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当然是阿渣。
笔名是太阳黑子。
各种类别的文都写。
伊洛纳和galgame爱好者~
最近陷入了学习的迷茫之中,看样子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呢。

© 太阳黑子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死在回忆里 27

PS:不想再回头捉虫了呜呜呜……

前面好多的地得的错啊……

  第二十七章 躁夏时节


  他搂住了那个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五脏六腑扩散至了四肢百骸,最后全部集入了下腹。一阵热流出现,他在最终的模糊中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是黑子哲也清秀平凡的微笑着的脸。

  起床之后,绿间用三分钟思考了一下自己。他对于自己性向的改变没有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从之前开始他就隐隐有了总有这么一天的预感。

  思考完,他披上了衣服前去书房。此时虽然正值半夜,但书房中仍亮着明亮橘黄的暖灯。绿间的父亲——绿间仁治正端坐在书桌之后,笔仍未放下,而默默地看着绿间推门而入。

  “父亲,我爱上了一个男生。”绿间站定在房间中间,开口道。

  父亲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和无奈:“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但在他话出口之后,他才注意到了绿间眼中的神情,表情一变再变。

  知道了父亲已经明白自己的决心,绿间不再多说,而是站在那里,接收了父亲从书架上找出来递给他的厚厚一摞书。

  为了避免黑子被吓到(虽然他觉得肯定不会),绿间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从告白前的感情铺垫到告白之后被拒绝了怎么办没被拒绝怎么办成为恋人了之后要怎么无微不至地关照体贴也要留给彼此更大的空间和控制自己的占有欲……

  就像是在安排今天晚上该吃什么明天早上该做什么或者是像往常一样安排早晨先用哪只手指碰到眼镜晚上睡前做几次睡前运动一样,绿间把自己的计划排满了好几页,才仅仅安排到了告白那一天。他在上面写上“那一天应该是晚上,部活时的训练没有意外,在放学时与其他人分开走,然后为他买回一杯香草奶昔,最后袒露心意,告白,未拒绝,就接着吻他。”

  一边做着计划,绿间一边实施着行动。虽然他们的家隔在十八条街以外,他还是会早起坚持不懈地每天在黑暗中穿越大街小巷慢跑到黑子家前,“偶遇”正要上学的黑子并与他一起上学,然后在他们一句话都不说的沉默中,绿间把每天水瓶座的幸运物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塞给他,然后分别在各自的班级门前分开。中午吃午餐的时候,无论是在食堂还是在天台,绿间都会不动声色地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挤开本来坐在黑子身边的人,那个人大部分时候会是青峰或者黄濑,如果实在没办法悄悄挤走,他就会在赤司很懂的眼神之下接替赤司坐在黑子对面或者对面的旁边。部活时,每当到他持球,他就会在黑子微微带着倾慕的眼光之下用十分夸张的方式稳妥地入球得分,以不断夺得黑子的视线,刷新在黑子心里的正面印象。而那一种夸张的方式,大多时候会是在一种极端危险的境地下——例如双人联防三人联防或者不可能突围的境地,用他必杀的三分球完美地突破一切阻碍。

  每到这时,黑子的眼神都会是最亮的。尽管他看青峰的无定式投篮、超强过人技巧、一对三也能胜利时眼中会有倾慕,看黄濑的模仿超越也会倾慕,看紫原的高大身躯也会倾慕,看赤司也会倾慕……但他看绿间的眼神总会是最亮的。绿间曾想大概是因为他投篮技能上的失败导致黑子寄情于绿间,但无论如何……事实总是,绿间会是黑子永远倾慕的那一个人。

  就算绿间永远只投三分球,永远永远只投高弧线投篮,他一定还会一直用那种漂亮的眼神看着绿间。绿间从心里这么认定。

  他从以前开始,就有着异于常人的高傲和自尊。他从不允许自己失败,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失败。

  在告白之前,他把一切都做了详尽的规划,然而这种追求前的铺垫只坚持了三天。在第四天,他们普普通通地一起回家,一起在小卖部里强逼着黄濑请他们吃冰棍,在燥热的夏天中,人心也躁动不安了起来。桃井因为自己的冰棍被青峰抢了而不开心起来,黑子将自己的木棍送给她,她翻过了背面,见到了那一个中奖的字眼而惊讶,随即逐渐变成了感动和复杂的情感。

  那是一种难辨的兴趣,大概还混杂着一些激素的作用。绿间看着她吃完冰棒,开心地笑着说:“哲君!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而黑子一愣,被青峰笑着用衣服兜了头调侃,然后第一次拒绝了桃井。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他只是拒绝了。桃井黯然了一会儿,就再次进了小卖部。紫原还在里面疯狂扫荡,而难得与他们一起回家的赤司跟着他,一个一个拿着零食观察上面的标签。并对紫原普及着一个个关于食品的安全知识。紫原手上的东西越来越多,最后堆成了一座小山。

  他们最后都进了小卖部,而原本也想进去的黑子被绿间拉住,在小卖部外明明灭灭的微弱灯光之下,绿间凝视着他有些陌生但又十分熟悉的脸,不知道被施了什么魔咒,他此时把之前好几天做了的计划完全忘掉,一个字都没有在脑子里剩下,连自己以往的婉转毒舌设定也全都抛到了脑后,在心中莫名情感的操控下,跟喝了假酒似的直接说:“我喜欢你。”

  他其实更想说的是我爱你结婚吧,但至少他现在的最后一丝理智让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转为了我喜欢你。

  尽管如此,那句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不迭。此刻天无时地不利人未和,怎么他就这么没气氛直接告白了呢?

