他们的平静。

  而在她想抽身而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对于黑子的感情,不仅仅止于喜欢。

  五月曾经喜欢上黑子,是因为他绅士的举动。仅仅是一根冰棒,就俘获了她的心。从那一刻起,她才真正开始用正眼审视那个存在感稀薄的、在球场上除了传球一无是处的黑子哲也。她渐渐发现了黑子身上更多的优点,发现他的坚持,执著,奋进,梦想。无论是多么不切实际的东西,放在他身上,就好像都变成了可能。他是一个奇迹。

  她终于发现,在球场上,黑子的另一个优点。他是不同于赤司的精神领袖,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外貌如此相像,性格如此不同,但却有如此的共同点。

  因为这,奇迹们有时也会调侃赤司和黑子。说他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每当这时,赤司会稍微牵动一下嘴角表示对这种说法的欣赏,而黑子则会用加速传球狠狠砸中那个最喜欢起哄的人(一般是青峰大辉),以维护赤司。

  但在倒数第二学期,与明洸的那一场比赛之后,赤司将五月叫了过去。

  那是在篮球部里的一间杂物房,被经理们收拾出来作为专门的静思室。空旷的房间里,窗帘被紧紧拉上,只投出了一丝压抑的暗光。赤司坐在最中间的椅子,将头深深埋在膝盖中,浑身散发出了难以言喻的阴暗气息。这是他们从未见到过的赤司征十郎。五月震惊之下,连忙关上了那扇铁门。稍微有些锈的铁门发出了轻轻的“嘎吱”声,赤司用手环住自己的腿,把自己的头藏住,只露出了小半个脑袋。

  五月很快意识到这是赤司难得的脆弱时刻。她现在呆在安静的静室中,颇有些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她虽然很想把空间留给赤司,假装这里没有人来过,但看起来已经晚了,而且也的确是赤司将她叫过来的,现在也没有出声让她离开,所以她只能在这种寂静中也寂静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赤司才将自己的手放开,之后把腿放下,再抬起头。赤司看上去很疲惫。不是一般的疲惫——在刚刚的比赛中,赤司还没有表现出异常,表现也如平常一般中规中矩——而是那种,由心中散发出来的厌世感。在想到这个词之后,五月的心砰砰直跳,认真地再观察了此时的赤司一遍。

  缓了一会儿,赤司吐出了一口沉重的气。好像有一种极端的情绪随着那一口气而从心中消失,赤司的神色变得正常了。调整了坐姿,赤司端正而充满威严地坐着,像以往一样气势逼人。

  “五月,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赤司开口。

  五月摇头。想一个将被教授训斥的学生一样正襟危坐。

  赤司意味不明地勾起了嘴角,却是一抹平淡的笑:“哲也是我的表弟。”

  五月睁大了眼睛,虽然表现很夸张,但的确反映出了她此时的惊讶。

  为什么现在小赤会说出这个事情?而与之相仿的,五月心中涌起了疑问。

  “那个……小赤为什么现在说出了这个呢?”五月说。

  赤司叹了一口气:“大概是因为哲也现在情况不是很乐观吧。”

  五月心头一跳:“为什么这么说?”

  “哲也不愿意跟我回去,我现在也想放弃了。”赤司闭了闭眼,眼角露出一抹疲惫。“他……不想放下。我现在……大概只是想找个人说一下话吧。你就算听到了什么也不会说出去,不是吗。”

  五月若有所思,蹙额低下了头。赤司偷偷睁开眼,眼中闪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

  “那……小绿该比我更适合吧?”五月皱着眉说。

  “绿间……”赤司叹了口气。“他与哲也的那些事……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五月心中一动,心中升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认同感。

  小赤该不会早就知道他们的事了吧?真是糟糕。

  不多时,他们漫不经心地聊了几句,五月就离开了静思室,将赤司留在了里面。

  确认了桃井五月已经完全离开,赤司才转为了面无表情。

  “我做的是正确的吗……”赤司垂首,自问,“不……我不能让它毁了一切。”