  而就在他脑中飞速运转疯狂地想着该怎么收场的时候,黑子终于回答:“很死板啊。”

  !

  “但是,请让我慎重地考虑一下。”黑子眼神中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绿间反应过来之后,看着他嘴角噙着的笑意,禁不住又爱又恨,但还是轻轻搂住了他。

  之后就是原定的告白后的生活了。绿间把原来的计划撕掉再次洋洋洒洒写了几大篇章,内有例如早晨相约着一起去慢跑联络感情,周末一起去买各种幸运物和陪黑子出去闲逛,有时间就陪着黑子一起浪费时间之类的东西……然而还是都没有用上。

  就像是告白那天晚上的状况一样。

  在告白之后的第二天中午,午餐后的休息时间,黑子和绿间相携着去散步。绿间难得地很紧张——毕竟是理论派的初恋——一直手足无措,更多时候在一边偷窥着黑子的脸一边疯狂扶眼镜,但黑子却一脸坦然,连带着绿间心中腾起的紧张也消散了许多。

  转了半圈,黑子见绿间的态度还是十分僵硬,叹了一口气,拉了拉他的衣服,在绿间凑下来时踮起脚吻住了他。绿间一瞬间的僵立之后,在黑子想要离开的时候将他搂进怀里,细密如雨点的吻落在他的唇上。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吻,之后直到分手,他们也再没有吻过。

  在此之后,绿间就迅速地适应了自己男友的身份。他们在周六和周日会相约着,像是计划里一样随便闲逛,最后总能够收获一大袋被预测可能出现的幸运物和一堆堆文学作品。他们没事做时会找个咖啡厅交流人生,探讨的无非是文学和莫测鬼之类幸运之类的未知事物,反倒没有过多地谈论篮球或是其他人。黑子虽然人看起来安静,心里却意外不怕那些奇奇怪怪的诡异东西,大概是自身本来就被称为幽灵系列的透明人,经常去吓别人的缘故。他们在这个暑气翻腾的炎热夏日中到处闲逛,足迹遍布了大半个东京。为了不让恋爱占据他们的整个心灵,绿间严格制定了学习计划,不过他们本就较一般人更加成熟,所以预想中的可能有学习下滑的情况并未发生。

  他们在假日里去了画展,对许多名家评头论足,从莫奈梵高米开朗琪罗一路谈论到了雨果普希金莎士比亚。黑子被称作只有饮料和小说就能活下去的男人,对文学作品的爱好可见一斑,但这种小众的爱好总是令他难以在这个浮躁快节奏的社会找到能够认真沉淀自身阅读的人,而绿间却因为家庭的书香气而博览群书善于引经据典,正适合他广泛的求知欲。

  在这种热烈的讨论中,他们不泛会有矛盾的认知,而他们的性格也注定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观点转而没有主见地赞同对方,而是会找出自己的理由意图论败对方。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不常言语或展示出自己的想法,但在对他们认可事物的辩论中他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甚至在画展上的辩论还被一众人围观最后发展成了差点上电视的大规模辩论战。

  结局是不了了之,在官方出来打圆场结束这场无厘头比赛之前,他们都没能说赢对方。黑子和绿间本就不善言辞,都习惯于把自己的心迹埋藏深处,尽管黑子有口直言,但自己心中的最深处的想法不会轻易吐露,绿间亦然,只是他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办法说服自己流露出来。他们都不善于表达——或者是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尽管才刚刚建立却像是七老八十金婚银婚全都过了的那些人的深厚的情感,而是令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更进一步,对对方的知识渊博和有原则的不退让更加欣赏。

  假期的最后是夏日祭。

  那是一个炎热有余凉爽不足、秋老虎仍热烈地盘踞在日本东京的一天。

  他们在夜晚五彩斑斓的灯光下相与着漫步在各式小摊之间,绿间凭着自己靠三分球练出来的敏锐感觉千钧一发抓住了窜逃的小偷,黑子则利用自己的视线诱导将许多金鱼捕获。他们为彼此买了一个苹果糖,都是整个庙会所有小摊上最甜蜜浇筑得最漂亮的那一个。绿间戴着眼镜,使用起弓箭却意外地顺利,但绷带却被磨损严重。在等待焰火前夕,黑子将他的手细心地再度绑上了缚带,却又被绿间一圈一圈松了下来。

  他们身着着两款完全不一样的男式浴衣,坐在无人的小山上,看着远处大片大片烟火的瞬间绽放,明明心里并不为这场景所动,却都装作被触动的样子顾及着对方。他们的手悄悄地靠近,最后在烟火繁花似锦地盛开到最大规模的时候,静静地牵在了一起。

  在他们的爱情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时候,夏日也在他们对彼此的懵懵懂懂中,悄然结束。


评论 ( 1 )
热度 ( 12 )