  一种火焰,从他的心中燃烧了起来,尽管很快就被他熄灭,那愤怒和仇恨的种子却留在了他的心灵深处。


  五月心情沉重地走在大街上。此时正值放学,原来奇迹的时代都会相伴而行,在一个个路口处互道再见,先是青峰,然后是紫原、赤司、绿间、桃井、黄濑,最后就只剩黑子一个人渐行渐远。

  后来他们开始决裂,有时就只剩下了五月,她想安慰黑子却无从下手,只能在沉默之中在他们该离开的路口处,五月一个人看着黑子挺直的背脊离去,隐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原本用篮球维系起来的友情,最终因篮球而撕裂。那时候一大群人热闹的放学后,也已经成了过往云烟。

  现在的奇迹的时代,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阿大和小紫是因为力量所带来的孤独而引发的幼稚,小绿和小黄一开始就没有迷茫,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的离别和新的挑战。他们太过成熟,所以明白自己不会永远被篮球而束缚。但小赤和哲君呢?

  赤司的城府令五月恐惧,也令她看不明白。而黑子,五月显得迷茫。有时她觉得黑子成熟坚忍,但有时又觉得他超乎常人得幼稚固执,甚至到了一种倔强到偏执的地步。他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人,五月觉得,也令她担心。但她没办法去抛下青峰去追随黑子的脚步。毕竟他有自己的表哥赤司,也有自己的恋人绿间。他们之间关系非同一般,五月插手不了。

  五月走到了路口处,却陡然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绿间凝视着面前的黑子,眼神中是一种复杂的感情。而黑子侧对着五月,五月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绿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后退了一步,就转过身离开了这里。黑子一直凝望着他的背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桃井站在他的身后,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许多。她不清楚那时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一种东西被黑子竭力压制了下去。他看着绿间的背影,明明脚上的肌肉已经绷紧,连脚跟都稍稍抬了起来,但却被狠狠地压制了下去。黑子稍微侧了侧身,五月终于看清了黑子脸上的表情。

  平淡异常。

  不知道为什么,五月的心突然酸涩了起来。黑子脸上的表情像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只是一直看着绿间离去的方向,尽管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人群来来去去,他就一直站在那个路口。五月也一直立在原地,痴痴地看着他。

  最后,黑子痛苦地闭了闭眼,终于动了动脚。但他很快就踉跄了一下。黑子眨了眨眼,清醒了一下,才从恍惚和麻木中挣脱了出来。

  五月数次想冲上去帮助他,但却被那个背影吸引,无法动弹。黑子的背影不同于以往,只是平添了几分重量。但他看上去却还是那么坚强。他一直挺直着背,就像是以往一般逆向着被人群涌没。


  后来,五月没有再见到黑子,一直到诚凛的再一次相见。

  她在最后的一学期中疯狂着寻找着黑子的下落。她通过自己的情报网,找到了诚凛高校,但却没有在入学档案中找到黑子哲也。她甚至将自己的情报延伸至了国外,无论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任何一个欧洲、亚洲和北美的国家,她都没有找到黑子的身影。动用了家族的力量之后,她在死亡记录中找到了黑子哲也。

  “吸毒过量。”

  他们说。

  五月没有相信,当然没有。她印象中、梦想中的哲君,不可能死因这样凄惨。

  所以她在知道了诚凛的黑子哲也之后,她抛下了全部的疑惑奔去,却得到了自己心中不想知道的回复。

  为什么呢?

  五月迷茫地看着阳光之下的那个身影,还是那么存在感稀薄,但看上去却那么陌生。

  你……已经要放弃了吗?

  心中掩藏了许久的眼泪终于一起涌了起来,无论是委屈还是许久不见的悸动,全部混杂在了一起。

  她因为气愤,说他不是黑子哲也。

  但如果他不是,还有谁会是呢?

  五月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的哀伤,在第一滴泪涌出来之后,就捂着嘴跑开。

  她现在才发觉,那一天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那真的成为了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

  尽管她从来没有被黑子哲也放在心中,但五月的回忆中,永远有着那一抹淡淡的身影。

  在那一天,他面无表情地把中奖的木棍送给五月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个明明像王子一般灼眼、却被包括他自己的所有人埋没的人物,最终会深深刻画在她的心中。

  那个能够微微笑着和她玩笑般碰拳的不存在的黑子哲也,最终还是死在了她的回忆里。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